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万欧元打造芬兰“中国商城” 失败背后调查始末

2017-11-01 15:04:00 环球时报 张蕾 分享
参与

  

  

  图说:2007年中国商城在芬兰开业(下图),当地人在商城购物(上图)。

  【环球时报驻芬兰特约记者 张 蕾】针对轰动一时的中国商城在芬兰遭遇“和平时期最严重搜查”案件,赫尔辛基上诉法院维持一审原判,再次引发海内外关注。中国商人王家驻2006年投资600万欧元筹建的芬兰中国商城项目,在芬兰执法部门一次执法后血本无归。赫尔辛基上诉法院虽然承认了执法机关有“过度执法”嫌疑,但拒绝对王家驻进行赔偿。《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王家驻以及涉案的相关人员,还原事件全过程,为准备来芬兰投资的中国商人提供前车之鉴。

  还原事件:150名警察打碎芬兰投资梦

  芬兰《赫尔辛基时报》、芬兰广播公司Yle网站等媒体近日报道称,赫尔辛基上诉法院当天下达判决,驳回芬兰科沃拉中国商城投资人向芬兰官方机构索赔数百万欧元的诉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宣判一周后,当《环球时报》记者再次见到温州商人王家驻时,10年前他初到芬兰投资时意气风发的神情已毫无踪影。他向记者回忆了到芬兰投资的经过。

  早在2005年,芬兰科沃拉市政府大力推广“创新铁路”项目,欲将西伯利亚铁路与中国国内铁路实现对接,坐落在芬兰东南部的科沃拉是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站。巨大的商业空间让王家驻决定到科沃拉创建中国商城。2006年,王家驻投资600万欧元,目标是要建造一个北欧最大的中国商城。2007年9月20日,中国商城在锣鼓声中开业。一时间,到中国商城来考察商机的中国商人络绎不绝。

  然而芬兰官方的一场突击搜查改变了中国商城的发展轨迹。王家驻至今记得当天的情形。2009年11月11日上午11点多,芬兰边防局联合芬兰税务局、警局和海关,对科沃拉中国商城进行突击搜查。两架直升飞机,150名边防警察的行动规模在芬兰和平时期前所未有。芬兰各大媒体都对此事进行广泛报道。王家驻因涉嫌组织非法移民,伪造文件及偷税漏税而被逮捕。

  王家驻之所以被怀疑组织非法移民,是因为芬兰驻北京大使馆反映的线索。边防局的萨米·帕依拉队长是这次突击行动的组长,他介绍芬兰边防局早在2009年5月就启动对中国商城的侦查。在2006至2009年,与王有关,以到中国商城考察或经商为由而向芬兰驻华使馆递交的居住许可申请多达940份。然而,不少人因此获得签证来到芬兰的中国人士在入境芬兰接受边防检查询问时,对自己将要去的目的地等信息一无所知。边防局怀疑中国商城有可能是用来隐藏人口贩卖之类犯罪活动的幌子。帕依拉队长在接受《赫尔辛基日报》等媒体采访时说,突击搜查行动时边防局“做好了有可能找到人口贩卖受害者的准备”。然而这样的受害人并没有被找到。

  2010年2月10日,芬兰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判定以虚假信息获得居住许可的行为不构成非法移民罪。当天,芬兰边防局停止对王家驻涉嫌严重非法组织移民的侦查,王家驻被释放。至此,他已被关押81天,但侦查机关对王家驻涉嫌严重伪造文件和严重偷税漏税的侦查还在继续。2011年3月31日,地区检察官对王涉嫌的三条罪名做出不起诉决定,侦查工作至此结束。2011年6月,中国商城的资产被当地的Osuuspankki银行拍卖。

  4年维权:获得政府赔偿希望渺茫

  芬兰的《科沃拉日报》、《晚报》等媒体纷纷对中国商城一案进行报道。《科沃拉日报》于2012年1月28日发表题为“对中国商城突击搜查的解释仍迟迟未到”的文章,称“芬兰边防局试着用各种方法拖延时间来让公众忘记此事。侦查机关早在2010年5月就做出了停止侦查的决定,但在一年之后,2011年5月才对外宣布”。

  恢复自由身的王家驻已无力挽救中国商城项目。因为他和其他管理人员入狱,前期投入的资金、人力和物力都打了水漂。2013年9月,王家驻通过律师向赫尔辛基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芬兰政府赔偿440万欧元的经济损失。

  2015年10月15日,赫尔辛基地区法院下达了王家驻索赔案的一审判决,认为芬兰边防局和税务局当年有理由启动对王的侦查,王未能证明两者因其在侦查过程中的行为对他负有芬兰“损失赔偿法”中所规定的赔偿责任。

  王家驻不服一审判决,当即向赫尔辛基上诉法院上诉。2017年9月15日,赫尔辛基上诉法院下达判决,维持一审原判。然而二审判决书也指出执法机关的不当行为:侦查机关明显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开展调查。对此,王家驻的律师尤基宁先生认为“很明显,二审判决的措辞经过深思熟虑,上诉法院显然为我们向芬兰最高法院上诉留了一扇门”。

  对于此案,芬兰政界内部也意见不一。2013年,时任芬兰司法部长的约瑞·林德斯特罗姆先生就曾致信芬兰议会,要求在侦查期间任内务部长的派薇·瑞塞恩女士就边防局对中国商城采取大规模搜查的行动给予解释。他称“此次突击检查是芬兰和平时期最严重的,多个人的生活因此被毁坏”。

  前科沃拉市市长阿依莫·阿赫蒂是本案的证人之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阿赫蒂认为官方对中国商城的行动含有种族歧视的成分,“如果王家驻是一名德国或者法国商人,那么可能就完全不会受到非法组织移民的指控”。

  本案的另一位证人,前科沃拉市下属的发展公司总经理茜尔库·塞依拉女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侦查机关在采取突击搜查前,完全可以先到科沃拉市政府来了解情况。当年给中国人发邀请函来科沃拉考察的,是科沃拉市政府下属的发展公司,而不是王家驻。每一个来科沃拉考察的中国商务团组都由她亲自到赫尔辛基机场去接送,这些来访者信息都在“一个按钮背后”就可以查到。

  投资提醒:芬兰到底值不值得信赖

  接下来怎么办?上诉还是不上诉?面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63岁的王家驻陷入了沉思。回顾这些年在芬兰的经历,王家驻对芬兰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可信赖度大打折扣。他提醒今后有意去芬兰投资的中国商人需要小心谨慎。

  《赫尔辛基日报》称,中国作为上升中的经济巨人频频见诸芬兰报端。几乎每家企业,每个地方政府都在思考怎样才能从“中国现象”和与之相关的致富计划中获益。对于芬兰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令投资者信赖的投资地,尤基宁律师说,他相信芬兰还是有着完善的法律基础。首先,芬兰宪法规定私人财产不可侵犯。其次,芬兰有“有限责任公司法”“会计法”等一系列专门法。而如今,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普遍看好北欧的高科技领域,中国不仅和芬兰,也和北欧其他国家有经贸合作,互补性都很强,未来发展空间也很大,如何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合作,是各方都要考虑的问题。

责编:陈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