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一带一路三年巡礼:全球经济迎来大融合时代

2017-05-13 08:08:00 华夏时报 分享
参与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在哪能够感受到“一带一路”带来的变化?对于浙江博来工具有限公司的小李来说,答案是到处都能感受到。

  当产品从工厂生产出来,乘上始发于义乌的中欧班列,对小李来说,这次产品交付就几乎已经等于完成了。尽管中间还需要经过16天时间、1.3万公里路程,在各国边境口岸3次换轨、3次转柜,才能抵达欧洲,但是由于享受着畅通国际物流通道和“一关两检”的服务,商品出口变得更加便捷。

  出了浙江到了广交会,目力所及,中亚地区的客户也俯仰皆是。不过,小李不知道,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客户,或许比他想的还要多。5月5日,广交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本届广交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采购商到会人数近9万人,接近总人数的一半,同比增长8.55%。

  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往密切的不仅仅是贸易方面。5月11日上午,国新办就银行业支持“一带一路”举措成效举行发布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在会上表示,中国银行业协会正在积极筹建设立伦敦代表处,牵头筹建的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即将成立。在金融的保障下,“一带一路”沿线一系列重大项目落地,涵盖公路、铁路、港口、电力、通信等多个领域。

  事实上,“一带一路”提出3年来,已经影响了沿线国家的方方面面。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一个贯穿欧亚大陆的庞大市场正在形成。2100多年前,当张骞在声声驼铃中开辟出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开启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友好交往大门的时候,一定没有想过,几千年以后,当后人重走丝路,会走出改变世界格局的姿势。

  繁忙的口岸

  对于小李来说,这次广交会无疑是成功的。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潜力巨大、采购需求强劲,建材、大型机械、家电产品、轻工工艺品、纺织品服装、食品等行业成交明显上升。就连会场外的大学生翻译们,也不再是英语翻译的天下,而多了许多土耳其语等小语种翻译。

  广交会新闻发言人、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徐兵也发现,“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来的5届广交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采购商群体日益扩大,成为中国外贸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支持中国外贸稳增长和调结构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

  速度快的企业已经提前准备好迎接机遇。振德医用纺织有限公司一早就从绍兴迁到新疆阿拉山口综合保税区内,去年8月已经投产。“新疆的生产成本比绍兴便宜,仅电费就便宜一半。乌兹别克斯坦的棉花运到阿拉山口,比运到绍兴缩短了5000公里的运距,这意味着工厂能早开工一个月。而且进口的德国设备,也省去了5000万元左右的关税。”振德医用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秦松祥表示。

  事实上,新疆阿拉山口,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最繁忙的口岸。“乘坐”中欧班列至此的集装箱们,排着队等待换轨,“钢铁手臂”将集装箱从中欧班列哈萨克斯坦的“宽轨”板车上吊起、平移,稳稳地放置到中国铁路标准轨道上。这座亚洲最大的铁路室内换装站内,2小时就可以完成55节集装箱的换装。

  “中欧班列开通前,一周才需要换装十几节车皮,现在阿拉山口每天要换装400节标箱。”乌鲁木齐铁路局阿拉山口站货运车间副主任高强介绍。“定点、定线、定车次、定时、定价”的中欧班列,改变了传统铁路货运需要中途不停装卸编组的环节,也改变了阿拉山口乃至新疆的经济区位。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中欧班列连接的,正是多地的繁荣。

  3年来,我国不仅与沿线国家签署了130多个双边和区域运输协定,而且通过73个公路和水路口岸,与相关国家开通了356条国际道路客货运输线路;海上运输服务已经覆盖沿线所有国家;与沿线国家实现空中直航的43个,每周航班约4200个。

  经贸融入

  2015年,东莞的华坚集团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投资建设了轻工业园。这个当地最大的轻工业园,解决了近6000人的就业问题。

  事实上,3年来,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迅速增长。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这一水平比2003年增长了70倍。投资额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8.5%。同期中国与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为1260亿美元,增长36%。中国企业目前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

  除了广泛布局“一带一路”,我国也在不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吸引更多沿线国家企业来华投资。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新设立企业2905家,同比增长34.1%。商务部部长钟山也表示,3年多来,中国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去年进出口总额已经达到了6.3万亿元,增速超过我国对外贸易的总体增速。

  为促进贸易便利化,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在共建合作平台,包括沿边国家级口岸、边境经济合作区和跨境经济合作区等。截至2016年上半年,我国已在沿边重点地区设立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5个;边境经济合作区17个、跨境经济合作区1个,在建跨境经济合作区11个。

  “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全球化时代,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凭一己之力解决各种问题,互利共赢的合作是时代的需要。‘一带一路’建设拉近了区域内各国的距离,加强了区域内的互联互通。”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沃拉吉5月11日在万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不仅是独具中企特色的经贸合作区,更多的重大工程早已结下了果实。

  3年来,中国援建阿富汗中部迈巴公路开工、德黑兰铁路车辆制造合资公司成立、柬埔寨建设中国援建62号公路修复项目等项目不胜枚举,更值得一提的是,印尼雅万高铁、中老铁路、肯尼亚蒙内铁路、中泰铁路、匈塞铁路等等一大批铁路基础设施项目正在有序推进或投入运营。中国铁路已经深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呈遍地开花之势。

  不仅如此,中国先后与2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6个沿线国家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在贸易和投资本币结算、货币直接交易、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等方面的合作也有了重要突破。

  “一带一路”倡议不能简单理解为只是经贸往来,而是我们对将来世界的发展、对区域一体化、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倡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亚非称。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