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77家共享单车企业已倒闭20多家 好东西也要规范

2018-02-10 08:08:00 澎湃新闻 分享
参与

  2月9日,在国务院例行吹风会上,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目前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已经投入了2300万辆共享单车,其中有20余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曾经产生过退押金难的问题。此外,在治理享单车的乱停放问题方面,成都做得比较好。

  “2017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建议提案里关注比较多的一个就是共享单车。当时向我们提出14项建议和提案,这里面有很多很好的建议。”刘小明指出,共享单车是个新业态,真正出现是2015年下半年,这两年发展很快,社会上有说好的,也存在一些问题,所以代表委员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和提案,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强管理,特别是在优化车辆投放、加强车辆停放管理、加强用户资金监管等方面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刘小明透露,目前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已经投入了2300万辆共享单车,累计运送了170亿人次,最高日达到7000万人次。现在77家中有20余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曾经产生过退押金难的问题。“我们根据工作进展情况,也在和人民银行、银监会进一步加强调研,制定相应的资金监管措施和办法,确保用户资金安全。”

  “对于代表委员特别关注的共享单车的乱停放问题,我们也在不断总结相关城市的经验。目前来看,成都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我们前段时间在成都召开了现场推进会,成都采取‘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共建共商共管’的单车管理模式,值得其他城市学习借鉴,推动这种新的绿色出行业态健康发展。”刘小明指出,目前成都有7家企业投入130万辆车,用户骑行次数超过310万人次。在鼓励绿色出行的同时,共享单车对缓解城市交通拥堵也有积极作用。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和ofo共享单车共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共享单车经济社会影响力报告》,2017年共享单车的发展减少了161亿的交通拥堵成本,创造的社会价值,包括产业带来的联动价值达到2000多亿。

  “经国务院同意,交通运输部等十个部门联合印发了《指导意见》,对规范网络租赁自行车也就是共享单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刘小明表示,特别是针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到的关注用户资金安全问题,在制度设计过程中,提出了三种方案,一是鼓励信用免押金的方式;二是采取“即租即押、即退即还”,不形成资金池就没有风险;三是如果要收取押金,要设立专用账户,有关部门要加强监管。通过这样的制度,使得用户的资金安全得以保证。此外,《意见》还特别强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实施收购、兼并、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必须要制定合理方案,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

  刘小明表示,可见这个新业态是个好东西。但好东西也要规范,也得社会共治。这就是我们听取代表委员意见共同推进的一个好的案例。

  (澎湃新闻 欧阳李宁)

  共享单车凛冬已至?

  作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一方面,带给了中国社会大量的活力;另一方面,随着经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乌云开始笼罩在这个新兴行业的上空。

  从2017年6月至今,短短8个月的时间,加上此次倒闭的1号单车,已经有7家共享单车倒闭企业,可谓“前赴后继”:

  卡拉单车:

  2017年2月,卡拉单车用19天时间投放了667辆车,结果只找回来157辆车,投资方撤资退出,随即宣布倒闭。

  悟空单车:

  2017年6月13日,正式运营仅5个月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约100余万元。

  3Vbike单车:

  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町町单车:

  猝死潮”接踵而至。8月,町町单车宣布倒闭。10月31日,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

  酷骑单车:

  同是8月,酷骑单车“退押金难”问题蔓延,其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也让外界心生警惕。自9月中旬起,酷骑单车位于沈阳、合肥、郑州、西安等多地的分公司都陆续被曝出“人去楼空”。21世纪经济报道在11月21日的文章中指出,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小鸣单车:

  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小鸣单车CEO表示创始团队已经退出,目前退押金面临技术问题,仅剩微博一个退款通道。

  小蓝单车:

  2017年11月20日,小蓝单车已停止运营。2018年1月9日,滴滴正式托管小蓝单车,小蓝单车用户支付的押金和充值余额转换成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

  1号单车:

  2018年2月7日,1号单车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停止运营。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