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营深圳盘古:亿接盘海联讯

2018-02-08 08:17:00 证券时报 分享
参与

在上一轮牛市疯狂举牌的中科招商,已经清仓减持多家公司持股。日前,中科招商旗下公司又宣布,将所持海联讯29.85%股份悉数转让给深圳市盘古天地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盘古天地产业”)。至此,中科招商持股5%的A股上市公司仅剩国农科技、沙河股份,而在巅峰期这一数字是16家。

接盘方盘古天地产业及“盘古系”大有来头,其实控人徐锴俊此前拟将旗下盘古数据注入精功科技,失败后迅速将盘古数据全部股权转出。此次,徐锴俊旗下公司成为海联讯第一大股东,潜在的资本运作引人遐想。近期,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了深圳盘古,徐锴俊在接受独家采访时表示,“我还没接受(信息披露方面)的培训,怕讲错话,等接受完培训,可以公开说的时候(再接受采访)。”

海联讯当前董事会任期已于2017年5月份届满,公司已发延期换届的公告。海联讯相关工作人员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何时换届还要看第一大股东的股份转让事项是否顺利,当前没有最新的进展,以后是否会产生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还不确定,会及时进行公告。

探营:盘古何方神圣

1月30日晚间,海联讯公告,第一大股东中科汇通向盘古天地产业协议转让所持全部29.85%股份,转让价格为11.04元/股,合计价款11.04亿元。中科汇通已收到深圳盘古支付的定金1亿元。该交易完成后,深圳盘古将成为海联讯第一大股东,中科招商全资子公司中科汇通不再持股。

此次股份转让价格较海联讯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高出了近40%。复牌后,海联讯连续收获3个涨停板。近3个交易日,伴随大盘的下跌,海联讯也有所调整,但2月7日再次强势涨停。接盘方盘古天地产业2017年7月才成立,其实控人徐锴俊也鲜少见诸报端,到底是什么来头?是否真的有实力接盘中科招商持股?带着这些疑问,2月5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深圳市龙岗区横岗,对其进行实地探访。

从深圳市福田区驱车40分钟左右,记者便到达了盘古天地大厦,盘古数据、盘古运营皆在此办公,盘古横岗数据中心也在这旁边。盘古天地大厦共13层,1层为车库,2层设前台,使用垂直电梯到其他楼层需单独刷卡,徐锴俊的董事长办公室设在最高的13层。

经过小小曲折后,记者见到了徐锴俊。徐锴俊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该大厦“是盘古运营的地方”,盘古数据马上要搬走了,其本人也将不在这办公。盘古运营全称深圳市盘古运营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盘古数据全称是深圳市盘古数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二者均由徐锴俊及其团队一手创办,不过当前盘古数据的股权已被悉数转让给杭金鲲鹏数据。

徐锴俊介绍,盘古主要提供互联网基础架构服务,包括数据中心架构、技术服务架构、网络及传输架构、IT架构等四大架构,盘古有不同的公司在各做一块。徐锴俊还说,盘古的资产很重很重,盘古天地大厦下面的这块地是自有产权,价值有10多个亿,在福州、武汉还各有200多亩地。

《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此次接盘中科招商持股的盘古天地产业暂未开展具体业务,其控股股东深圳市盘古天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盘古天地”)截至去年底的总资产是21.77亿元,净资产5.22亿元;2017年度的营业收入是7.93亿元,净利润9801万元。

从股权关系上来说,盘古运营、盘古天地产业属“兄弟关系”,二者控股股东均为盘古天地,盘古数据之前的控股股东亦为盘古天地。工商资料显示,徐锴俊名下至少有25家公司,他是22家公司的法人,6家公司的大股东,23家公司的高管。梳理这些相关公司可以发现,盘古数据为重要的先驱母公司,成立时间在2012年3月31日,是其旗下以盘古命名的一系列数据、投资、投资管理公司中成立最早的一个。

往事:曾折戟精功科技

徐锴俊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说,“很多人说我们是玩资本的,这是严重的误解,我们是干技术的。”市场当前对徐锴俊的印象,主要源自于2016年精功科技对盘古数据那场未能完成的重大资产重组,这是盘古资产证券化的第一次尝试。

