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门齐发力 稳外资红利加速释放

2019-04-18 09:40 经济参考报

  出台外商投资法,修改专利法,承诺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建立竞争中性的市场环境……一系列开放政策直面外商投资领域的关键问题,让世界看到了我国扩大开放的决心和行动。与此同时,各部委还在快马加鞭酝酿出台相关配套措施,加速落实开放红利。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商务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修订外资准入负面清单,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也即将出台,届时外商投资高新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将获得更多权限。专家表示,“负面清单”加“正面鼓励”将引导外商转变投资结构,不断增加产业链高端布局比重,从而实现以全方位开放促高质量发展。

  多部门齐发力稳外资

  今年以来,我国对外开放全面提速,改善外商投资环境的相关政策不断出台。

  全国两会期间外商投资法正式出台,并规定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作为外商投资领域的基础性法律,该法针对外国投资者普遍关心的征收和补偿、利润汇出、知识产权保护、不得强制技术转让、地方政府守约践诺等问题,逐一作出明确的规定。业内普遍认为,该法为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提供了法治保障。

  专利法也正在修订过程中,有望年内完成。两会期间,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表示,在新一轮专利法的修改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健全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违法成本,对故意侵权者规定了最高五倍的惩罚性赔偿。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我国进一步明确了开放的时间表。今年6月底之前,将再次修订发布全国和自贸试验区两个外资准入负面清单、鼓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并作出“负面清单只做减法、不做加法,‘非禁即入’将全面落实”的承诺。

  据记者了解,目前,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一方面展开调研,进一步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另一方面,根据前期征求意见的情况进行汇总,加速出台新版鼓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

  另外,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甘霖近日表示,将把公平竞争审查作为落实竞争中性原则的一个重要抓手和有效路径,目前正在完善相关规则,重点是在清理存量、严审增量、完善制度三个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财政部也承诺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财政部部长刘昆日前在出席第99届发展委员会会议时表示,中国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和营商环境。

  中国成外资布局热土

  随着全方位开放格局的构建,我国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热土。2018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1383亿美元,稳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全年新设外资企业超过6万家,增长69.8%。“这是在全球跨国投资下降19%的情况下取得的。”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3月的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

  近期开放利好效应的密集释放,更增加了我国对外资的吸引力,不仅稳增长势头明朗,结构优化的趋势也更加明显。最新数据显示,1-2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509家;实际使用外资147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5%。其中,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48.4%,占比达27.6%;信息服务、研发与设计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等高技术服务业同比分别增长101.9%、29.2%和76.4%。

  “这些数据变化反映出我国对外资的吸引力正在不断增强。虽然面临激烈的国际引资竞争,但中国有持续增强的高水平产业配套能力,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有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这些都为我国更高水平地利用外资创造了条件。

  面对巨大的市场红利,不少外资已经加快了在中国投资的脚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近日表示,开放不仅对中国发挥潜力很重要,对于推动全球整体经济的繁荣也是至关重要的。

  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马勤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这样一个市场是所有投资者都不会放弃的。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在中国的投资。

  利用外资向高质量迈进

  “当前我国吸引外资工作已经度过了规模扩张为主的阶段,下一阶段须在质量提升上实现新的突破。”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促进外资增长是手段,提升利用外资质量才是根本。

  商务部近期也明确表示,中国吸收外资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利用外资的结构上,将着力增加产业链高端布局比重。

  “要以全方位开放促高质量发展,就要两条腿走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要同时抓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的开放,尤其是要以生产性服务领域的开放来助推制造业转型升级。

  迟福林指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突出矛盾在于研发设计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要开出更多优惠条件,完善人才引进、知识产权保护等机制,消除外资进入的后顾之忧。还要以建立公平透明的竞争政策为重点,提高外资进入后在经营领域的政策“含金量”。

  吴琦建议,未来要着重引导外商投资结构从以制造业和重化工业为主向现代服务业、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领域为主转变;促进外资向合资经营、投资并购、PE股权投资、VC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等多元化投资形式转变;推动外资从沿海、沿边向内陆地区转移。同时,切实做好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的消化吸收再创新,提升创新应用水平。

  白明表示,在高新技术领域鼓励引进外资项目,并出台配套支持政策,充分发挥外资溢出效应,促进外资利用与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融合。“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还要完善竞争合作机制,以市场化方式实现优胜劣汰,同时鼓励中资外资企业合作,双方取长补短,实现产业升级。”

责编:白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