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民:中企“不能挣一把钱就走人”

2016-08-01 16:3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综合报道】7月28日,由封面智库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一带一路”企业的机遇与挑战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会上,来自高校、智库机构及社会机构的专家学者,民间商会和企业代表都做出了精彩发言。封面智库特选取部分发言内容加以整理,以飨读者。

  王志

  对外经贸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

  “一带一路”国内和国际是相通的,是一个系统工程。“一带一路”的落脚点还主要在经济领域,那就必须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怎么推进“一带一路”呢?过去的说法,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企业怎么唱一出好戏呢?

  关于这个题目,我讲五个点。

  一是把握政府间的战略对接的机遇,做好长远规划。我们“一带一路”有很多对接的协议。截止今年3月份大概有34个国家签订了协议,还和一些区域经济组织,比如说俄罗斯主导的亚欧经济联盟,还有欧盟的投资计划(也称容克计划),甚至包括东中欧“三海港区”(16+1机制),战略对接比较顺利。但是在对接过程中,我们也对接了很多项目,吉尔吉斯斯坦、波兰等国提出很多项目要与我们对接,实际上就是让我们改造他们的项目,做不做,我们要根据我们的优势选择,企业就要在这个大框架下根据自己的比较优势做好选择。我们要特别注意一点,中国企业“走出去”必须有一个长远部署和长远规划的问题,不是挣一把钱就走人,要有做大做强气魄,有成为世界型跨国公司的谋划和理想,大型国企和大型民企都应该有这种抱负。现在有的企业给人的感觉,有点像过去一代农民工进城是为了挣钱,挣了钱还得回农村。有时还会出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为了挣钱嘛!这种情况在国外让人家很难接受,给人的印象是掠夺资源,很难得到当地政府和百姓的支持。

  王志民教授在“一带一路”企业的机遇与挑战专家研讨会上发言

  二是紧紧抓住国际产能合作这个核心问题。我个人觉得,国际产能合作是“一带一路”的核心。中国也曾经是两次承接了国际产能转移,成为制造业大国,成就了今天的“世界工厂”地位。现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遇到很大的问题,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其他国家经济发展也同样面临后危机经济恢复乏力的打击。比如说产油国,如哈萨克斯坦沙特等,因为石油及其他大宗产品价格下跌,经济发展问题比中国严重得多。但是中哈合作做得很好,中国企业到哈萨克斯坦投资,便很好地发挥双方的优势,它是能源为主的国家,我们是制造业为主的国家,“走出去”的中国企业直接投资哈萨克斯坦,很好利用哈的清洁能源,如石油气和天然气,我们国家使用的能源主要是煤,污染比较严重,投资哈萨克斯坦就避免造成严重污染。

  从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后,中哈就开始探讨产能合作。2014年,哈萨克斯坦提出“光明之路”政策,“一带一路”又开始于“光明之路”实施战略对接,就把产能合作落到实处。2015年3月27日,中哈签署加强产能与投资合作备忘录,两国签署钢铁、有色金属、平板玻璃、炼油、水电、汽车等产能合作33份文件,总金额236亿美元。

  我个人认为,“一带一路”的战略对接和产能合作,是要把中国产能合作融入一个制造业产业链之中。其目的是中国应该营造一个产业链的布局,通过“一带一路”提升中国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而打造一个全新的符合中国发展的价值链体系。

  有一点特别值得重视,中国制造业处于“微笑曲线”的中端即低利润环节,加之产能过剩问题,急需产业结构升级。而中国制造业大都处于中端水平,而发达国家处于高端水平,一般发展中国家处于低端水平。中国的中端水平的产能如果转移到一般发展中国家,很快转化为生产力,同时首先解决当地就业问题,便符合当地市场需求,甚至还等增加这些国家的出口,很受当地欢迎。中国也有部分高端产能,如果将高端产能转移转移到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当地的人才、科技、基础设施建设能适应吗?肯定不能。

  2014年,中国有一个创新,就是与发达国家合作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与法国比利时等国签订这样的协议,我认为这个做法意义非常重大。第一风险共担,实际上减少了中国企业的风险;第二通过这种垂直分工的合作形式(高端产能、中端产能、低端产能的互补合作)不仅提升中国产业结构,也在提升一般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结构,同时也为发达国家开拓了市场,真正做到了互利共赢。也有人担心,中国企业特别是中高端企业“走出去”,会出现“产业空心化”问题。我觉得“走出去”的企业,要重视发展新经济。现在新经济是一个热词,新经济是新产业、新业态、新苗头的总和。新经济将是中国经济未来发达的新亮点和新动力。“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 都是新经济的战略部署。