2016年3月,精功科技(002006)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支付现金+股份的方式,收购盘古数据100%股权,交易总价52.5亿元;同时,为此收购定向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28亿元。

根据精功科技当时披露的信息来看,盘古数据2014年、2015年及2016年1-2月,营收、成本都为0,净利润也连续亏损,仅2016年前2月就亏损1665万元,2015年末的净资产仅为5264万元。不过盘古数据股东承诺, 2016-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3亿元、5.9亿元、6.9亿元和7.8亿元。

因此,该重组方案发出后遭到了质疑,有观点认为盘古数据估值过高,徐锴俊在施展财技。根据后来精功科技证代对媒体的表述,盘古数据52.5亿的估值是该重组搁浅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时盘古数据有三个股东,盘古天地持股比例75.36%、吴晨鑫持股比例5.59%、精功集团持股比例19.05%。其实在早前,盘古数据是由盘古天地100%持股的。2015年9月,徐锴俊曾以盘古天地为借款人,向深圳市宇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宇宏投资”)借款2.09亿元。付出的代价便是,盘古天地将其持有的盘古数据66%股权质押给宇宏投资实控人吴宏顺,同时又将盘古数据34%的股权以2145万元转让给吴晨鑫(吴宏顺之子)。

在大额质押借款之后,2015年末,盘古数据的两个数据中心机房(盘古锦绣1号数据中心、盘古雅力9号数据中心)初步建成。同样在2015年底,为了顺利被精功科技并购,盘古数据的股权还原至盘古天地全资持股。2016年3月,盘古天地将持有的盘古数据5.59%的股权转让给吴晨鑫用于偿还债务,将盘古数据19.05%股权转让给了精功集团。随即,精功科技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出炉。

2016年6月17日重组新规出炉,精功科技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需要进行调整、修改,公司决定继续推进。但到了2017年1月15日,精功科技公告,由于交易预案公告后监管法规及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此次交易无法按原方案实施,各方经多次协商对方案调整最终未能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精功科技并没有彻底放弃,又在2017年3月开始停牌筹划并购盘古数据全资子公司雅力数据。这一次,精功科技、徐锴俊再次折戟,由于雅力数据股权冻结的解除时间存在不确定性,无法在6个月内披露重组方案,2017年11月宣布终止。

这一次的失败让双方的合作无法再继续。2017年12月13日,盘古数据股权再一次变更,精功集团、吴晨鑫退出,盘古天地独资控股。次日,盘古天地全资转让盘古数据,深圳红翎资本和杭州国资合资的鲲鹏数据接盘。

解局:盘古体系已形成

说到徐锴俊及其掌控的深圳盘古,盘古数据是其创业的起步,盘古天地则是母体,徐锴俊通过盘古天地控制着旗下众多子公司。

徐锴俊的公开资料并不多,2012年其创立盘古数据,是徐锴俊创业的开端,之前他在多家公司做职业经理人,1999-2009年在惠普的10年应该是其前期最重要的一段职业经历,“我的核心团队都是直接从惠普迁移过来的”,在谈到盘古的技术力量时徐锴俊颇为得意地说。

盘古天地成立于2014年11月,徐锴俊及其控制的深圳市盘古众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2.75%和14%,深圳市同创仲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同创仲伯)持股23.25%。同创仲伯有8名自然人股东,他们均为徐锴俊所控制企业的员工,所持股权由徐锴俊在2015年赠予,但投票表决权归徐锴俊。“兄弟们跟着我创业,我们现在做得不错了,利益也应该共同分享。”徐锴俊说。

目前盘古天地所控制的企业中,主要是以盘古运营服务、云星数据、临沪盘古数据、张北盘古创北数据等为代表的技术、服务类公司,还有部分产业投资和资产管理公司。

虽然盘古数据被转让了,但盘古数据和徐锴俊以及盘古天地之间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盘古大厦6楼,记者也看到了“深圳市盘古数据有限公司”的前台标识。鲲鹏数据的总经理林少瑜是徐锴俊的创始团队员工、天眼查上显示的合作伙伴,“我的工号是001,林总(林少瑜)的工号是002”,徐锴俊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林少瑜还是同创仲伯(盘古天地第二大股东)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38.71%。盘古数据还投资了以徐锴俊为法人的多家公司。

