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财经新闻>正文

深圳地铁头等舱被指嫌贫爱富 差异服务脱离现实

2012-07-10 09:06 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深圳地铁将设头等车厢,票价翻倍保证有座”的新闻最近引发热议,支持者赞赏“服务细化、选择多样”,反对者大呼“坐个地铁也分等,心都碎成玻璃碴了”。即便深圳市轨道建设办三部部长周丽随后澄清,并无“VIP车厢”计划,而是构想在机场专线上设立“大件行李专用车厢”,但质疑声也仍未平息。“VIP”也好,“大件行李专用”也罢,香港地铁早有先例,深圳的跟进为何引得民意汹涌?又该怎么看待公共交通的“差异化服务”呢?

  深圳地铁嫌贫爱富?

  上周,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轨道交通建设办公室主任赵鹏林提出了“未来地铁服务要走个性化路线”,称要“分等级”,满足不同层次的人的需求,比如尝试有座位的地铁票服务、设立可以放大件行李的车厢等。分等级、花钱买……这些措辞让很多人不淡定了。深圳地铁由此被套上“嫌贫爱富”的帽子,事实真的如此吗?

  “头等车厢能给去机场的人更多选择”

  谢宇野(南方都市报深圳版记者):一些报道会给人造成“原本就很拥挤的深圳地铁要占用自身车厢作为头等车厢,导致大家坐地铁更挤”的印象,这是不正确的。只有11号线有特殊车厢,而且车厢是用“挂”的,属于额外增加。这条线算是我们的“机场线”,但和北京的“机场线”不一样,它中间停的站很多,大概有17个站。所以准确来讲,与其说是“机场线”,不如说是速度比较快的城市地铁,只不过终点在机场而已。

  北京机场线单独售票,车厢都是特别设计的,大家都有座。但11号线如果做成类似北京这种专门的机场线,客流量又没有那么大,就有点浪费,所以它就有了一个“兼顾”的功能。如果需要“机场线”的环境,就去专门的车厢,两倍的价钱我估计能和北京的机场线差不多。如果你行李不多,或者本身地铁人就不多,也就不必特意去那个车厢了。从这个角度考虑,反倒是给去机场的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不是吗?

  香港做法水土不服?

  “头等车厢”在香港早有先例,连接尖沙咀和深圳的东铁线上的头等车厢,票价相当于普通车厢的两倍。乘客在“头等核准器”上刷八达通卡即可进入,也可在售票机购买头等单程票。深圳向“邻居”香港学习,收双倍车资,为乘客提供不一样的个性化服务,怎么就这么不受待见?

  “学香港之前,首先要提升运力”

  戴方时(深圳电视台体育频道体育新闻编导):这个构想也是想让深圳地铁更有特色,我考虑更多的是细节,比如说那两节车厢里“保证有座”,怎么保证呢?毕竟不是直达机场,中间那么多站,坐车的人应该不会少。非高峰时段当然没必要特意去VIP车厢,高峰时段,保不齐会有不是要赶飞机但想要座位的人去买高价票。买高价票的人比座位多,那不就有人没座位了?是凭机票才能买高价票,还是让没座位的人等下一趟车?

  说向香港学习,我不反对。但香港的地铁设计合理,换乘方便,从来不会很挤,也不用绕来绕去的。学香港之前要有一定的基础,深圳目前这个基础还不够。包括“北上广”在内,内地的地铁都还没先进到能谈“差异化服务”的程度。

  目前最理想的状态是车多一些,然后给有需要的人留个有座车厢。现在大部分地铁都是七八分钟一班,缩短间隔、多加些班次、提升运力是首先要做到的。否则细化服务却以牺牲舒适度或者让使用者付出更多成本为前提,那还不如不做。

  差异服务脱离现实?

  “看上去很美”的差异化服务,重要前提是充足的运力。若运力本身就不很充分,想照顾到各种人群就更困难了。想像一下北京地铁的早晚高峰吧,八通线能把人从“壮士”挤成“烈士”;天通苑没半小时连门都摸不着;西直门简直是个“大麻花”,换个车要上上下下“九转十八弯”……在大家挤得头晕脑胀时,这服务还“异”得开吗?“细”得了吗?

