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移“白名单”之后,韩日各损多少

  原标题:日本自信贸易强势 韩国瞄准本国日货

               互移“白名单”之后,韩日各损多少  

  图片说明:多家韩国超市在酒类商品货架旁贴有提示牌,呼吁民众不要购买日本产品。

  在韩国12日宣布将在9月中旬把日本移出贸易“白色清单”,作为对日本政府对韩实施出口管制的反制措施之后,韩日两国民间和政商各界由贸易争端引发的对抗情绪得到进一步发酵。最新发布的贸易数据显示,韩国在此次争端中已开始承担外贸恶化的压力。

  日媒:韩国反制影响有限

  《读卖新闻》13日称,虽然韩国政府制定的战略物资达1735种,但是从韩国向日本出口的产品主要是石油制品、钢铁、一般机械等大都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得的产品,有种观点认为,此次韩国的行动对日本影响有限。

  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12日援引日本财务省的贸易统计称,日本2018年度从韩国进口3.55万亿日元,韩国位列中国、美国、澳大利亚、沙特之后,排名第五。日本从韩国进口的主要商品类别是:包括汽油在内的石油制品、钢铁、半导体等电子零部件、有机化合物、以及非铁金属、金属制品和汽车零部件等。共同社称,与依赖从日本进口原材料的韩国制造业相比,对韩国依存度较低的日本所受影响有限。该措施是文在寅政府面向国内舆论对策的用意强烈。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1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些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着类似韩日间贸易白名单性质的贸易限制制度,只不过存在方式多种多样。陈言认为,韩日之间的贸易对峙对双方尤其是对韩国的影响非常明显。日本对韩国核心器件和原材料的限制进一步收紧后,导致很多日本企业无法与韩国进行正常的贸易,让韩日贸易关系非常紧张。

  日企在韩受抵制

  根据《韩民族新闻》13日的报道,在韩国一年销售额超过100亿韩元的日本化妆品企业DHC因为“厌韩视频”被推向了舆论批判的中心。出演DHC子公司“DHC TV”网络节目的日本专家对韩国进行挖苦讽刺,引发部分韩国人要求“DHC退出韩国”的呼声。韩国店面数量排名前三的化妆品综合商店均宣布停售DHC产品。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也被贸易争端波及。共同社上周报道称,日本迅销公司将关闭在韩国首尔市中心的一家门店。未透露具体关店日期。迅销方面称此次关店是由于租赁合同到期,与抵制日货运动无关。

  韩国KBS电视台13日的报道称,如果韩国人赴日旅行减少80%,明年日本经济增长率或将下降0.1个百分点。韩国还在酝酿新的对日制裁反制措施,其中就包括“撒手锏”——DRAM芯片。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1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该领域韩国产品的全球市场的份额高达72.4%,如果断货两个月,全球2.3亿部智能手机的生产都会受到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三星电子等企业向日本出口的DRAM总额高达2万亿至3万亿韩元,如果这种产品供应前景不明朗,日本显示器和游戏机等主力电子产业将集体陷入恐慌。

  文在寅宣称“基本面良好”

  韩日贸易战和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导致韩国经济亮起红灯。根据韩国MBC电视台13日的报道,韩国国税厅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8月1日至10日对外出口总额为11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2.1%。其中半导体出口下降34.2%,石化产品出口下降26.3%,汽车出口下降6%。在主要贸易对象国中,对日出口同比下降32.3%,对日进口同比下降18.8%,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受日本对韩限制出口管制措施和韩国国内的抵制日货运动影响,7月1日至25日韩国从日本进口商品出现剧烈下滑趋势,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船舶-67%,无线通讯设备-25.7%,汽车-25.5%,家电-20%,精密化学原料-18.1%。

  韩国总统文在寅则继续为本国经济打气。韩联社13日的报道称,文在寅当天在青瓦台主持召开国务会议时表示,韩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穆迪和惠誉等国际信用评级公司近期都将韩国主权信用评级维持“AA-”不变,未来信用评级展望也继续维稳。

  尽管韩国政府信心满满,但韩国企业显然并不是这样。根据《韩国经济》13日的报道,超过七成的韩国企业认为,要实现全部关键原材料国产化是不可能的,有56.7%的受访企业将认为韩日贸易战将持续到明年。▲

责编:徐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