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记者走访比雷埃夫斯港

2017-04-26 13:31:00 环球网 吴梦启 分享
参与

  【环球网记者 吴梦启】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海运),于2009年获得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以下简称比港)二号和三号码头的特许经营权,随后经过多年经营与谈判,于2016年购得比雷埃夫斯港港务局67%的股份,从而将这个地中海最重要的港口收入旗下。这个过程中一波三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最终成为中希两国合作的标志性项目。近日,环球网记者走访了比港,采访了当事人,并对此进行详细的报道。

  一.比港究竟有多重要

  比雷埃夫斯港位于希腊首都雅典以西半小时车程的比雷埃夫斯海岸,总面积大约为35平方公里,包含三个码头以及众多港口设施。中远海运比港有限公司总裁傅承求先生向记者介绍了比港的六大板块的业务,即集装箱、滚装船、渡轮、国际邮轮、物流和修船业务。比港的主要业务集装箱业务,2016年二号、三号集装箱码头吞吐量就达到了340万标箱,位列整个地中海所有集装箱码头的第三。除了集装箱码头之外,渡轮码头还承接了来往于爱琴海之间的轮渡业务,每年运送乘客高达1600多万,是地中海第一大轮渡码头。

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堆场上,原来只能堆放两层集装箱,经过中远海运的技术革新,集装箱已经可以堆放五到六层,效率极大提高

  比港本身条件极为优越。中远海运员工向记者介绍,这个港口平均水为14-19米,可停靠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舶。地中海气候和洋流条件稳定,少风暴少激流和极端天气,港口海床为石质,几乎不需要疏浚。

  此外,比雷埃夫斯港还建有通往雅典和北部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卡的货运铁路。在中远海运获得比港二号和三号码头之后,惠普公司从中国的产品经重庆到达深圳装船,经过苏伊士运河之后在比港卸货,经铁路运往位于匈牙利的终端装配工厂,要比绕行直布罗陀节省大约一周左右的时间。

  此外还有一处人们很少意识到的重要区域:比港以西两公里外的萨拉米斯岛,是希腊海军(也就是北约海军)最重要的海军基地和舰船维修基地。在萨拉米斯岛相对的陆地上,还建有一个大型的军用机场。

  最后,2597年前,雅典海军与波斯海军在萨拉米斯爆发激烈海战。雅典海军全歼波斯海军,在第二次希波战争中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萨拉米斯海战与著名的温泉关战役成为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军事行动被记入史册。

  所以,地理的优越性,军事上的价值和历史文化记忆所赋予的比雷埃夫斯的重量,使中远海运在谈判特许经营权和股权并购时必须付出努力,展示意愿,并需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和耐心。

  二.进军比港全过程

  2008年,金融危机降临在欧洲大陆上。据经历了中远海运进军比港全过程的当事人傅承求介绍,中远海运于2008年4月与希腊政府签署了比港二号码头特许经营权意向书,开始租赁二号码头的谈判。这不能不说是很有远见的一个决策,因为直到2011年,希腊政府为了应对主权债务危机,才开始全面将港口、铁路和空港进行私有化政策。中远海运抢先发力,事情进展相对顺利。2009年10月1日中远海运承担整个比港的经济责任,2010年6月1日正式接管比港二号码头。

傅承求曾经是远洋轮船的船长。虽然现在已经是中远海运比港有限公司总裁,但希腊籍的员工们都怀着敬意称呼他为“傅船长”

  问题就发生在2009年和2010年的这个时间差当中。这段时间里,中远海运虽然承担了经济责任,但是在事实上并没有管理权。出于对希腊政府政策的不满,码头工人们将中方管理人员堵在港口之外,港口内的管理则做得一塌糊涂,办公室漏水,码头损坏,港机故障。“码头上十几台港机只剩下两台好的,平均每个月亏损200万欧元。”中远海运比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PCT)的一名中方管理人员说。

  这一切,在2010年6月1日后戛然而止。原来的码头管理人员和工人们全部并到别处。傅承求和他的同事们接收了一个没有任何员工、破破烂烂的集装箱码头,亏损达1600万欧元。后来他对环球网记者说,也许这样反而“比较干净清爽,没有旧体制遗留下来的不利环境”。码头设备损坏可以重修,工人可以在劳动力市场上招聘,少了之前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大家反而能够创建一个更好、更高效的企业文化。

  通过努力,半年之后,二号码头扭亏为盈,10个月后,就完全补回了损失。按照中远海运与希腊政府签订的特许经营权条约,中远海运需要投资建设三号码头。这样,在二号码头的西边,填海造地的工作开始。到环球网记者来比港采访迁徙,填海造地工程大部分已经完成,三号码头的东侧已经投入使用。全部工程在2018年6月就会完工。

  

