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评论>正文

应严禁高污染产业再祸害西部

2013-01-17 10:37 中华工商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最近几天来,华夏大地遭遇了一场亘古未有的特大雾霾灾害。“霾”覆范围之大出人意料,从长城内外到大江南北,从千万人口的大都会到荒僻的村庄小镇,无不被阴沉肮脏的雾霾所笼罩。雾失楼台,霾迷街路,令人胸闷喉涩气促。在家的不敢开窗换气,外出的需要口罩覆面。老人儿童患病者剧增,医院就诊者排起长龙。

  其实,这是大自然释放魔法向人类报复。长久以来,人类把它当作垃圾篓和痰盂,肆意排污,竭泽而渔,折磨得地球千疮百孔,把它逼急了,于是它就火山爆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人类抛向它的垃圾反扣回人类头上。于是,雾霾之外,我们还看到沙尘暴、旱灾、涝灾、酸雨、桑拿天,等等反常气象。

  专业人士已经告诉我们了,“霾”中含有的有害物质,来源于汽车尾气、石油和煤等碳物质的燃烧活动,以及工地扬尘等。而在我国,产生这些物质的来源恰恰十分庞大:汽车洪流弥漫大街小巷,高大烟囱如森林般耸立大地,铲去农田毁掉森林后建起的工厂矿山星罗棋布,商铺居室刚刚装修完又要拆掉重来。总之,越是污染的工业,越是经济支柱;明明是无法容纳的汽车洪流,人们还是割舍不去。

  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居有其屋出有车、通衢大道快哉行、锦衣玉食走天下的家园梦、汽车梦、中国梦等等,必然要伴随污水横流、毒气弥漫和尘土飞扬?能开宝马却喝污水、能住别墅却被熏死?舍此无他选择?

  其实,这两者之间,并非是舍刺即彼的对立关系。不仅协调平衡两者关系成为共识,而且在时间和空间两个方向上,我们可以寻找避撞的空间。关键是有人把高昂的经济产值数字当成国民幸福的全部,眼里只有“世界工厂”而没有“世界花园”,只追求政府财税的高收入,而怠于提高纳税人的收入,漠视污染对生命健康的伤害;把发达国家走过的客观过程当成了客观规律,重复过时的工业模式,而不知道寻找自己的捷径,一味毁田拔苗盖工厂,挖煤烧炭扬灰尘,专门承接别过淘汰的产业,钱别人赚,伤痕留自己。

  于是,生产同样的产值,中国煤炭石油的燃烧量是美国的4倍,是日本的7倍。到处炉火冲天,喷云吐雾,空气中不是硫就是氮、就是酸,比例越来越高。矿难、污染事故此起彼伏。据报道,珠三角地区九个城市中,每万名新生儿中就有276人出生缺陷;长三角地区的癌症患病率逐年提升。

  诚然,城镇化需要钢筋水泥等,但是,国民幸福还包括吃饭穿衣,还需要青山绿水和树荫草坪,还需要生命安全。目前的产业模式是钢筋水泥压倒一切,以至于连新疆这样严重缺水的地方,也要耗费宝贵的水资源去挖煤、发电、煤制油,等等。为了把煤油等到内地,又要花费巨资修建漫长的铁路。可叹在东部污染遍地的产业,又要移污新疆了。

  其实,这些宝贵的水,完全可以种植马奶子葡萄、哈密瓜、和田玉枣、库尔勒香梨、长绒棉和高质西红柿等。所有这些农产品,口味质量都远远高出内地产品,中国也只有新疆能产出这些瓜果。新疆出产这些瓜果越多,国人就越有口福,当地农民就越富。能吃到优质瓜果,其幸福感是钢铁水泥代替不了的。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喊了30多年的口号,相信许多人都会深信不疑。但是,如果与发达国家做一个比较,就会发现,西方国家产值比我们高,但货物运输量远低于我国:美国2011年铁路运量6亿吨上下,而我国早在2007年就已经达到31亿吨;公路更是如此。形成了“愚公移山”式的运输规模。我国高运输量与低产值的反差,其实是高耗能的重化工产业的副作用。

  遗憾的是,这样的高运量、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虽然在东部受到到淘汰,但击鼓传花转移到了西部。于是,适合种瓜果但缺水的新疆,热衷于用水挖煤发电;山清水秀但耕地奇缺的贵州,不仅到处毁地开发工业园,而且还要在崇山峻岭间大修特修高速公路,甚至要通到每个县!如此下去,山河谁能保不污染,水土谁能保不流失?!(记者 李富永)

责任编辑:任鑫恚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