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日涵:"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斯洛伐克

2016-04-28 10:1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编者按: “

  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

  风险已经成为中国政策推进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每篇文章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

  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战略动向具体展开。

     一.斯洛伐克概况  

  斯洛伐克共和国,简称斯洛伐克,是欧洲中部的内陆国家,邻国有波兰乌克兰匈牙利奥地利捷克。国土面积49037平方公里,在欧洲各国中排名27位。斯洛伐克地势较高,西喀尔巴阡山横贯北部和中部,属于海洋性向大陆性过渡的温带气候,四季气候变化显著。斯洛伐克族为主要民族,占人口总数的85.8%,斯洛伐克语是其官方语言。斯洛伐克褐煤储量丰富,多种非金属矿在欧洲名列前茅,汽车,电子是其支柱产业。截止2014年底,全国总人口约为541.9万人,超过一半的居民信奉罗马天主教。2006年斯洛伐克成为发达国家,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97.9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8416.5美元,GDP增长率为2.4%。

  二.斯洛伐克的政治环境与外交关系

  政治环境

  斯洛伐克起源于公元5世纪西斯拉夫人进入捷克和斯洛伐克地区,并且先后建立了两大帝国:萨莫公国和大摩拉维亚帝国。在906年­—1918年间,该地区被匈牙利和奥地利先后统治。直到1918年,奥匈帝国解体,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成立。1938年德国法西斯为了进一步的扩张,将捷克斯洛伐克扶持为傀儡政权,这一状况持续至1945年苏联军队帮助其复国。1992年12月31日,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解体,斯洛伐克独立。之后斯洛伐克采取积极的政治外交政策,于2004年加入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同年加入欧盟。2007年加入“申根公约”,2009年1月成为欧元区一员。斯洛伐克多党议会民主制正式确立的标志是1992年7月17日宪法的通过,从此开始了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三权分立的局面。总统是国家最高领导人,总理,副总理和部长共同组成国家政府。斯洛伐克独立至今,已拥有党派110余个,其中社会民主-方向党是其主要执政党。

  外交关系

  斯洛伐克的外交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全方位外交,主动发展友好睦邻关系,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加强与美欧大国的关系。在加入欧盟和北约后也保持着和俄罗斯以及乌克兰等国的友好关系,最近也在加强和亚太新兴经济国家的合作与发展,为推动地区合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斯洛伐克与欧盟:在捷克斯洛伐克解体以后,斯洛伐克国内政党对于“回归欧洲”一直持相反态度,在经历了曲折的斗争后,斯洛伐克于2004年3月加入了北约,5月加入欧盟,2007年加入申根区,2009年加入欧元区。之后,斯洛伐克积极加强同巴尔干地区国家的关系,继续深化维谢格拉德四国集团的合作,在该地区国家加入欧盟问题上发挥了一定作用,在欧盟的地位也在逐渐提升。

  斯洛伐克与俄罗斯:斯洛伐克在加入欧元区后,积极发展与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它的欧盟和北约成员国身份并没有损害和俄罗斯的关系,反而在改善俄罗斯与北约,欧盟的关系,建立良好的沟通桥梁方面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在美国中欧反导计划问题上,斯洛伐克与捷克相反,选择站在俄罗斯的立场上,这进一步增强了两国友好联系。俄罗斯2007年占据斯洛伐克贸易伙伴国的第三位。

  斯洛伐克与中国:建国初期中国与原捷克斯洛伐克建立了外交关系,双方于1957年签订了“中捷友好条约”。1993年1月1日,斯洛伐克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我国政府表示之前捷斯联邦和中国之间的一切条约和协定都有效,并且同斯洛伐克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近年来更是保持着密切的联系。2003年1月,斯洛伐克总统舒斯特正式访问中国,两国签署联合声明;2005年12月,温家宝总理正式访问斯洛伐克;2007年2月,菲佐总理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2009年6月18日,胡锦涛主席对斯洛伐克进行国事访问。在这次访问中,双方一致同意“以中斯建交十六周年为契机,巩固传统友谊,丰富合作内容,推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发展”。2009年9月,国防部长梁光烈出访斯洛伐克;2014年11月12日,中国与斯洛伐克签署文化合作计划。

  三.斯洛伐克的投资环境

  中斯双边经贸关系

  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和中国之前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合作关系,斯洛伐克独立以后,两国的贸易往来更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斯洛伐克统计局表示,2015年1-8月,中斯双边贸易总额为38.4亿欧元,同比增长4%,其中斯洛伐克在中国的进口总额为32.7亿欧元,同比增长8.5%;出口总额为5.7亿欧元,同去年相比减少了35.9%。而根据中国的统计数据,近年来,双边贸易额超过60亿美元,保持我国在中东欧众多贸易伙伴国中的第四位多年,而我国也发展成为斯洛伐克第六大全球贸易伙伴,两国发展态势良好。

