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女子9年前卖掉深圳3套房到珠海创业:我不后悔

2017-04-13 09:54:00 南方日报 分享
参与

  4月的一个早晨,官塘工业区深处,“三川工业”门牌矗立,锈迹斑斑的铁门旁,因风雨侵蚀而发黑的墙上印着“自动化设备研发、零件机加工生产”两行红字,字迹都已褪色。这个厂房看起来至少有30年历史,很难想象这属于一家成立8年的企业,这家企业已挂牌新三板。

  就是在这里,一位家庭主妇开始了创业之路,当时的她并未想过,这将成为她一生奋斗的事业。

  “纠结过,但不后悔。这是我做过最有成就感的事。”9年前卖掉深圳3套房来珠海创业,如今房产价值已超公司历年利润总和,这位曾经的家庭主妇、现在的珠海三川工业自动化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黎丽对记者说。

  如今,三川工业自主研发的磨刀机等数控设备比同类产品节能50%以上,经营快速增长,更凭此获得珠海首笔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并在贵州长顺建立起面积逾百亩的数控设备产业园,在“中国智造”版图中占据一席之地。

  要做“机器换人”的生意

  黎丽的办公室在三川工业厂房的最高层,一间大房内设有董事长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会议室和重要文件资料室。日常办公、见客、开会全在这里进行,也几乎全由她一人包办。“以前没想过自己还能干这么多事。”黎丽笑着说。

  过去的生活已很遥远。辛劳操持家务,照顾老人小孩,闲时约上朋友逛街购物,或是打麻将……家庭主妇的身份带给她舒适安稳,却也催生了危机感。

  “时代变化太快了,怎样才能不被淘汰?”黎丽的丈夫郑军一席话,勾起她创业的心思。

  2009年,经过全盘考虑,黎丽携10万元注册资本离开家人,来到珠海,租下了官塘工业区内这栋旧厂房。

  这是特殊的一年——全球金融危机就在这之前一年爆发。国内传统制造业领域的外贸企业普遍遭受冲击,谋求转型的愿望加速升温。在外贸第一大省广东,企业家们早已注意到,解决人力成本快速上升问题,将是转型的重要突破口。珠三角“机器换人”的大幕就在此时拉开。

  制造业变局前夕,黎丽敏锐地嗅到了市场机遇。“自动化设备才是制造业未来的出路。要让机器替代人,让机器减少生产成本、提高产品精度。”方向一经敲定,她立刻卖了位于深圳的3套商品房,共筹措400多万元运作资金。“租金很便宜,大部分的钱都用来买设备、雇技术研发人员。”

  公司刚成立时,为将成本降到最低,曾从事财务的黎丽一人担起了出纳、会计、采购等多个角色,有时甚至连送货员也要当。有一次深夜,她赶着将新研发的样机送给客户验收,将样机搬进车间时,已是半夜12时多。所幸丈夫此时也已来到珠海,与她并肩“战斗”,担任三川工业董事长。

  如今,黎丽办公室内挂着一幅三川工业贵州长顺产业园的规划图。“我们正在走向全国。”黎丽说,贵州长顺聚集逾千家中小型工业刀具生产厂商,是三川工业的重要潜力客户,且这些厂商大部分仍沿用原始设备,“机器换人”的市场需求巨大。“这里将建起一个约百亩的产业园,以低价吸引刀具生产商入驻,既能卖设备给他们,后续还能卖服务给他们。”

  “创业走到今天,没有后悔”

  “头几年,很多企业都尝到了机器人、数控机床等设备高效生产带来的甜头,加上经济形势日渐好转,订单一年比一年多。”黎丽回忆,当时三川工业的自主商标被评为广东省著名商标,数控机床、数控刀具等产品遍布全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并远销至非洲及中东、东南亚。

  而她自己则将父母、公婆都接到珠海居住,并购置了几处别墅和写字楼;丈夫郑军在担任公司董事长的同时,也受北理工珠海学院邀请成为客座教授。这似乎是“最风光”的时候了。但黎丽没有想到,不久之后,比创业更难百倍的挑战横在她眼前:技术实力更强了、销售网络更广了,但订单却出现下降。

  “去年我们的产能已经可以达到1.4亿元,但销售只有几千万元。”黎丽说。

  新常态下,国内制造业面临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双重挤压”,转型升级压力增加;金融业、房地产业快速增长,又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发展空间。三川工业的主要客户群是国内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但近年这类企业发展面临困难,直接导致订单需求减少。

  受挫疲累时,黎丽会想起过去安逸的生活。当初在深圳卖掉的3套房,如今总价值至少超过5000万元,比2009年翻了10倍。“不是没有纠结过,如果没有卖掉,这3套房产价值比公司7年利润总和还要多。但创业走到今天,没有后悔。”黎丽感慨道。

  如今,公司已挂牌新三板,进入资本市场,但收效仍然有限。黎丽不得不将自己珠海的部分私人房产抵押给银行,贷款继续投入研发和生产,“没想到最后还是得靠房子。”

  “绝不压缩技术创新投入”

  “反正家里有房产有资金,何必那么累呢?不做企业也没什么。”这样的念头不止一次在黎丽心中闪过。但每日清晨醒来,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是工作。

  “虽然艰难,但如果企业都跑去搞房产了,那还有什么希望?”黎丽说,这些年接触过的大部分企业在冲击下仍然专注实业和创新,给了她很大鼓舞。“到现在为止,创业是我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也是我希望做一辈子的事。”

  最让黎丽重视的,是企业技术创新。她的丈夫郑军是三川工业董事长,也是技术掌舵者。受郑军影响,无论企业面临什么困难,黎丽都没有压缩过技术投入,反而逐年提升技术投入比重。

  目前,三川工业技术人员占总员工比重逾1/3。去年,公司扩张规模,生产基地搬至贵州长顺,珠海总部就开始专注创新研发。

  如今,该公司自主研发的磨刀机质量稳定,与国内同类产品相比,可节能50%以上;工钻机打破了传统“由上往下钻”的工艺,实现了“自下往上钻”,精密度进一步提升;用于采集客户生产数据和实现远程遥控的“大数据”平台也已投入使用。

  “有了技术还不够,还要懂政策、用政策。”黎丽开玩笑说,为了从各种渠道筹措研发资金,几年下来,她成为了一名“政策通”。去年珠海出台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相关政策,她跑遍了政府、银行、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保险公司和创投公司,“一个人搞懂了五六个部门、机构的活儿”。

  今年初,通过将公司的13项专利质押,黎丽拿到了500万元贷款,将全部用于新设备研发。走向全国布局产业链的计划也在加速进行。黎丽介绍,目前贵州长顺数控产业园内已有部分厂房开始生产,未来3—5年的目标客户也正陆续进驻。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