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玩家狂涌资本热捧 无人便利架缘何成了新零售的新风口?

2017-09-22 07:20:00 中国网 分享
参与

  随着马云和宗庆后搞火了无人超市,新零售成了又一个资本追逐的香饽饽。而这一领域中最火的是什么?比无人超市更轻便的无人便利架当仁不让。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今,无人自助设备领域已披露的融资项目超过25个,累计金额超30亿元人民币。

  一时间无人便利架成了新零售风光无两的新风口,而相对于无人超市的大体量,在写字楼办公室场景等设立、专为上班族方便提供零食饮品等购买的无人便利架,入场的门槛也似乎更低,于是各路背景的创业者纷纷涌入,他们的背后也都有众多资本的身影。

  那资本为何会热捧无人便利架?看好的究竟是这个商业模式还是背后的什么?众多创业者们背靠各路资本又将如何角逐?这一新风口会是重演当年百团大战后的大浪淘沙,还是会百家争鸣?这一大火领域的前景又将在哪?

  资本为何热捧?

  目前在无人便利架市场上已经有不少活跃玩家,有O2O商场支持的每日优鲜便利购、最早进场的友盒(原零食e家)、天使轮就融资1亿的猩便利、可智能防盗和用户行为追踪的魔盒CITYBOX、领蛙、原阿里聚划算的闫利珉创建的果小美、原回家吃饭CTO文朝辉创建的七只考拉,还有小e微店、鲜喵、哈米科技、有品、便利吧、番茄便利等等。而近一周以来,京东到家和饿了么也先后宣布进军无人值守便利架战场,开始和众多玩家一起进行跑马圈地的角逐。

  玩家疯狂涌入的背后,是资本对于市场的热捧。近两周左右,就有5家无人值守便利店公布融资信息,涉及总金额2亿元人民币以上:七只考拉——A轮5000万元人民币、友盒——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果小美——A轮1000万美元、阳光乐选——Pre-A轮1000万元人民币,以及猩便利——天使轮1亿元人民币,经纬中国、IDG资本、蓝驰创投、坚果资本、元璟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纷纷入局。

  

 

  盘点这些无人便利架项目,可以看到几乎每个项目的背后都有资本支持。那为什么这些大资本会竞相进入这一赛道,看好的到底是什么?

  与传统的零售业相比,无人便利架这样的新零售,颠覆了原有的“人——货——场”的交易关系链,让零售的渠道能覆盖到离消费者最近的细分场景,更进一步的拿到精准的消费大数据,从而更快速地改善提高零售运营的效率。经纬创投董事总经理钱坤就曾表示,未来零售的点应该更智能化、更小,才能降低成本同时离用户更近。

  国内无人便利架第一人——友盒创始人陈惠鲁表示友盒之所以能最早进场,就是因为他早在2015年在北京高校内做货架试点时,就意识到,只有用货架这样足够低成本的开放式零售终端,才能将渠道下沉做到极致,才能尽可能的覆盖无数个细分场景、影响到更多的人,在线下区域范围内实现规模效应,最终依靠高频、海量、颗粒度极小的精准消费大数据,做到传统零售无法达到的成本结构与动销运营。

  后来众多玩家的进场也说明了大家对于这一趋热的认可。猩便利创始人吕广渝说:“我们不是一家卖货的公司,而是通过技术和大数据等革新传统的零售模式,再通过整合和分析反推到整个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实践。”而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也认为,无人便利货架是低成本获取高价值客户流量的渠道,其上半场可能不会有太大的盘子,“我们看重的是下半场,流量变现的可能性。”

  蓝驰创投执行董事吴佳也曾表示,“办公室场景是过去没有被覆盖的,办公室货架组合覆盖了新人群新需求,提供了新效率。”颠覆的模式、提高的效率、更精细的消费数据驱动,这些都是资本方喜欢的故事,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创投的热捧。

  大浪淘沙OR百家争鸣?

  半年以来,无人便利架项目层出不穷,行业快速爆发的情形,让人很容易想到当年的百团大战、外卖大战、直播大战等等。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当下,无人便利架虽火爆,但玩家们之间竞争的难点也已渐渐浮出水面。

  

 

  友盒创始人陈惠鲁认为,“开放式货架,看起来是个门槛低、简单的生意,其实背后链条长、重运营,本质上还是要算零售的账。单纯的团购烧钱铺量的打法,如果一旦融资变缓,供应链能力与市场能力不匹配,就很容易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境地。”陈惠鲁表示,成本控制、优化供应链方面都是竞争的要点,而他认为这恰恰是友盒团队的优势所在。

  领蛙创始人CEO胡双勇有着类似的观点,“真正的难点在于规模化后的精细化运营,规模的上升会带来运营难度的指数级上升。选品、库存管理、物流、服务每个环节都要做精细化运营和阶段性优化,也越来越多地需要用数据和技术来驱动。”

  目前行业战况愈发激烈,很多背景光鲜的玩家带着大量资本入局,对于先行的创业者们不无压力。但陈惠鲁对此表示,这其实对于友盒团队是个好事,与高手过招并取得胜利,这样的胜利才最有价值,也更能激励团队。

  而资本方则认为这个行业百家争鸣的时间不会很长,蓝驰创投执行董事吴佳认为,“资本已熟悉类似外卖团购的玩儿法,在基础设施更完善的格局下,办公室无人零售行业的收拢时间会比团购和外卖更短,可能只需要两、三年时间。”

  前景在哪里?

  目前,较早进场的无人便利架项目由于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有很多都有不错的营收,像友盒一直保持月增长率近100%的迅猛速度,日流水接近20万元, 领蛙也号称月流水数百万元。

  对于未来的前景,业内玩家们均认为不仅在零售营收上。七只考拉CEO 文朝辉认为,前期通过低成本货架切入企业消费场景后,未来货架必将是流量入口。

  而友盒陈惠鲁也认为未来市场还足够大,除了要更强执行力的抢占优质客户外,还要依靠大数据和机器学习,迭代出更完善的单货架精细化运营算法。。他希望的是,最终,让机器来运营货架,系统了解每个封闭环境中每个人的喜好与消费特征,便能够自动做到更好的动销与坪效,真正在这里替代甚至超越人工价值。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