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与外患,哪个让美国最头疼?

2018-07-07 08:59 国是直通车

  内忧与外患,哪个让美国最头疼?

  诚意满满的磋商没有用,同意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也没用,一直希望能够坐下来谈的中国还是被逼到动手了。

  北京时间6日12:01,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

  同一时间,中国出招应对,对美反制措施正式实施,涉及农产品、汽车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

  当天沈建光撰文表示,结合其近一个月在欧洲16个大都市与当地50余家主流跨国企业交流感受来看,特朗普贸易大棒失尽人心,欧洲所到之处均对美国贸易威胁表达强烈不满,尤其是法国和德国的大企业。

  外部反特朗普贸易制裁的力量

  形成有效制衡?

  沈建光:此次特朗普贸易战矛头不仅针对中国,传统盟友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均是特朗普的贸易制裁对象。想必特朗普公然与主要贸易伙伴对峙,是想利用各国希望避免贸易战心理,让渡一定利益与美国达成协议。但其咄咄逼人,出尔反尔的举措如今已遭致其他国家的强烈不满与反向制裁。

  尽可能的扩大与争取反对特朗普的统一战线是必要的。要知道,在美国进口市场份额中,中国占比21%,欧盟占比18%,而墨西哥和加拿大分别占比13%左右,美国若要与超过进口份额六成的贸易伙伴大打贸易战,实在难以获得好处,将面临进口替代困难与通胀上升;而若反对美国贸易制裁的国家集体反制,也将对美国经济与就业产生负面冲击。

  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让特朗普收手?

  沈建光:特朗普肆无忌惮地挥舞贸易大棒,已经引发不少议员的担忧。犹他州参议员、负责贸易政策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Orrin Hatch近日表示,反对征收关税,尤其是232条款,将计划推动独立立法,以解决议员们对特朗普征收新关税的担忧。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Bob Corker表示将提议设定一项立法,规定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时要接受国会审查。而一旦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单方面征收关税的权利有受到限制的可能,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推行也将面临不小政治压力。

  此外,如曾支持特朗普税改的美国商会,7月2日已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做出警告;美国国际钢铁协会及其两家会员企业提起诉讼,认为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关税依据的“232条款”违反宪法,要求停止执行;代表福特、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美国公司三大汽车厂商公共利益的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认为,美国政府使用“232条款”,给美国汽车业及其工人带来的不利影响,将远超过进口限制给美国钢铁业带来的好处。

  有损美国经济的稳健前景?

  沈建光:当前美国经济似乎进入了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时期,经济增速加快,失业率下降,税改带动工资薪酬上升,通胀压力出现,加息步伐快于预期,可以说,当前美国经济的向好势头为特朗普大打贸易战增加了底气。但展望未来,与全球开打贸易战,美国没办法做到游刃有余,贸易战不可避免会伤及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加之特朗普政策多变造成企业在美国投资风险加大,贸易战一旦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冲击变为现实,预计会成为特朗普贸易政策的重要制约。

  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几乎全部征税的威胁可能导致美国企业的福利损失,同时特朗普贸易战还面临替代困难与消费者福利损失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在340亿美元首轮对华贸易制裁后,未来想要继续扩大加税范围至2000亿美元,又不愿触及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在谈判努力无效的情况下,面临特朗普来势汹汹的贸易制裁,中国也不用惧怕,不得已之下,理性反击,一旦拖累美国经济下行,以战促和,也是逼迫特朗普重回谈判桌的举措。

  市场信心与投资者心态如何?

  沈建光:金融市场波动反映投资者信心。早前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大概率是口头威胁,而伴随着其策略越加难以预测,对未来特朗普政策不确定的担忧上升,恐慌情绪浓烈。考虑到今年美股已处于高位回调当中,一旦贸易战开打,预计未来美股或将面临更大压力。当然,近期中国股票也出现大幅下行,这不仅有对贸易战的担忧,也与早前去杠杆与严监管力度较大密切相关。

  例如,自6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华加征500亿美元关税以来,中美股市均出现较大跌幅,截止7月3日,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准普尔、纳斯达克跌幅达到-3.65%、-2.39%、-3.15%,同期上证综指跌幅-7.8%,中国股市跌幅超过美国。但从市值蒸发情况来看,美股市值的跌幅又要严重,6月15日至今,美股总市值蒸发近万亿美元,合计超过6万亿人民币,要远超过中国股票总市值3.6万亿的跌幅。(夏宾)

责编:贺超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