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讯被曝拖欠员工工资 合作理财平台涉嫌自融

2018-07-30 08:41 中国证券报

   处于漩涡中的斐讯又曝出拖欠员工工资。7月27日,中国证券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斐讯已拖欠员工六月份工资,并表示“要等一批欠款到账才能发放”。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斐讯创始人顾国平的手机号,截至发稿,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中。与此同时,斐讯合作的理财平台联璧金融6月底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立案调查,另一家理财平台华夏万家近日也出现提现困难。

   “消失”的华夏金服

   一位平台投资人7月27日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自从联璧金融被立案调查以后,这几天华夏万家的客服电话经常占线打不通,APP自带的线上客服也无法接通,我就每天去官网瞄一眼,看看是否还能打开。”截至发稿前,华夏万家的官网和APP还能打开,但提现已经受到限制。

   表面上,华夏万家与斐讯看似毫无关联,但中国证券报记者查证后发现两家的关系绝非只是业务合作这么简单。

   华夏万家在一则招聘信息中称“隶属于斐讯集团”,实行“北京与成都双总部基地”,而其官网介绍却又表示,“以上海、成都为双总部基地”。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华夏万家在北京空有注册地址,却难查实际踪迹。

   7月11日前,华夏万家的注册地址还是“北京朝阳区望京北路9号9幢九层D916A”,中国证券报记者曾实地探访发现,该地址实为斐讯在北京的办公场所,门窗、前台都带有“斐讯”的标志。

   7月27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再次探访此地,该地址已人去楼空。楼内多位工作人员表示,斐讯是在一周前搬走的,具体原因不详。

   天眼查显示,7月11日后,华夏万家的注册地址变更为“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东里201号楼1层105”。中国证券报记者7月27日实地探访发现,该地址实为某银行自助服务厅。

   中国证券报记者7月27日还拨打了华夏万家在2017年企业年报里披露的联系电话,该座机电话机主表示,“自己的座机已经将近三十年了,近几日有上百个人打电话来找华夏万家。”此外,华夏万家其他年份企业年报里披露的电话要么无人接听、要么属于其他机构。

   理财平台涉嫌自融

   6月23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发布通报称,联璧金融相关人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松江警方已对其依法立案调查,张某等15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联璧金融和华夏金服均是2014年成立的理财平台,凭借与斐讯合作开展的“0元购”活动快速揽客。具体而言,斐讯售卖的路由器、体脂秤、智能运动手环、空气检测仪等产品都会附带一个K码,消费者购买产品后,下载这些理财平台客户端注册登录兑换K码,便可在一定期限后全部提现。

   “0元购”只是联璧金融和华夏金服获取流量的一个便捷通道,目的还是要将消费者转化为投资者,为平台上的理财项目买单。据悉,消费者在购买斐讯产品并输入K码后,不仅会获得所购买斐讯产品价格对应的“礼包资产”,还会获得多张理财项目优惠券。另外,平台工作人员还会打来电话,推销其平台上的理财项目。

   天眼查显示,斐讯与联璧金融以及华夏金服在股权关系上并无明确交集,但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与斐讯有密切关系的陈海东、金伟曾为联璧金融股东,陈海东和金伟退出后,联璧金融又新进四家机构股东,这些机构的部分股东与陈海东、金伟亦有交集。上述这几家机构股东也曾出现在华夏金服的股东名单。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此复杂的安排或是斐讯为了规避“自融”嫌疑。

   联璧金融的一位客服此前曾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投资者通过第三方支付投资成功后,资金将直接进入借款人账户,资金供给斐讯的上下级供应商。”

   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随机购买了华夏金服的多款理财产品,发现借款方或担保方均涉及“斐讯系”公司,记者前往这些公司工商登记的地址实地探访,均无踪迹,有一家甚至是一片菜地。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P2P),需要在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备案,不得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不得向借款用途为投资股票、场外配资、期货合约、结构化产品及其他衍生品等高风险的融资提供信息中介服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并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等。

   资金状况堪忧

   联璧金融被上海警方立案调查以后,7月4日,斐讯官网公告确认,将由上海骏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来承接联璧金融的K码兑换。

   在斐讯的口径中,联璧金融只是一个重要的合伙伙伴,两者并不是一家。有投资者担心,“斐讯现在极力撇清关系,等K码数据转移到新的平台,估计打算(跟联璧金融)一刀两断。”这让未能获得兑付的联璧金融理财产品投资者心急如焚。

   李立(化名)刚刚从斐讯辞职,他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按理来说每个月10日发上个月的工资,都拖了两个星期了还没发,25日公司再次告知要等一批欠款到账才能发出来,于是自己就辞职并申请了劳动仲裁。”

   李立还透露,公司里不少员工也都是联璧金融和华夏金服的用户,不少人的资金都套在里面,但公司极力撇清和这些平台的关系,很多员工都感觉受不了,“外表看起来在卖产品,本质上就是个理财公司。我听同事说,最早开始这种运营模式的时候,还有公司相关部门鼓动过职员投资。”

   斐讯的资金状况的确不容乐观。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调查了解到,斐讯至少身负85亿元债务,并被多家法院查封旗下资产。

   另外,“0元购”活动待偿资金量不小。斐讯7月15日发布的《关于K码兑换进展中的QA》显示,“截至7月14日目前申请K码兑换单量约95万单”。按参与“0元购”产品的价格为399元至1999元计算,完成95万单的K码兑换预计需要资金3.79亿元到18.99亿元。

   自去年11月斐讯及顾国平通过上海炳通“曲线”举牌绿庭投资以来,绿庭投资股价累计跌幅超过60%,股价暴跌举牌方必然资金承压。前段时间,举牌方还因两融账户的平仓线低于股价遭遇部分强制平仓。

   上海炳通2017年11月举牌绿庭投资的4.5亿元资金中,有3亿元来自上海康斐的借款。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的调查,上海康斐更可能是一个空壳公司,公司完全穿透后直指陈海东、金伟及顾国平。上海康斐税务登记的重要供应商和大客户均与斐讯往来密切,又与理财平台联璧金融、华夏金服关系“暧昧”。

   作为斐讯的创始人,1977年出身的顾国平,一直都有“A股梦”。斐讯2014年发力智慧城市业务,顾国平并开始谋求借壳ST慧球上市,但2016年两度爆仓只得黯然离场。2017年5月,顾国平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认定为证券市场禁入者,并处以90万元罚款。此后,斐讯及顾国平还被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责编:高蓉杰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