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银斌:“一带一路”的大历史定位和深远影响

2016-05-20 14:37:00 环球网 柯银斌 分享
参与

  从大历史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可分为三个时代:第一是前现代化时代,第二是以英国工业革命为开端的现代化时代,今天,“一带一路”倡议将引领人类社会进入第三个时代。这个新的时代,我认为就是共同现代化时代。

  在现代化时代,人类社会在取得了巨大进步和繁荣的同时,造成了人类社会的三大问题:一是不平等加大,二是环境破坏严重,三是可再生资源枯竭。这些全球性问题在现代化思维框架内是无法解决的。

  为什么呢?世界各国的现代化尽管形态各异、模式多样,但也存在共同性。这个共同性就是,英国工业革命至今的现代化发展,主要是单个国家的独自发展,其特征是以单个民族国家为本位,以国家利益最大化为目的,以竞争甚至战争为主要方式,以成果独享为结果。所以,现代化进程中伴随着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

  历史实践表明,这种单独现代化不仅无力解决上述全球性问题,而且如果继续依照单独现代化模式,人类社会必将自取灭亡。因此,我们必须创造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既解决人类社会已经存在的诸多全球性问题,又能引领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核心思路就是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我们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正是在探索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其本质特征是共同现代化。

  与单独现代化相比,共同现代化的主要特征是以多个国家组成的国际共同体为本位,以共同体利益最大化及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目的,以国际合作为主要方式,发展成果共享、问题共同解决。

  中国将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引领人类社会的“共同现代化”。首先,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能力引领沿线国家的共同现代化。第二,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建立了不同形式合作伙伴关系,有能力与发达国家在沿线国家开展三方国际合作。最后,重要的一点是,中华文明具有的巨大包容性、兼容性,将引领人类社会的“共同现代化”。

  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大历史定位和深远影响。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吴梦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