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财经新闻>正文

茅台高库存:十年来头一遭 老总们亲自出门拉客

2013-07-12 17:40 钱江晚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在高档酒市场, 53度飞天茅台一直是一个神话。价格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两百元,再到2011年最高价2000多元,茅台酒的财富神话堪比房地产。

只涨不跌,流通变现快——以“茅五剑”为代表的等高档白酒,还有中华烟等,曾很长一段时间被视为“硬通货”。

但往日的风光,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去年下半年中央强调作风建设,出台八条规定严禁公款吃喝。随后浙江发布六项禁令,明令禁止政府部门间送礼。

一级经销商老总

亲自揽客

茅台高位跳水,这两天依旧在上演。

昨天打开酒仙网,记者发现,贵州茅台全系列酒全部下调价格。其中,最经典的高端53度飞天茅台降至1099元,前一天是1280元。

这是截至目前,茅台官方授权的销售渠道中的最低价格。茅台官方网店53度飞天价格还是1519元,降幅近50%。同一天,京东商城飞天茅台53度已经跌破1000元,每瓶999元。

而在实体店,杭州万象城的OLE超市,53度飞天茅台的标价1280元。

“价格都是标标的,现在(茅台)价格乱得很。”省内一家大型酒业负责人朱先生直言,他家门店53度飞天茅台标价1519元,实际售价分好几种:一般在1000元出头,碰到团购或者老客户,1000元不到也勉强出货了。

“现在能出货就很好了,(货)多放一天资金就多压一天。”朱先生说。

朱先生是茅台的一级经销商,直接从茅台厂家拿货,最近茅台给他的批发价是990元(出厂价有时候会调整)。算上人工、物流、营销人本,现在基本是卖一瓶亏一瓶。

名酒行情中,单位三公消费用酒占了30%;剩下的60-70%是中小批发商、商超,这里头,酒店、经销商等也会多少和三公消费有各种联系。

朱先生很怀念往年盛况,“前几年公司业务员根本不用走出去,客户都会送上门来。价格越高,货越紧,一些单位和经销商还托关系来抢酒。”

而现在,连老总自己都出门拉客户去了。

“7月,是传统的白酒销售淡季,加上手头这么多存货,想想晚上都睡不着。”杭州另一家“茅五剑”特约经销商杨先生也是满肚苦水。现在,他公司的茅台、五粮液库存已经堆满了仓库。

“茅台出现库存,量还那么多(具体数量不肯透露),十几年来第一次碰到。”杨先生从业十多年来,经历了茅台的一路雄起。2010年最疯狂的时候他也赶上了,现在的情形恰似“冰火两重天”。

下游的经销商也不给力:他们怕担风险,不敢压货,有了顾客才到上一级订货。“转嫁了风险,对我们上游来说,可不是好事。”杨先生说。

一级经销商一方面在补货,一方面又在抛货,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中。

茅台囤酒客割肉

望风而逃

在高档白酒市场,囤酒客是个很活跃的群体,一有风吹草动就扑腾。

丁民(化名)是茅五剑的三级经销商,今年春节他将手上50件(每件12瓶)53度飞天茅台,以每瓶1000元的价格出售。

这批茅台酒他是在2011年以1800元的价格入手的。也就是说,这一出手,不算利息,至少亏损了48万元。

“熬不牢了,手头资金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头。”他很无奈。

“茅台价格稍有下跌,今年很多之前的投机客都望风而逃。”浙江一家大型酒类连锁的高管说,特别是春节前很多投资客出货都出疯了。

多年以来,53度飞天茅台一直是投资客们的最佳囤货标的,囤53度飞天茅台的人远多于52度五粮液。

囤茅台的人中,有一批炒客,他们是最不稳定的因素,现在都极力往外抛。

从2009年之后,尤其是2010至2011年53度飞天茅台价格急拉升之时,很多投机客疯狂涌入。至于囤积量,少则几件,多则上百件。

业内有种说法,茅台是以政务消费为主,而五粮液主要是商务消费,大家觉得“三公”消费非常稳定,政府是旱涝保收的,反而商务消费要受到经济周期波动的影响,所以囤茅台的人要多得多。

“现在要么割肉,要么就趴着不动。关键看你的资金链,如果是借了钱来炒的,肯定摒不牢的。”这位高管告诉记者。

“以前行情好的时候,经常有人托关系来买酒,现在反过来是托关系来要求帮忙卖酒。”杭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档白酒经销商马先生感慨。

回收商吐槽

固定大客户不见了

地下回收市场,也是高档烟酒景气与否的风向标。眼下他们的日子也“一塌糊涂”。

李老板的烟酒回收店位置选得很巧妙:和杭州某个区政府只隔一条马路,旁边还有几家大单位。门店也摆了些烟酒,那是装点门面的,生意的大头是回收后再倒腾出手。同时他还自建了一个网站,公司化运行。

李先生做烟酒回收生意已经七八年了。“数今年行情最差,半个月才倒出去两瓶(茅台),还是贱卖。”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的生意就不如以前那么好。店里好几天没做成一笔生意,不仅没有人拿烟酒过来兑换现金,连进店购买高档烟酒的人都比往常少了很多。

“你手头有货吗?我们可以上门收的。”李先生抓住一切机会。不过他的回收价格也不高,53度飞天茅台800元,相当于超市零售价的6折,52度浓香型五粮液回收价500元,折扣低至4折。

“今年这生意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记者在某回收网站联系到一位“刘先生”,地址也是杭州,他的简介写着“回收各类礼品、高档烟酒、虫草等”。最近他把小区的门市部退了,为了省成本改到网上经营。

往年他颇有几位固定的“大客户”,估计是大企业的高管之类,还有几个是亲戚介绍的单位干部,一到年节家属就拿来高级香烟和名酒,但今年都没了动静。

“现在中央紧抓反腐倡廉,很多人都不敢在风口浪尖上收礼了。”这位刘先生开始调整业务,他把iPad等数码产品也纳入回收范围。

在杭州萧山,送礼很流行烟卡。烟卡就是提烟券,不仅能拿烟,还可以到烟店里方便地换成现金。说白了,烟卡就是烟店售出的充值卡。

现在,风头紧了,烟卡的“含金量”大大缩水。记者了解到,以软壳中华为例,2字头的市价600元一条,如果要到门店提现,现在要每条扣50元,相当于打了九一折。而去年,只需扣30元(相当于九五折),早些时候,只要扣15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