转让盘古数据全部股权后,徐锴俊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将盘古数据转让给鲲鹏数据是为了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盘古数据与盘古运营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二是盘古数据与盘古运营主营客户存在竞争关系的问题。徐锴俊同时称,未来将完全专注于盘古运营的数据中心全生命周期服务的提供。

徐锴俊将盘古数据形容为自己的“大儿子”,称转让其所有股份是“大儿子为了家族、为了兄弟,离家远去打工了”。徐锴俊的“二儿子”、盘古数据的兄弟即盘古运营。徐锴俊早前的全资控股的深圳市盘古龙华数据有限公司,被称为“大女儿”,“为了父兄出嫁”,在2014年12月转让给了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

另值得一提的是,盘古天地产业的另外一位重要股东新一投资,由吴晨鑫持股51%,吴晨鑫及其父亲吴宏顺曾是盘古数据与精功科技股权交易计划中重要的参与方,如今参与到海联讯的股权收购之中。吴氏父子是深圳地产商,旗下的宇宏投资在深圳、中山、咸阳、青海等地均有楼盘开发。

悬案:会否实控海联讯?

中科招商的黯然退出,也让海联讯这家无主公司陡增变数。海联讯2011年11月23日在深交所上市,但上市不久海联讯便被认定“造假上市”,只是因为法不追过往,所以海联讯躲过了强制退市的命运。不过公司的三位创始高管,章锋、孔飙、邢文飚等均受到处罚,并逐渐退出海联讯董监高之列。

上市之后,海联讯业绩一路下滑,公司原大股东并没有“奋发图强”,海联讯一直没有进行重组或者其它较有力的改善经营的措施。另外,海联讯的原大股东选择了赤裸裸的套现离场。上市前章锋、孔飙、邢文飚三人合计持有海联讯80.71%的股权,上市后则合计持股被稀释为60.24%。目前,海联讯原三大股东中孔飙已经全部减持海联讯股份,章锋和邢文飚合计持股比例也仅剩29.44%。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减持是2015年11月份,海联讯原二股东孔飙、三股东邢文飚将两人所持合计20.57%的股份协议转让给中科招商子公司中科汇通,这使得中科汇通上位海联讯第一大股东。海联讯也进入没有实际控制人的时代。

虽然是海联讯第一大股东,但中科汇通人员一直未能进入海联讯董事会,2016年6月中科汇通曾提出“董事会监事会提前换届”,但随即在2016年12月该提议被取消。在第三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届满的2017年5月21日前,海联讯又宣布延期换届,至今仍未举行。

“何时换届还要看第一大股东的股份转让事项是否顺利,以后是否会产生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还不确定”,对于控制权问题,海联讯人员这样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那么盘古天地产业顺利上位第一大股东后,立马将面对海联讯董事会换届的问题,徐锴俊及其掌控的盘古系将取得什么样的位置,旗下资产有没有注入的预期,以及被其称为“外出打工大儿子”的盘古数据有没有回归的可能,均引人猜测。

海联讯是中科招商在A股持股比例最高的壳股,持股比例最终达到29.85%,直逼30%的要约收购线。中科举牌之时,正是新三板市场火热,中科和九鼎两大PE大放异彩之际。市场对资本玩家中科招商的到来还是寄予厚望的,称“充满想象空间”。但2016年下半年之后风云突变,私募在资本市场受到诸多限制,2017年末中科招商陷入危机并被强制摘牌,去年12月中科招商也抛出了30亿元的减持计划,开启“抛壳”之路。

2017年12月中科汇通也曾拟将全部股份转让给武汉侨盛(一家房地产公司),但三天后交易便宣布终止。如果本次盘古天地顺利接盘海联讯股票,对于困境中的中科招商无疑是一笔好买卖,不仅顺利退出而且还大赚约3.29亿。记者粗略计算,当初举牌海联讯,中科汇通的持股总成本约7.75亿元,相较此次11.04亿元的转让总价,中科汇通获利约3.29亿元(不计分红等),而且深圳盘古的接盘价较海联讯停牌前(1月25日)的收盘价7.98元/股溢价38.35%。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