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正确的创投姿势应该是怎样,创业者应具备哪些DNA?

2017-06-15 08:47:00 证券时报 张国锋 分享
参与

  原标题:正确的创投姿势应该是怎样,创业者应具备哪些DNA?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 岳亚楠

  关注创投领域的人们很容易发现,某个时间段总会有特别热门的一些领域(比如过去的O2O、VR/AR,现在的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具备极强的吸金能力,频频传出快速融资的消息。风口频出,一批批的猪乘风而上,往往不久后便重重坠下,传出一份份耸人听闻的“创业死亡名单”。而当初为其站台摇旗呐喊的投资人,挥挥衣袖开始寻找下一个“风口”。

  究其原因,或是因为这些投资人“不靠谱”,对于行业的了解其实并不深入,只是纯粹跟着潮流走,从而让潮流变成了现实的火热。若火热持续,他便扬名立万;若燃成灰烬,他便悄然转身离开。在今日举行的2017世界青年创业论坛(前海站)一场讨论国内创投趋势的讨论上,有投资人直言,现在的投资赚钱大概率都是“顺势而为”,然而真正的“大势”却是很少的。如果创业投资动机不纯,迟早会被扫地出门。

  创投本质在于是否创造价值

  现在的VC们心态是否太浮躁?频出的“风口”是否真是风口?正确的创投姿势应该是怎样的?IFund创始人李一戈指出,就天使和风险投资而言,每个机构和个人都有不同的判断能力,需要更好地去消除市场风险或者技术风险,现在还面临着监管方面的风险,这跟每个机构和投资人的投资方式或者投资模式直接相关。

  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创业工场创始人麦刚直言,投资赚钱,最后大概率都是因为自己抓住了机会。“我在投资创业领域这么多年,观察美国、中国各种关于到底怎么赚钱的流派,发现他们有一个共性,就是一定要顺势而为,在大趋势面前,没有人能够阻挡事情的发生。但是请记住,真正的大趋势、大创新、大变革是很少的。”麦刚说。

  麦刚指出,作为投资人、创业者,一定要真正分析这波浪潮是不是系统性的大级别的创新浪潮。如果真是一个系统性的大级别浪潮,需要辨别创业者和大公司谁手里会掌握更多机会。另外,想明白行业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作为创业团队、作为投资人,如何打造和构建创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要看行业发生什么变化,投资者和创业者要构建创新当中的壁垒。如果是小浪、小级别的创新,不可能有大机会,如果是大机会、大级别创新,你没有核心竞争力,一定会被扫地出门。”

  在麦刚看来,现在的钱是前所未有的多,但是有限合伙人(LP)的回报则是越来越低。对于创业者来说,如果投资热,能够比较容易融到资,短期内不是坏事。但是如果你的创业动机不纯,并没有真正给社会创造长远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不是一家真正在构建商业壁垒的公司,那么倒闭、或者沦为平凡的一家小公司是必然的事情。

  不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必须要回答一个根本的问题:你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创造价值,商业壁垒如何打造。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有一些市场钱能烧出来,但一些商业和创意,钱是烧不出来的。

  资本回暖的2017年

  进入2017年,“资本寒冬”的说法似乎不太被提起,更多人认为现在对于资本来说已经是春天。经历过一波寒冬后,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用季节来说,冬天其实是很重要的季节,冬天会淘汰一些无法生存的植物,让新的植物重新成长。

  香港天使脉络主席、香港权智(国际)集团董事长谭伟豪认为,投资是有季节的。但他指出,目前中国的VC行业仍处于起步和学习阶段,三五年内,大部分成功的投资会涌入赢家渠道。现在一些拉高企业估值、投贵的企业的做法,是走不远的。

  作为一个海外基金,李一戈从国际视野的PE/VC角度来看中国的情况。他认为,投资总会有起起伏伏,会有对市场的心理预期,这种心理会影响增长,也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放缓,但是总体来说,形势是向好、向上的。他从PE/VC的角度出发,认为现在基金的资金是充足的,关键在于市面上有没有好的点子,以及有没有好的人和团队。

  深圳市青年商会创会会长、金雅福集团董事长黄仕坤认为,相比去年,2017年的投资有逐步回暖的迹象。从内地产业投资人角度来看,目前投资的资金既多也不多。可以看到,现有大量的产业投资人都是传统从事地产行业或者上市公司的投资人,他们都有大量的资金,都想投资。但是,能够让他们下定决心去投的项目并不多。

  在他看来,现在很多热点项目,比如“分享经济”和最近热门的“共享充电宝”等等,都是过热的,有可能这些热点过一段时间会过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长期投资的项目是不多的。其次,现在的社会资金是比较充裕的。根据清科统计,国家股权投资基金在去年增加了600多只基金,总量达到3500多亿。

  香港青年专业联盟秘书长兼前海孵化器负责人陈升认为,好的项目没有寒冬的说法,寒冬期让投资人更加理性。他指出,内地投资市场的钱还是在那里,所以还有很多机会。现在有一些产业的大佬也开始涉及投资领域,这些产业的投资部门也会参与到一些产业投资当中,这是非常好的开端,因为对于一些项目来说,带进来的不只是钱,更多的是产业和市场的资源。

  创业者应具备的DNA

  创业者是不是真的有DNA?如果有的话,作为投资者,怎么去找到这个DNA,用什么方式去看创业者有没有这个DNA?

  谭伟豪认为,现在国内鼓励每个人都创新创业其实是有危险的。一般来说,创业成功不是靠多人创业,都是靠那些很偏执的人,认为好就往哪个方向去做,而不是每个人意见集中起来做好的创新。就创新而言,第一不要讲民主,第二要有偏执狂。

  创业者都有哪些DNA?谭伟豪认为,一个企业家要成功,天生的能力包括胆量和坚持。当年的以色列和硅谷就有很好的土壤,有一个可以接受不同文化的平台,现在深圳在国际化人才的凝聚,以及大学和创业者之间的联系方面跟他们差距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的大学看分数挑选人才绝对不是好方法,有创业能力DNA的人,可能大部分念书不好,所以希望现在国内很多大学可能改变一下招生标准。总的来说,首先,偏执狂是创业者DNA的明显特征,第二是三好学生不一定是好的创业者。

  李一戈指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要提出问题和质疑,只有真正敢提问题的人才是真正有自己想法的人,才是与众不同的人。在中国,受制于教育体系,这方面弱一点。

  麦刚认为,中国的文化无论从过去还是现在,都有老大文化,推动公司发展的一定是公司创始人和核心控制人。制定决策、执行决策需要依靠领头人的决断力,但是决断力是否正确跟开不开放没有必然关系。在他看来,能成大事的人,其实身上都有一些不正常的东西。这些成功的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在某些方面、心灵的某个角落都有一些偏执狂的倾向,这是一个普遍性的状况。但这种偏执不一定会引向成功,我觉得创业者要明白这些闪光点,最后能成功的人都是能运用好这种天赋异禀的人。

  黄仕坤认为,从长期来看,他认为在国内有四个维度可以看出特征:第一是地域文化,浙江人、福建人可能对创业比较有热情;第二是家庭背景,家庭背景对创业有很大影响;第三是教育背景,专业为理工科,在有创业氛围的高校,比如说斯坦福、清华、北大对创业者有较大影响;第四是工作环境,如果工作在华为、腾讯,创业机会可能不同,在腾讯可能更高一点。

  (证券时报网快讯中心)

责编: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