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百度外卖被收购后期权成废纸?许多员工尚不知情

2017-09-01 08:3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百度外卖员工期权悬置?

   8月31日晚间,据《财经》报道,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给出如下员工安置方式:

   第一,百度外卖期权全部作废;

   第二,给予核心员工一定奖励金,奖金在12个月内分两笔发放;

   第三,未来会重新谈饿了么的期权,数量根据饿了么标准来定;

   第四,人员所有待遇维持不变。

   一位百度外卖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此次张旭豪与百度外卖高层谈话密级较高,因此许多员工对此尚不知情。据了解,8月28日至30日,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连续现身百度外卖,挨个与百度外卖总监及以上管理层谈话,共计30余人。

   百度外卖的所谓“核心员工”,人数在300人以上,数量较24日张旭豪与百度外卖员工首次见面会的人数略有增加,这些人士能够拿到奖励金,但非核心且拥有期权的员工,恐怕只能面临“期权成废纸”且无任何补偿的命运。不过,这一切还取决于饿了么未来所能给予的期权数量。

   值得注意的是,据该人士透露,拥有百度外卖期权的员工不在少数,“基本上大部分员工都会有。每年过完春节,百度外卖会与正式员工商谈期权事宜,按照不同级别,给予的期权也不同。”该人士表示,“今年年初的行权价已经涨到2美元/股,去年还不到1美元。”

   目前百度外卖及饿了么公关方面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此事毫不知情。

   百度外卖于2014年5月上线,2015年7月从百度分拆发展,专注于中高端白领员工及住宅市场。2015年7月,百度获得2.5亿美元A+轮融资,2016年7月,百度外卖宣布完成B轮融资,消息称总金额达3至5亿美元,此后百度外卖首次大力度降低补贴,并宣布在去年11月左右于北京地区实现盈利。

   今年年初,百度外卖获得B+轮融资,但据知情人士称“融资金额不大,所以没有对外披露”。今年3月,百度外卖的主体公司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一次注册资本变更,从变更前的5.38亿美元到如今的7.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完成B轮融资后,百度外卖估值达20亿美元。然而如今以5亿美元打包3亿美元流量出售,令许多人唏嘘不已。

   从去年7月到今年3月,百度外卖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从补贴到试图盈利的策略转变。去年11月20日到今年1月21日,百度外卖为了向投资者展示出更好的成绩单,制定了“不顾流水,将盈利提升”的新的打法。这种做法的后果是,北京部分区域的收入到12月底时翻了将近七倍。

   但这样的效果仅维持了一个月。由于佣金提高,一些商家开始把百度外卖的订单转到美团或是饿了么上去,或是提高其他外卖平台上的活动力度。直到今年2月,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一路下跌,北京的市场份额下跌了10%以上。据TrustData在2017年5月发布的报告,在外卖领域,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的月度覆盖率分别为1.23%、0.97%和0.20%。

   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细节流出后,多位业内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百度外卖“贱卖”了。

   “其实也并非全然如此。”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O2O毕竟是高投入行业,补贴大了占比就高,补贴低了占比就低,没有稳定的用户黏性。并且这些离百度目前的主营业务较远,百度没有必要在诸如电影票、外卖这样极为细分的领域混战了。”

   在该人士看来,诸如百度外卖这样的O2O业务,百度只是为了完成线下业务线上化,践行此前提出的“百度一下,你就得到”的策略,“但这样的事情没有必要去亲力亲为”。

   可以明显看到的是,高举人工智能大旗的百度,对O2O业务的重视程度确实远弱于从前。在百度公司第二季度财报中,百度公司定下了转型AI的新战略目标。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表示,百度以人工智能为基础驱动力来不断完善现有核心业务,尤其是手机百度、搜索、资讯流等核心产品,并未提及百度未来在O2O领域的布局和战略。

   而人工智能本身就是烧钱项目。百度CEO张亚勤就此曾表示,人工智能不是一年就能赚几百亿的生意。百度公司近7个季度的研发投入持续提升,占经营收入的比例从13.3%提升至15.1%。与之相对应的是,百度公司净利润持续不振。2016年第四季度,百度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83.29%,2017年第一季度,百度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10.57%。盈利情况直至今年2季度才有所改善。

   目前,转型中的百度仍靠搜索业务支撑财报,不得不甩掉外卖这个“烧钱”包袱。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服务生态不去亲力亲为的百度,能否确保未来相关服务会嫁接到百度相关的平台,从而确保“百度一下,你就得到”?在前述接近百度的人士看来,“应该不是问题,因为百度流量入口还是很有价值的。”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