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稍露暖意 清仓式减持即频现

随着K线图上扬的,还有大小股东们飞扬的心。近期的反弹行情“撩拨”着一众持股者的心神,从而催生出不少减持案例。有人逢高减持,有人“断臂求生”。上证报记者统计发现,11月以来,已有十余家A股公司股东抛出清仓计划,欲与公司彻底作别。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来看,兑现投资收益和补充流动性可以说是股东减持的两大主要目的。但选择清仓这种比较决绝的方式,一方面可能是股东变现的意愿比较强烈,另一方面也常常伴随着公司业绩预期不足,或股价虚高等情况。”不难看到,解禁潮背景下,机构股东成为“大举撤退”的主力军;与此同时,以“回笼资金”为名的清仓式减持也屡见不鲜。

解禁即清仓

对于不少财务投资者而言,待到公司IPO时,便是其筹谋退出之际了。

11月26日晚,古鳌科技披露了股东减持计划,宣布合计持有公司5.75%股份的鼎锋久成、鼎锋久照及李霖君的(三者为一致行动人),拟在6个月内减持股份数不超过632.81万股,即三者所持的全部公司股份。

据悉,此次三位股东拟减持股份均来自公司IPO前投资以及上市后转增。关于减持原因,鼎锋久成与鼎锋久照在公告中称,系基金到期需减持清算;而李霖君则是出于个人回笼资金的需要。

古鳌科技于2016年10月18日登陆创业板,至今不过两年有余。翻看公司三季报可见,今年前9个月公司实现营收1.11亿元,同比下降14.76%;净利润更是亏损829.42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减188.31%。事实上,公司上市后交出的第二份年报,业绩即疑似“变脸”,2017年的净利润较2016年下滑了六成之多。

可以想见,在公司业绩前景不甚明朗的情况下,“落袋为安”成了许多股东的选择。

同样遭遇多位股东清仓离场的还有麦迪科技。

11月15日,麦迪科技公告,公司股东义浩涌兴与鼎知资产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9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18%,因其自身资金需求,拟将上述股票全部择机减持。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今年7月以来,公司第三拨宣布“清仓离场”的股东了。

前述业内人士认为,选择“掐点”减持的,一般以股权投资机构居多。“因为他们本身的商业逻辑就是在投资标的成功上市后退出变现。”

如此看来,华信新材原始股东对减持时点的把握可谓“精准”。11月2日,华信新材IPO前已发股份迎来解禁。仅一周后,公司首发原始股东苏州国发、北京同创和盐城中科就宣布减持其全部所持股份,共计占公司总股数的15.06%。

暖意促离意

或“见好就收”,或“及时止损”,随着市场的回暖,一些“蛰伏”多时的投资人,将减持之事再提议程,欲顺势退出。

星湖科技11月26日晚公告,持股14.14%的股东汇理资产拟减持其全部持股。上述股份均来自汇理资产2014年底参与的公司定增,当时的发行价格为3.85元/股。

今年5月,汇理资产首次公布了减持计划。截至11月23日减持期届满,汇理资产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共减持3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8%,每股减持的价格区间为3.75元至4.96元。

不难看到,星湖科技11月30日的收盘价为3.47元,不仅低于前次减持的均价,也低于定增进入时的成本价。亏本也要卖?对此,公告解释称,此次汇理资产的减持是出于“自身投资需要”。

无独有偶,持股全聚德迈入第五个年头的IDG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2014年,IDG以13.81元/股的价格参与全聚德定增,认购了公司1810.28万股股份。该笔股份于去年7月解禁后,IDG选择了按兵不动,直至今年1月31日,才宣布拟减持其全部持有的全聚德股份。而事实上,在此期间IDG仅减持了73.31万股,占总股本的0.24%,减持均价在13.64元至14.33元之间。

11月22日晚间,IDG再度公告清仓减持全聚德,理由是“资金安排需要”。

与前两者相比,太平鸟第二大股东Proven的境遇则轻松不少。

太平鸟于11月13日晚披露,股东Proven拟将其持有的5250万股公司股份全部减持,占公司总股本的10.92%。上述股份均来自太平鸟首发上市前已持有的股份,并于今年1月9日解禁。

这并非Proven第一次打算“全身而退”。今年5月12日,Proven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其所有公司股份,且减持价格不低于公司的首发价格21.3元/股。在此期间,公司股价经历了从冲高到回落的大起大伏。或处于观望状态,Proven并未进行任何减持。

显然,此次市场的反弹行情又为Proven的清仓计划“暖了场”。按照11月30日收盘价17.78元/股计算,5250万股公司股份对应的市值约为9.33亿元。而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2011年Proven以人民币3.2亿元的等值美元出资,加之从其他股东处陆续受让的股份,其最终掌握太平鸟12.5%股份的成本价在4.5亿元左右(未考虑分红)。这意味着此时退出,Proven收益还不算太差。

责编:田刚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