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地方经济>正文

争议鄂尔多斯地方债:不是规模而是内在机制问题

2014-04-29 10:36 第一财经日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内蒙古鄂尔多斯如今已深陷债务泥潭,但是否构成了地方债务危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28日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在当日召开的“中西对比视野下的主权债务危机”座谈会上,高培勇说,鄂尔多斯的地方债问题需要看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是否出手相救,需要看中央政府是不是要采取救援措施,也得看鄂尔多斯市自身的债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高培勇透露,应鄂尔多斯市政府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已组织专家开展调研。

  外界曾估计鄂尔多斯市地方债总额高达2400亿~3000亿元,而2012年,鄂尔多斯市财政收入只有375亿元。

  鄂尔多斯的地方债问题在中国具有十分典型的意义。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牵头完成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3》报告显示,2012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加总的债务接近28万亿元,占当年GDP的53%。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9.94万亿元。

  高培勇认为,此前学术界在看待地方债问题时是存在问题的。“规模只是表面现象。中国地方债问题,远远不是规模问题,而是其内在的机制问题。”

  高培勇说:“中国地方债的风险在哪?我的表述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借债人在借债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还债;第二句话是到该还债的时候没有能力还债。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为什么不想还债的人能够借到债呢?高培勇分析,因为其后面站着财大气粗的“父母”——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如果这个关系链条不说清楚,就没有办法对中国地方债下一个非常准确的、究竟有没有风险的定义。”

  联系鄂尔多斯的地方债问题,高培勇说,讨论一个特殊地方债的时候,必须要把这个地方财政体系搞明白。

  但他同时指出:“当大家都在说每个儿女背后都站着一个强大的父母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忘了,儿女太多呀!中央政府有多少像鄂尔多斯这样的地市级政府?”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系主任安体富认为,地方债问题突出,根本原因在于财政体制问题。“突出表现在财权、事权的不匹配。”安体富说,一方面是收入层层上收,另一方面是事权层层下放。造成地方政府行为严重扭曲,干那么多事,又没钱,办法只有三个:卖地、借债、乱收费。

  “所以,中央政府到底干什么、省一级政府干什么、地方政府干什么,必须要明确。”安体富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成说,在鄂尔多斯的地方债问题上,中央政府究竟要负多大责任?地方投资者和地方政府究竟要负多大责任?事先没说好,最后就会导致道德风险的问题,“如果事先有体制来保证,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债务风险。”

  我国地方债问题日益严峻,是不是就禁止地方政府借债呢?高培勇认为,地方债是一个很特殊的问题,一方面要允许地方政府发债,同时又不能让地方政府乱发债,前提就是健全地方财政体系。

  “目前条件下怎样健全地方财政体系,意见并不统一。所以有一个妥协性的办法,就是让地方政府发债,但又要由中央政府去监控。一个办法是地方政府发债,由中央政府代发;另一个办法是地方政府发债经中央政府审核之后由地方政府去管,这两种办法结合着使用。”

  高培勇认为,“不能因为中央政府财力多了就上收事权,这个逻辑关系应该是倒过来的”,什么样的事权是中央的,什么样事权是地方的,三中全会的文件写得很清楚,就是凡是涉及到全国性的公共事务由中央管,凡是涉及到区域性的公共事务由地方管,凡是中央和地方之间区分不了的公共事务应该由中央和地方共管。

  高培勇说,在一个变化的年代,把某一方的事权界定为中央管,或者界定为地方管,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责任编辑:贺超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