  三是充分认识到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先行的重要性。“一带一路”是基础设施建设先行。这包括两个方面:“一带一路”走的最快的还是能源,中国缺少能源,特别是石油。从某种意义上说,石油是一种能源。我们发现,现在电网“走出去”,电网相对其他行业走得很快,“一带一路”的五通里有一个“设施联通”,特别是亚投行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一种机制保障和融资平台。有人说“一带一路”最忙活的是挖掘机。现在的问题是,路修好了,楼也盖好了,该怎么办?

  这是要特别关注的事情。不仅是挣钱的问题,还有长期涉及中国经济结构升级的问题,也关系到中国企业长远发展的问题。中国企业“走出去”不仅仅局限于修路、盖楼,这只是基础性工作,做完基础性工作,就该大展宏图了。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有很多投资,但没有汽车制造厂,而日本却在哈建立了汽车制造厂。有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据世行数据,2014年,中国的GNI(国民总收入,含国民在国际经济活动盈亏)与GDP之比为97%,而日本则为116%.

  四是点对点合作,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主要形式。点对点合作,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主要形式。企业海外投资,机遇与风险并存。特别是初次“走出去”的企业,对当地法律和人文环境都不了解,更缺乏应对经验。如果“走出去”的企业直接落户工业园区,采取点对点的合作,就能将风险降到最低。

  印度中国工业园是习近平主席倡议、《中印两国联合声明》宣布建设的大型综合性工业园区。建立产业园区有两种模式,一是建立中国产业园区,二是与其他国家合作建立产业园区。我认为第二种形式更好,可以相互合作,相互学习,又能风险共担,出了问题,各国领事部门可以一起交涉,也就更安全。印度中国工业园是习近平主席倡议、《中印两国联合声明》宣布建设的大型综合性工业园区,联合声明第六条提出:中方宣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建立两个工业园区。如今,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都建立了工业园区。实践证明,建立工业园区,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最行之有效的形式。

  五是企业“走出去”要“抱团出海”,联手共进。从多年实践上看,中国企业之间恶性竞争非常严重,互相拆台已是家常便饭。我觉得一是要给一些企业相应的处罚,因为这属于不正当竞争,而是给以相应的措施鼓励企业之间合作。企业“走出去”,国企特别是央企是主力军,这是中国特色,同时也因为“一带一路”战略对接的项目以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方面的大型项目比较多,国家提供融资支持也主要给国企。国企有优势,也有劣势。一方面,有些项目国企可以分包给民企,以提高效率,同时民企通过这种“走出去”的形式历练成长起来。另一方面,发挥民企机制灵活,有适应市场经济的优势,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满足当地市场需求。

  以乌兹别克斯坦锡尔河州的鹏盛工业园为例,乌兹别克虽然劳动力丰富,工业生产能力却相对薄弱。鹏盛工业园里生产瓷砖、水龙头、手机、皮革、鞋类……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产品。该工业园已为当地创造1300多个就业岗位,提供了该州20%的税收。

  企业经营方式是要达到利润最大化。再举一个例子:中国西藏航空有限公司和尼泊尔雪人环球投资公司共同投资成立的喜马拉雅航空公司(喜航)。尼泊尔和西藏旅游季节正好相反,尼泊尔冬季是旅游旺季,西藏夏季是旅游旺季,利用季节差异,西藏航空公司可以将飞机实现异地调配,充分发挥经济效益。

  最后,我还特别想强调一点,就是要处理“企业的国际化”还是“国际化的企业”问题。我认为,中国企业要淡化“中国”的概念,丰田从来不说是日本的丰田。华为做得也很好,在外国就说华为,不说中国的华为,我们可以说印度华为,华为印度,丹麦华为。

  我觉得中国企业出去一定要淡化“中国”这两个字,但要体现中国文化。文化体现的是润物细无声,实际上中国的优秀文化大家都愿意接受。中国文化是未来世界文化发展的方向,不张扬,同时通过“言传”等形式将好的东西影响别人。现在“一带一路”提出一些很好的理念,包括丝路精神、十六个字等等。

  (根据作者在“一带一路企业的机遇与挑战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责编:吴梦启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