  目前我国对斯洛伐克出口的商品80%为电子、机械类产品,还包括无线电话、录放机、广播接收设备、数据处理设备、镁及其制品等。主要进口的商品90%为汽车,主要车型为大众途锐、保时捷卡宴和奥迪Q7等SUV汽车,除此之外还有钢材、电动机和发电机、轮胎生产设备等。汽车工业在斯洛伐克的经济中占有及其重要的地位,汽车产量一直处于世界前列,大众汽车,起亚和标志雪铁龙都选择了在斯洛伐克投资。电子工业作为斯洛伐克经济产业的重要支柱,三星,索尼等公司都相继在斯洛伐克成立分公司,电子产品的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冶金和机械制造业在斯洛伐克的历史很悠久,美国最大的钢铁垄断公司美国钢铁公司也在斯洛伐克建厂,建筑,林业,轴承等众多工业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享有盛誉。在应对经济危机时斯洛伐克努力改进出口商品的结构,大力发展高附加值产品,IT相关技术和产品,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增修多条高速公路,刺激了经济的发展和就业。能源方面,斯洛伐克非金属矿产量丰富,同时斯洛伐克最大的电力供应商“斯洛伐克电力集团”于2014年开始出售其66%的股权,有较大的发展潜力。除此之外,由于在中东欧国家中,斯洛伐克是为数不多的加入欧元区的国家,所以金融市场也比较稳定,银行业发展前景良好。因此,除了汽车,电子和冶金机械这些传统支柱产业外,高科技产业,基础建设,能源建设和银行业领域都有大的投资空间。

  在双边协议方面,中斯两国签订了一系列有利于经贸合作的条约与协定,比如部门间合作协定、经济合作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以及投资促进协定等,对双方的贸易往来进行了进一步的规范与促进。“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16+1平台”的建立,双边经贸联委会第十次、第十一次会议的成功举行,两国商协会之间合作协议的签署,以及“企业家理事会”的成立等活动都对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企业家合作投资的热情空前高涨。宁波天胜轴承集团对ZVL公司的收购,联想设立欧洲中东非洲技术支持中心等项目的成功都是中国在斯洛伐克投资很好的范例。2014年中国企业对斯洛伐克的投资局面发生巨大变革,生产型投资项目数量迅速攀升。航天科工集团和南车集团旗下公司都收购了西欧企业的在斯投资,使得两国的经贸合作迈上新台阶。

  2014年斯洛伐克的主要贸易伙伴:

  单位:百万美元

  国家

  进口额

  出口额

  总贸易额

  德国

  12,750.25

  18,946.36

  31,696.61

  捷克共和国

  8,849.95

  10,941.92

  19,791.87

  波兰

  4,074.59

  7,020.69

  11,095.28

  俄国

  6,530.47

  2,757.71

  9,288.18

  匈牙利

  3,917.47

  5,222.71

  9,140.18

  中国

  6,676.02

  1,826.11

  8,502.12

  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Trade Center

  斯洛伐克的贸易投资环境

  捷克斯洛伐克曾经是农业区,工业产业落后,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上台后才开始大力发展钢铁,机械,军事等行业。1993年斯洛伐克独立后,政府采取“休克疗法”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着手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加强宏观调控,重视法制建设,吸引外资,鼓励出口,逐渐形成以汽车、电子为支柱的产业结构。虽然在2009年受经济危机影响,经济形势有所下滑,但不久就进入恢复期。2014年斯洛伐克全年经济增长2.4%,在欧元区排名第六,欧盟成员国排名第十。斯洛伐克统计局2015年11月数据表明,2015年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3.5%,环比增长0.9%,成为2010年四季度以来增速最高值,高于欧盟和欧元区的平均水平。

