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3月PPI见顶回落 通胀温和可控

2017-04-13 09:25:00 证券时报 分享
参与

  3月PPI见顶回落 通胀温和可控

  与预期一致,3月份CPI继续低位运行,PPI涨势放缓。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 3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0.9%,较上月0.8%小幅反弹,连续两个月同比涨幅低于1%。中国3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7.6%,较上月7.8%略有下降,涨幅在连续五个月扩大后开始回落。

  分析人士指出,未来CPI温和可控,通胀压力不明显;PPI拐点已现,今后一段时间同比涨幅将进一步回落。

  食品价格拖累CPI弱势反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军分析指出,春节过后,食品为代表的物价有所回落,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如果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外的核心CPI,应该说也基本和前两个月持平,在2.0%左右。整体三月份的物价,或者一季度的物价整体还是比较平稳的态势。”

  食品价格下降是影响CPI的主要因素。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指出,3月份CPI是年内首个不受“春节错月”因素影响的通胀数据,但3月份CPI同比增速仅从上个月的0.8%微弹至0.9%,反弹力度低于市场预期。食品价格持续回落依然是拖累CPI上涨的主要因素,3月份食品价格同比增速非但没有改善,降幅扩大。

  具体来看,3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下降4.4%,降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同比下降27.9%,影响CPI同比下降0.95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下降3.2%,影响CPI下降约0.09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解读称,3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下降4.4%,降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同比下降27.9%,影响CPI同比下降0.95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一是食品价格中的鲜菜价格下跌幅度较大,该因素是CPI处在低位的主要原因;二是非食品价格继续保持稳步上升的态势,近一年多来,货币政策稳健偏松,降息降准持续一年多,流动性宽松时间也比较长。

  “去年,房地产市场的成交活跃,出现价格上涨,租金等方面也有所上涨,推动非食品价格上升,目前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势,未来可能推动整体物价水平上升,也就是消费价格中核心CPI的上升。”连平称。

  PPI涨势趋缓 一季度或已见顶

  PPI同比涨幅在经过一年持续走高之后,在3月涨势放缓。同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了7.6%,涨幅较2月回落了0.2个百分点,在连续五个月连续上涨后开始回落;环比则上涨0.3%,涨幅连续三个月回落。

  章俊指出,3月份PPI同比增速如期见顶回落,同比增速从前2月的7.8%跌至7.6%,一方面是翘尾因素从去年年初开始一路上行之后首次回落,从上个月的6.4个百分点下降至5.8个百分点;另一方面PPI环比增速连续第三个月收窄,从上个月的0.6%降至0.3%, 反映上游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动能减弱。

  “伴随着供需结构调整在二季度逐步调整到位,特别是需求端开始走弱,PPI会持续回落。” 章俊判断。

  连平则认为,PPI之所以处于相对高位,主要是受去年价格变化的翘尾因素影响。连平预计, PPI目前到了一个相对高点,然后在这个水平上进行波动,今年上半年大概率将在6%到8%这个区间波动,但是三季度以后回落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绳国庆解读称,从同比看,3月份PPI涨幅在连续五个月扩大后开始回落。在调查的40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3个行业产品价格同比上涨,与上月个数相同。从部分重点行业看,同比价格加速上涨的态势有所缓和。

  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涨幅与上月相同;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石油加工业价格、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涨幅均较上月回落。这六大行业合计影响PPI同比上涨约6.1个百分点,占总涨幅的80.3%。

  通胀温和可控

  数据显示,一季度CPI比去年同期上涨1.4%。其中,1月份CPI同比上涨2.5%,2月份CPI同比上涨0.8%,3月份CPI同比上涨0.9%。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如果蔬菜价格出现明显回升,加之核心CPI继续上升,未来CPI可能会出现个别月份明显上升。但由于猪肉价格处在低位,蔬菜价格持续上涨可能性不大,因此CPI全年控制在3%以内基本无悬念。

  “在总需求并未大幅回暖的背景下,预计全年CPI同比涨幅明显低于3%的目标,全年通胀压力不明显。”王军认为。

  对于货币政策,连平认为,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可能性不大,货币政策更多需要考虑维持流动性的平稳合理,同时又要考虑到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贸然收紧力度过大的话,不利于经济平稳运行。

  章俊指出,今年是供给侧改革深化的一年,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部分工业品价格易涨难跌。但由于供给侧改革推进导致的工业品价格上涨是是对过去以牺牲环境来控制成本的扭曲现象的一次性纠正,因此不能完全被完全解读为通胀,所以很难说需要货币政策对此做出反应。因此央行货币政策关注的重点依然应该放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配合财政政策来稳定经济增长,通胀问题短期来看并不是核心问题。(记者 许岩)

责编:马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