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布“史上最大”税改方案 或造福少数最富者

2017-09-29 08:4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报道 驻美国特约记者 王斯卫 记者 李晓骁】早前已被媒体曝光大部分内容的美国税改计划当地时间27日正式公布,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是“史上最大”的税改方案。据彭博社28日报道,税改计划建议将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9.5%降至35%,但交由国会决定是否为最高收入者设定更高的税率;企业所得税从目前的35%下调至20%。专家表示,这一方案是共和党内妥协的结果,要成为法案还需美国国会的批准。而付诸实施之后,它能否为美国吸引跨国投资、给美国企业带来红利,还有待观察。

  共和党内妥协的结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根据税改计划,企业所得税将降至20%,低于工业化国家22.5%的企业税平均水平,税赋由转由合伙人缴纳的公司(pass-through businesses)最高税率从39.6%降至25%。特朗普称,共和党的税改计划将创造“革命性改变”,中小企业税率将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低。

  CNN称,目前美国跨国公司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时,美政府对这部分利润征税35%,而税改计划要求转为“领土制度”,美企的海外利润将不再受到美国税收政策的限制,只适用于所在国政府的税制。

  个税方面,将从7个税级简化为3个,分别为12%、25%和35%。这与今年4月白宫发布的“三档税级”一致,但最低个税由此前提出的10%上调到12%。税改计划还包括取消遗产税、替代最低税(对高收入者征收的最低纳税标准)等。“美国之音”的报道称,这些措施将惠及高收入者。

  此前特朗普一直坚称要将企业所得税降低至15%,但没有达成所愿。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15%这个门槛在共和党内部没有形成统一意见,最后公布的20%这一数字显然是各方妥协的结果。他表示,税改是特朗普竞选时的纲领性内容,主要目的是降低企业成本,振兴制造业。

  税改能振兴制造业?

  “美国之音”称,共和党控制着白宫和国会两院,这给该党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改革税法的机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认为,“这是我们一代人才有一次的机会,可以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我们的税法。我们能够释放经济潜能、推动增长、吸引就业机会、提高美国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商业内幕》网站称,制订税改计划的人表示,中小企业推动经济和社区的发展,应该为他们减税。然而这一计划真正受益的是大公司,中小企业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税改能否给美国带来投资,并提升美国企业竞争力?赵锡军表示,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设立经济特区、开发区等吸引外资,税收优惠是重要的政策之一。通过推出“三免两减半”等优惠政策,并借助配套措施,成功吸引大量外资进入中国,可见减税是有效的。但是,一个企业选择在哪个地方经营、能不能取得成功,有很多的因素。如果单靠税制改革,没有其他条件配合,成功几率不高,对美国企业竞争力的提升作用有限。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这一税改版本获得国会通过,对制造业回流、吸引跨国公司投资是有帮助的。但税改只是一个方面,关键要看综合成本,比如环保、人工成本等因素。另外,国家之间也存在动态博弈,美国减税,肯定会对别国造成冲击。实际上,爱尔兰、冰岛等国都在紧盯美国税改计划,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这样一来,对于投资者和跨国企业来说,美国减税的红利将被抵消,降低跨国公司转移制造业的冲动。

  10年财政收入减少5万亿

  《华尔街日报》称,共和党表示,减少税级并下调个人所得税税率,废除遗产税等,能给美国中等收入家庭带来福祉。但“美国之音”称,不少民主党人表示反对,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称,共和党的这个计划“将会给最富的美国人带来巨大意外之喜,而给最需要帮助的中产阶层纳税人几乎没有带来任何帮助。”

  《商业内幕》网站称,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多达43%的成年人过去一年曾经历入不敷出。CNN称,根据美联储27日公布的报告,美国财富不平等问题正日渐恶化。美国1%最富家庭掌控全美38.6%的财富,收入占全美家庭总收入的比例达到创纪录的23.8%。赵锡军表示,理论上来说减税可能刺激一部分消费,但消费的前提是有收入,因此对最穷的人和最富的人,减税对促进消费作用不大,日后的效果如何还不明朗。

  此外,《华盛顿邮报》称,如此大规模的减税会使美国政府在未来10年内减少5万亿美元财政收入,但特朗普没有回答对减少的这部分钱怎么办。特朗普认为减税能加快经济增长,产生足够的收入弥补短缺,经济学家表示,这种想法是“一厢情愿”的。

  宋国友认为,虽然不是一次性减少5万亿美元,但这一数字非常大。据统计,目前,美国国债约20万亿美元,2016财年美国公共债务占GDP 77%。宋国友表示,美国必须提高国债、压缩其他领域开支来弥补亏空,但由于美国债务太高,这种方式能不能健康发展是有疑问的。▲

责编:贺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