  为了鼓励外资投入,斯洛伐克于2001年成立了专门发展对外贸易的投资贸易发展局(Sario),通过了《重大投资项目法》,《国家资助法》,《投资鼓励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还制定了一系列投资优惠政策。2008年开始实施的《投资资助法》为吸引外资和创造就业,规定有10%—50%不等的资助规模,不同地区适用不同比例的资助;投资者创业的可以获得18个月的补贴;政府以低于市场价格的方式转让国有不动产等。税收方面,斯洛伐克于2004年进行了税收体制的改革,新成立的公司可以免缴企业所得税10年,取消红利税,礼品税,遗产税和房地产交易税,降低所得税的税率,个别特殊行业税率更低,提高间接税的税负,同时按照避免双重征税协议,抵免来源于境内的所得。,都为外国企业投资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在国际环境方面,由于斯洛伐克是欧盟,经合组织和WTO的成员,遵守“欧洲自由贸易协定”(EFTA),“中欧自由贸易协定”(CEFTA)以及其他国家与欧盟签署的优惠贸易协定,这些都给斯洛伐克对外贸易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条件。

  在世界银行于2015年10月发表的《2016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斯洛伐克在所列的189个国家中排名29。其中前三名是:新加坡新西兰丹麦。这说明斯洛伐克的营商环境水平较高,企业在开设和经营贸易活动方面成本低,阻碍少,条件便利,得到了各国企业家的认可。

  2014年斯洛伐克主要贸易商品

  单位:百万美元

  主要出口商品

  贸易额

  主要进口商品

  贸易额

  铁路,电车

  21,432.637

  电子,电气设备

  15,538.999

  电子,电气设备

  18,161.632

  铁路,电车

  10,595.151

  机械,核反应堆,锅炉等

  10,513.961

  机械,核反应堆,锅炉等

  9,790.798

  矿物燃料,油,蒸馏产品等

  4,067.827

  矿物燃料,油,蒸馏产品等

  8,436.147

  钢铁

  4,058.707

  塑料及其制品

  3,400.574

  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Trade Center

  四. 斯洛伐克的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斯洛伐克加入欧元区后减少了汇率风险,降低了投资成本,经济发展迅速,受到了投资商的青睐,但是仍需面临一定的投资政治风险,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民族不平等问题严重。斯洛伐克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斯洛伐克族和匈牙利族之间的矛盾一直是阻碍斯洛伐克发展的最深刻和经久的政治问题。在斯洛伐克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后,民众的反匈牙利情绪再次暴露出来,甚至在梅恰尔政府执政时期,涉及少数民族事务的政府机构都不允许代表匈牙利族人利益的政党参与。除此之外,罗姆人问题也是少数民族问题的极大挑战,斯洛伐克90%的民众对他们持否定态度,民族矛盾严重。这些都违背了民族平等,威胁到社会稳定,曾一度受到欧盟的批判,也对我国企业的投资产生了一定影响。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短时间内难以有大的改变,因此投资者在斯洛伐克投资时需要格外注意这些风险。

  第二,斯洛伐克有110余个政党,政党关系复杂,民族主义问题上的分裂体现为社会经济问题上的分裂。梅恰尔主义与反梅恰尔主义之间的分裂,左右政党之间的矛盾都是导致斯洛伐克政党关系复杂的重要因素。执政党与反对党持续对抗,拒绝合作,在面对救助希腊问题上斯洛伐克政府又出尔反尔,损害了斯洛伐克的国际形象,减弱了投资者的投资信心,也影响着投资者的投资决策。

  第三,不可否认加入欧盟对于斯洛伐克的发展有很大帮助,但同样带来一些负面效应。在加入欧盟以后由于连续受到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加上以出口为导向的对外贸易方针,欧洲金融市场和国际政治形势的波动都对斯洛伐克影响巨大。一方面,由于欧元区经济形势持续低迷,市场波动性增加,再加上丧失了通过货币政策来调节国内经济的可能性,竞争优势减弱,斯洛伐克的就业形势不容乐观。2014年失业率平均为13.2%,较前几年有所改善,但仍是欧盟国家的第六位和中东欧国家第二位。另一方面,斯洛伐克2015年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53.6%,财政赤字21.6亿欧元,占GDP比重2.9%。这两项指标均接近欧盟规定的60%和3%的红线。而通货膨胀率2013年以来呈现持续下降趋势,连续多个月出现负值,通货紧缩风险进一步加大。斯洛伐克统计局2015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消费者价格同比下降0.4%,其中交通运输价格下降幅度最大。斯洛伐克经济波动,政府政策不断更新,因此企业在投资时要及时看清国际形势,考虑到斯洛伐克的实际情况,谨慎行事。

  总体来看,斯洛伐克地理位置优越,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近年来经济增长迅速,拥有很大潜力,政府部门也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引进外资,改善投资环境,包括减免税收,增加补贴,完善法律法规等。但是企业仍需要注意在斯洛伐克开展投资活动时要避开民族尖锐问题,尊重当地文化,与各方政党保持友好关系,密切关注政府政策导向,采取更加有利的经营战略。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石华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