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财经新闻>正文

温州公车改革遭遇多重拷问 专家忧钱也拿车照坐

2012-07-09 13:12 新华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市管干部不再配车,处级每月最高车补3100元……全国陆续推进的“公车改革”中,温州车改因“大刀阔斧”备受关注。高额“车补”是否涉嫌变相福利?上千辆公车拍卖如何不被“贱卖”?褒贬不一的民声,反映了地方车改的复杂和艰难。

  专家指出,近年来各地公车改革措施不少,但也滋生了“钱也拿、车照坐”的新问题。温州车改的办法能否奏效,关键在于能否“关住后门”。

  “创薪”之惑:“补贴”标准谁说了算?

  从科员、办事员到正县实职分7档,每月最高补贴3100元。与国内一些进行车改的地区做法类似,温州车改也采取了货币化补贴方式,但最高补贴额度创新高。一些网民质疑,3100元的车补,已经超出一些人的月薪。这个补贴标准是如何制定出来的?是否有借改革之名搞“创薪”?

  此前,杭州的车补标准是,部、委、办、局正职每月2600元,但补贴、留车可自由选择。宁波市部、委、办、局正职每月补3000元,也可自由选择补贴或留车,副职每月2800元。广州市天河区部、委、办、局正职每月2800元。

  对此,温州市有关领导表示,此次温州车改除省管干部用车、执法执勤用车以外,所有公车“一刀切”,车补标准是从温州的市情实际出发,以总体节省15%为总目标倒算,结合当地的生活消费水平,“3100元的最高标准在全市89个车改单位只占20%。”

  温州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车改办主任陈波介绍,温州公车改革在全国首创拉开车补差距,实行细化、差异化补贴,根据各单位日常用车的“使用率”,分三类区别对待。车补标准确定经过严密的评审程序,市车改领导小组终审后才确定。

  温州市经信委某负责人坦言,人们对公车改革的期望值很高,但对大多数干部来说,毕竟公车象征一种待遇。车改已经是大方向,用差异化的补偿,能相对避免“一刀切”的弊端,减少改革的阻力。

  长期关注中国车改问题的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认为,车补标准是当前社会舆论最为关注的问题,也是人们判断公车改革诚意几何的重要标尺。一方面,一些地方较高的车补标准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另一方面,改革会触及干部的既得利益,让掌权者“向自己开刀”难度可想而知。制定多高的车补才是适当的,显然有个科学测算和公平透明的问题。

  “贱卖”之疑:公车拍卖均价不到5万元?

  根据温州车改办法,除省管干部用车及执法、执勤车外,温州将拍卖所有公务车。6月24日,首批215辆公车顺利拍卖成交。成交价总计1059.48万元。其中,成交价最低的仅5000元,最高的17万元,平均每辆成交价4.67万元。

  上亿元公车处置拍卖收入为公车消费“明显减负”。然而,也有人提出这次拍卖,是否有变相贱卖公车之嫌?温州车改办处置组组长黄晖介绍,外界质疑起拍价定得太低,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之嫌,这可以理解。其实,为了卖个好价钱,我们也想了不少办法,将起拍价定得较低,为的是营造人气,吸引更多的人参加拍卖。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为了确保公平,温州市找的车辆评估机构是有资质的专业单位,执行拍卖的拍卖公司非车改办指定,而是通过招投标确定,所有拍卖的车辆事先公开展示,人人皆可报名参加拍卖,而非专门针对公务员。

  陈波介绍,到目前为止,两次拍卖的420辆公车中,平均车龄达9年,10年以内的占31%,平均行驶的里程达19万公里。车型主要是雅阁、桑塔纳、帕萨特、别克君越等,这些车子大都面临淘汰更新,“有这样超过预期的拍卖结果,我们感到满意。”

  “关键是改革方案制定要公开透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如何让我们相信公车拍卖不是在公车贱卖?相关的制度设计和程序问题,需要改革者精密安排、统筹设计、公开透明,像公车拍卖所得的去向和用途,是广大百姓关心的,应该有本明明白白的账。公车改革,既不是作秀,也不是贱卖,而是实实在在的良性改革。

  “效率”之问:“一卖了之”会否影响正常公务?

  车改在继续,质疑仍发酵。其中一大问题就是,温州车改最大的特点就是“关上后门”,不论官大官小,一律取消市管干部公车。对改革进程而言无疑是一剂猛药,但会否因为车改“用力过猛”而影响行政效率?

  温州车改方案制定中,特别提出了“近程货币化,远程市场化”的原则,就是近程交通通过货币化补贴来解决,远程的公务活动通过市场化租车形式来解决。然而,“远程市场化”这一“看上去很美”的制度化安排,是否真的行之有效?

  记者了解到,在公车改革中,根据“远程用车市场化租车”的思路,温州市决定在国有市交通运输集团新组建一家国有“温州市公务用车服务有限公司”,由该公司专门负责为公务人员提供远程租车服务和市内重要公务、大型活动、应急突发事件处置等用车服务。

  从制度设计上来说,可以弥补公车改革后,正常公务活动的用车需要,但这家公司是否涉嫌“垄断”,也有公众质疑。

  据调查,该公司的车源主要来自公车改革处置下来的好车,它由政府按市场评估价直接卖给公司,不进入市场拍卖。陈波解释,当前的考虑主要是国有企业不单纯以盈利为目的,在应急公务、安全行车、保密纪律、工作考核等方面“抓得住”。“下一步公务用车服务会走市场化的路子,不排除搞多家企业参与充分竞争。”

  专家指出,温州车改的思路具有一定突破性,随着改革深化,还应寻求治本措施,根治“车轮腐败”。地方车改要及时根据各方的监督意见和建议,对方案、细则进行动态调整,在考虑地方经济差异的背景下制定好的制度。(“新华视点”记者张和平、陆文军) (来源:新华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