正在建设中的三号码头,目前东侧和南侧已经投入使用,还有西侧正在建设中,预计在2018年6月全部完工。

  形势在不断变化中。2011年,希腊政府的债务恶化,大规模私有化进程开始。中远海运在二号和三号码头上的成绩斐然,带动当地上千人直接就业,并大幅度地提高了港口效率,这为中远海运在2012年开始进行的收购比港港务局谈判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不过,希腊的政治动荡严重影响了整个谈判进程。2015年年初,左派政党上台,建立了齐普拉斯为总理的政府。新政府上台后很快做出的决定便是停止私有化进程。

  “其实齐普拉斯政府这么做并不是专门针对比港并购案。”中国-希腊问题专家、活跃在北京和雅典之间的咨询专家德米特里斯·莫萨斯对记者说。危机下的希腊政治思潮像钟摆一样地左右摇晃。私有化政策暂停不仅影响了中远海运的比港收购案,也影响了别的一大批项目,例如德国法拉克福机场管理公司对塞萨洛尼卡机场的收购和升级工作也为此暂停。

  

希腊投资咨询专家莫萨斯(Dimitris Moursa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希腊正在“全方位地开放”,正是“中国投资者进入希腊的好时机”

  中远海运相关人士用了一年的时间,动用了各种资源去说服希腊政府,中国领导人甚至亲自给齐普拉斯打电话商谈此事。2015年底,希腊经过又一轮选举,齐普拉斯政府获得连任,政局开始走向稳定。于是私有化进程再度开启。2016年8月并购最终全部完成。

  三.中希合作的“里程碑”

  在众多媒体报道中,曾经出现过比港工人罢工,左翼党派不满的报道。比港的中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中远海运接管比港二号码头,直到收购港务局之后,PCT从未发生过工人罢工事件。当然,这些工作人员也证实,在中远海运未接管前,确实有一些港口员工的罢工。这在左翼势力强大的希腊并不少见。即使在中远海运接管之后,也曾有过引水员的罢工,但是引水员的工作“是国家主权的象征”,因此这些人是公务员,不是中远海运比港的员工,中方工作人员对环球网记者解释道。

  与罢工传闻相反,自中远海运接手比港集装箱业务以来,不但没有无故解雇工人,反而至少创建了1500个当地的工作岗位。而在此之前因为效率低下,相关业务能够提供的就业岗位只有100多个。中远海运通过引进先进管理技术和经验,大幅度地增加了集装箱业务,带来效率的提高,而且由此创造出产业链的集聚效应。“在码头装卸,往往是一个直接的工作机会会带来四到五个兼职就业机会,包括卡车,拖轮,引水,其他的物资供应,燃油,火车运输,物流、食品供应,修理船舶,备件这样,间接着围绕PCT,就应该超过7000人的就业机会,对当地社会的贡献是很明显的,”傅承求告诉环球网记者。

  这一点是希腊政府和社会最为看重的一点。比港的工作效率大幅度提升,正在逐步实现从中转港到枢纽港的转型。这个咨询专家莫萨斯常常挂在嘴上的“15亿欧元的大投资”,其引发的集聚效应远远不止15亿欧元。中远海运入驻带来了重要的客户,如惠普、华为和中兴,这些客户的进入对希腊的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也引入了更多的投资,从而全面带动了希腊的产业升级。所以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皮丘奥拉斯(Pitsiorlas)对记者说:“中远海运对比港的收购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此外,通过尊重当地法律,依法办事,尊重员工,不以自己是管理者为傲,通过完善的人事管理和团队建设,中远海运在PCT和PPA当中均创造除了良好的、积极向上的公司文化氛围。PCT在工作日内为员工同时提供中式和希腊式的午餐,这一点就赢得了很多希腊员工的支持。在记者搭乘中方管理人员的车离开集装箱码头时,还在半路上停靠,载上了两位刚刚下班准备搭乘地铁回家的工人。因为地铁站离码头距离较远,无车员工半路招手停“搭便车”已成为习惯,中方管理者遇到“招手停”也照样处理。

  高经济效率,良好的公司文化以及遵纪守法,带来了强烈的希腊工人主人翁意识,也赢得了希腊当地对中远海运人的广泛尊重。“在这里机会是公平的。”在码头工作的工人德米特里乌斯说。“比港是中远海运在欧洲的样板,我感到我是这个巨大成功当中的一小部分。”PCT负责船运保险业务的尼古拉斯说。

比港集装箱码头负责保险业务的希腊籍员工尼古拉斯正在给记者看自己孩子的照片。在中远海运比港集装箱有限公司(PCT)的288名员工中,仅有5名中国籍管理人员,其余员工全部通过公开招聘获得岗位。

  “我们现在出去招聘,都不敢说自己是比港的了。”在离开前,中方一位管理人员对记者说。他看着记者迷惑不解的表情,补充道:“我们两百多个职位,总共收到了一万多份简历。”

   

责编:陈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