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科技资金难撑罗永浩的“野心”

“如果没有意外,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地抄袭我们。”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对新推出的产品一如既往地自信。

5月15日, 在国家体育场发布旗舰手机坚果R1之际,锤子科技重磅推出了“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坚果TNT工作站(显示器)(以下简称“TNT”)。但外界对该产品的评价褒贬不一。在手机主业“命运多舛”的情况下,TNT甚至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锤子科技的新“冒险”。

锤子科技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我们公司创始以来一直坚持做高难度动作,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值得尊敬的,也是刻在公司基因里的。我们希望能做一些努力,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不过,锤子科技COO吴德周透露,“当前的主力还是在手机上。”罗永浩也表示,锤子科技还将打造加湿器、新风机、旅行箱包、智能音箱等硬件生态。

“第二战场”

相比以往的发布会,锤子科技5月15日发布会的重点并不在手机。在长达两三个小时的发布会里,介绍新品坚果R1手机的时长仅半个小时。发布会的重点则在“革命性”产品:TNT。这被业内视为锤子科技开辟新“战场”的体现。

据悉,这款TNT产品需要和坚果R1搭配使用,采用“全局手势+语音组合输入”的交互方式,通过改变底层交互逻辑TNT(Touch and Talk)使一些场景效率得到提升。罗永浩也在发布会上表示想通过此次TNT工作站重新定义个人电脑、Office办公套件、搜索信息的方式和即时通信工具。

但是锤子科技的“重新定义”尝试在业内看来更像是一场“微创新”。数位锤粉向本报记者表示,除了TNT的类Surface Hub色彩令其独特性不够、品牌力难撑高溢价外,TNT本身的存在价值也是困惑点所在。

“在PC景气度下行的背景下,TNT的出现无疑是逆势而行。”消费电子观察人士向谨直言,“尽管TNT的交互逻辑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其对外强调的语音控制PC亮点将直接带来使用场景的限制,构成对用户既定使用习惯的部分解构和对抗。”

对于业内人士认为“冒险”的探索,锤子科技并不以为然,“语音控制一方面将带来工作效率的提升且契合用户习惯用语音转换文字发信息的使用习惯;另一方面,坚果TNT工作站也支持鼠标键盘。”

锤子科技又如何看待TNT与手机业务之间的关系?吴德周坦言,“无论坚果TNT还是手机操作系统都是为了让工作有更高效的理念,PC是一个方向,未来会去突破,但当前的主力还是在手机上。”

“命运多舛”的主业

在此次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中文品牌“坚果”今后会用在锤子科技生产的所有手机和其他计算设备的核心产品上。

这种品牌意志的统一获得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相比之下,锤子科技六年间围绕手机业务所做的探索却引起了诸多分歧和话题。

2014年5月,锤子科技发布了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各版本定价在3000元到3650元。尽管T1设计精致,让它成为了中国内地首个获iF国际设计金奖的智能手机,但因Smartisan T1在生产上遭遇了产线欠磨合、物料供应不稳定、品控标准不统一、品牌溢价能力不足等,使其不仅遭遇量产难题,也因市场反响平淡在发布后不到半年降价了1000元。

初战遇挫的锤子科技并未止步,其将目光瞄向“年轻人”,并于 2015年8月推出了面向年轻人的智能手机全新子品牌“坚果”,定价也在1000元以内。这款手机虽受到部分年轻人喜爱,但销量依旧不理想。

随后,在2015年12月锤子科技推出了Smartisan T2。T2相比T1改善了品控和部分工业设计,但T2手机不支持指纹识别功能,也没有配备USB Tpye-C接口,让部分消费者不满。另外,在T2发布前,又传出其代工厂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倒闭的消息。虽没有影响产品的发布,但也让手机的生产充满波折。

2016年10月锤子发布了Smartisan M1/M1L ,也正是在这次,锤子科技推出了大爆炸(Big Bang)、一步(One Steo)等交互方式对系统进行了关键改良。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些小的“人性化”设计,是自己选择锤子科技产品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2015年到2016年,锤子科技遭遇了诸多困境,甚至两度发不出工资,最困难的时候差点被收购。亏损、倒闭、借钱、卖身等字眼一度困扰着罗永浩。另据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披露,2016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

这个濒危的公司,在2017年迎来转机。2017年,锤子科技接连推出坚果Pro、坚果Pro2。据悉,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锤子科技卖了约200万部手机。其中坚果Pro发布6个月内就卖了100万部,成为锤子科技“起死回生”的力作。

然而,锤子科技与其他手机厂商的差距仍旧明显。据IDC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2017年首次出现负增长,而五名以外的厂商总体出货量缩减了11.7%。国内手机市场下滑更为显著,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8年第一季度放缓,同比下降8%,环比下降21%。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直言,行业驶入下行通道叠加显著的头部效应,这也意味着锤子科技这样的小众手机品牌所面临的发展大环境在恶化。

但这并不意味着锤子科技就不具备立足甚至扩大主业的契机。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当下处于手机产品同质化严重的发展阶段,差异化小众品牌如果在产品品控、供应链整合、品牌营销等方面“不出错”,再辅以设计等环节的改进,仍能够在行业立足。

“跨界”背后的资金风险

此次推出TNT,并非锤子科技首度“跨界”。

2017年8月,锤子科技获得了近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后不久,“跨界”进入空气净化器领域,推出了“畅呼吸”空气净化器。

综合奥维、中怡康数据,“畅呼吸”未曾跻身过前十大空气净化器产品之列。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检测所副所长鲁建国表示,“空气净化器属于发展前景向好的细分家电品类,布局前景可期。但出于技术储备丰富、品牌号召力强等因素,市场主要由戴森、飞利浦等欧美强势家电类军团占据,国内不乏小米这样以性价比优势实现后来居上的‘黑马’。”其续称,锤子科技布局该领域并不具比较竞争优势,难以抢占行业制高点。

据悉,此次发布的坚果TNT工作站背后是由科大讯飞、三角兽、永中等软件公司提供的技术支持,锤子科技本身的“黑科技”色彩并不显著。

事实上,坚果TNT工作站需要以坚果R1手机为主机,使用R1的计算能力处理各种信息的同时,也使用R1的闪存进行存储。此前,也有一些科技公司在进行手机与显示器连接变电脑的尝试。诸如,惠普的Mobile Extender产品、华硕的 PadFone产品等PC军团均有推出类似产品,摩托罗拉、三星等手机企业也尝试过“手机+显示器”的组合方式。

相比锤子科技的“频繁跨界”,这些科技企业更多是在手机产品较成熟时才选择探索。这也让外界质疑锤子科技的步子跨的太大,有些急功近利。

想要“跨界”,必然离不开资金支持。选择不断做加法,会否对锤子科技造成财务压力,甚至危及手机主业的发展?向谨直言,这也是锤子科技布局TNT之际不得不考虑的另一重风险。

与上次获得融资“跨界”空气净化器市场相比,这次锤子科技入局PC行业看起来似乎更加从容。近日,罗永浩在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王峰十问”对话中表示:“目前还好(锤子科技目前的资金状态),已经不亏损了,我们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是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的资金还是挺紧的。”

责编:田刚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