  “高峰期什么服务也不如顺利上下车”

  谭鹏(外企员工,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压力山大”的五号线和十三号线):如果北京地铁也有这样保证有座的“VIP车厢”,别说是两倍的钱,三倍我也愿意。才六块,上下班也就是个打车的起步价。但谁都知道不可能——运力在那儿摆着,不可能拿出一个车厢来“浪费”。“VIP”车厢、设行李区这样的想法都不错,但就北京地铁明显不足的运力来说,都是空谈。

  之前网上有讨论能不能让导盲犬上地铁,我个人觉得应该允许。但实际情况是人都挤不上来,狗能挤得上来吗?高峰期什么服务也不如让你顺利上下车管用,非高峰期大家也不需要这种服务。反正车厢空,行李爱怎么摆怎么摆,怕狗的人躲远点就行。你看二号线,服务都是一样的,但是每天坐二号线上班的人幸福指数肯定比坐五号线的高啊!

  运力不容易解决,那就只能想办法调节客流。地铁是不是应该用票价来引导大家错峰呢?早晚高峰票价稍微贵一点,多少“错”掉一些不是非要这个时间段出门的人。我觉得用票价调节客流比用票价保证座位来得靠谱。

  如何对待特殊群体?

  围绕深圳地铁的争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们难以接受乘坐地铁也变得像商品买卖一样,多花钱就能多占有。公共资源的分配需要均衡化,但“均衡”不等于每个人享受到的服务都一模一样完全“均等”。一些特殊群体,比如残疾人得到的公共服务、占用的公共资源可能比普通人要更高级一点。如果这些有特殊需求的人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并愿意为多占的资源多支付费用,那么这种措施也无可厚非。如果未来地铁运力有了提升,你支不支持“特殊车厢”呢?

  “‘VIP’车厢能给孕妇解决不少麻烦”

  王岚(“准妈妈”,因为怀孕,从“地铁族”变成了“打车族”):好多人都不喜欢这个“VIP车厢”的想法,大家一看到“双倍票价”就把这件事跟“有钱人”联系起来了。其实真要是有钱人,谁去坐地铁呢?我以前坐一号线上下班,今年怀孕之后就改打车了,真是不敢去挤啊!但打车的代价除了花钱多之外,每天至少要少睡半个小时,给堵车准备好“提前量”。

  一次我看到网上有人抱怨说“怀孕了就别出来挤车,给别人添麻烦,出了事算谁的?”心里挺难受的。中国现在多少家庭能让妻子当专职主妇,大部分都还是双职工吧?怀孕了也得上班啊!也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车。地铁里有专门给残疾人用的电梯,为什么不能照顾一下孕妇呢?坐地铁的孕妇不会比残疾人少吧?比我们家经济条件差的人肯定还有,一天好几十块钱的打车费也是个不小的开支呢!所以北京地铁要是真有“VIP车厢”也不错,能给我这样的人解决不少麻烦。

  较真

  这,才是乘客需要的特殊服务

  同济大学交通工程系杨晓光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飞机火车相比,地铁客流量要高出许多倍。当下的运能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差异化服务无从谈起。在完善基础公共服务方面,地铁公司可以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比如加强时刻信息服务、让换乘更加便民、以传送带连接较远站台、缩短车次间隔、一段时间内免费等。

  在日本,普通的地铁上并没有VIP车厢,但差异化服务依然做得很好。每个车厢都有一个角落,为残疾人士、老人、小孩、孕妇提供方便。还有粉红色标志的女性专用车厢,上下班高峰的时候,男性是不允许去女性车厢的。大城市的地铁非常拥挤,老人、病人、孕妇等弱势群体很难去争。为公众提供普惠的基本公共服务,并不妨碍为特殊人群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主笔:魏婧 张棻

  回放

  有专座≠VIP

  “头等车厢”说法沸沸扬扬的随后一天,深圳市轨道建设办三部部长周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1号线速度达到120公里每小时,如果只是作为机场专线,难以弥补运营成本。作为折中方案,地铁公司决定设立两节车厢,有专座和大件行李的摆放位置。这两节车厢将采取柔性管理的方式,外形与普通车厢一样。如果运行流量不如预期,可改为普通车厢,如果受到欢迎,也可以扩为三节或四节车厢。

  深圳地铁的官方网站上,介绍了二期工程5条线路自去年6月28日起一年以来的运营情况。总计运送乘客近7亿人次,日均客运量近210万人次,地铁正逐渐成为深圳人新的生活方式和出行习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