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各种睡眠生意正兴起 “睡眠经济”受追捧

2017-11-09 09:43: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忙于工作和家务,不知不觉睡眠时间少了,或许不少人有着这样的烦恼。最近有观点指出,如果睡眠持续不足,在不知不觉间“睡眠负债”将不断积累,对健康造成不利影响。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9日报道,很多消费者希望每天能睡个好觉,睡眠经济在日本正受到热切关注。

  “休养服”受欢迎

  在东京新宿区“小田急HALC”商场2楼体育用品卖场的一角,乍一看好像是在卖运动服,但实际上是在销售“Recovery Wear(休养服)”。据说,休养服具有缓解疲劳、促进睡眠的效果,甚至受到运动员的关注。这是因为获取高质量睡眠也是一种训练。

  “我姐姐正在穿这种衣服,她说能缓解疲劳”。家住东京的工藤则子购买的是能披在肩上或缠在腰部的“Recovery Cross(休养披肩,不含税价格8千日元,约合人民币467元)”。工藤说:“睡眠很重要。我想睡得更好”。

  运营这家店铺的是纺织产品新创企业VENEX。该公司商品的最大特点是采用了织入纳米铂金等颗粒状矿物的“PHT纤维”。纳米铂金可以发出微弱的电磁波刺激副交感神经,缓解肌肉紧张。通过促进血液流动,缓解疲劳和促进睡眠。VENEX的社长中村太一解释称,副交感神经受到刺激后“会让用户陷入像儿童在夜晚迷迷糊糊入睡时一样的状态”。

  记者也购买了长袖的休养服,每天都穿上体验。可能是因为原本就容易入睡,所以很难了解这种服装促进睡眠的效果,但醒来之后感觉浑身轻松。

  VENEX在2009年推出休养服,受到德国游泳队采购等的推动,在运动员之间逐渐流行起来。在日本国内,最近VENEX产品的知名度也迅速提高,受到30~50多岁公司职员和家庭主妇等的追捧。

   

  VENEX休养服每件价格超过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3元),但累计销量已经突破50万件。进入2017年,VENEX新宿店的柜台扩大至近2倍,还在新宿高岛屋和阪急百货梅田总店开设了店铺。预计VENEX在2017财年(截至2018年3月)的销售额将增至2009财年约18倍,达到9亿日元。

  休养服市场的增长性也受到大型体育用品企业的关注。6月,美国运动用品厂商安德玛(Under Armour)推出了与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明星选手汤姆·布拉迪共同开发的商品。服装的衬里采用了能反射远红外能源的特殊生物陶瓷颗粒。

  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统计,日本的被单、枕套等床上用品的市场规模自2010年起持续增长。2016年预计与2015年基本持平,为6900亿日元。除床上用品外,现在又出现了辅助睡眠的服装等,日本睡眠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日本的书店里会摆放很多睡眠相关的书籍。一本名为《斯坦福式最高睡眠》的书成为今年的热门话题。这本书自3月发行后,截至目前已销售30万册。该书的作者是被称为“睡眠研究权威”的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系教授西野精治。

  书中指出,一旦积累睡眠负债,就可能诱发大脑和身体的疾病。书中强调,睡眠质量比时间长短重要。此外还提到,能否进入优质睡眠由入睡后的90分钟决定。

  这种理论被称为“90分钟黄金法则”。由于开始阶段决定睡眠的好坏,床上用品企业也纷纷开始采取新行动。

  创意卧室帮助入眠

  老牌企业西川产业成立至今已经约450年。该公司“日本桥西川直营店”的展厅乍一看去就是间平淡无奇的卧室,但这里集中了让人酣然入睡的智慧。

  墙角的壁灯与APP联动,能根据具体情况调节亮度。睡觉前是橙色灯光,随后亮度逐渐减弱。来访的齐田弘毅、齐田佳子夫妇躺在床上体验了一下,不知不觉中两人真睡着了。

  这里的设计还能让人在起床时感觉良好。照明设备在早上会发出白光,扬声器播放鸟鸣声。佳子说:“感觉很棒”。在有白光的情况下,即使闭着眼睛,也会感觉很耀眼,大脑将会醒来。

  西川产业和松下合作,除了照明设备和扬声器之外,还安装了空调和空气净化器。此外,室内还散发着有助于睡眠和醒来的芳香气味。不仅是照明,空调也和APP联动。这间展厅还具备另一项功能,那就是如果把智能手机放到枕边就能根据身体的动作感知是否睡着等,室温将自动调节到适宜水平。这种功能有助于解决“大半夜还要爬起来调节空调”的烦恼。

  西川产业的执行董事竹内雅彦表示,“(这间展厅)并不是辅助睡眠的工具,而是希望对外展示(有助于睡眠的)环境”。首先让大家关注睡眠,最终以展厅为样板向客户提出卧室改建的提案。

    

  在日本,受入睡困难烦扰的人不在少数。食品企业味之素推出了促进睡眠的营养品“Gurina”,据悉由于很多人关注睡眠,销售表现强劲。此外,SS制药的睡眠改善药“Drewell”也得到消费者的支持。

  睡眠咖啡馆

  在高档品牌云集的银座,一栋大厦的某个昏暗房间里摆放着16张床和9把椅子。虽然正是中午,但一些人却在这里睡得很香。这里是雀巢日本公司和全日本床品工业协会限时开设的“睡眠咖啡馆”。虽然是工作时间,但希望躺下稍稍小睡一会的人纷纷来到这里。

   

  这里提供2种服务。一种是“沉睡服务”,让客人在睡前睡后喝咖啡、模拟夜晚睡眠、最长睡3小时。另一种是“午睡服务”,最长睡30分钟。沉睡服务在入睡前喝无咖啡因的咖啡,起床后喝含有咖啡因的咖啡。

  雀巢日本公司媒体公关室的村田敦解释称,“一般认为睡前喝咖啡妨碍睡眠,但如果是不含咖啡因的咖啡,能有助于保持睡眠质量”。睡眠咖啡馆把咖啡和小睡结合起来,带来了新的喝咖啡方法。

  家住东京的公司职员山冈靖订购了3小时的沉睡服务。山冈表示,“睡醒时喝咖啡,头脑就清醒了。不过因为刚刚充分放松休息,之后重返工作会很痛苦”。睡眠果然很深奥。

  日本人睡觉少

  日本被称为“睡眠发展中国家”。美国密歇根大学以100个国家为对象实施的调查显示,2016年日本人的平均睡眠时间仅为7小时24分。和新加坡并列末位,比睡眠时间最长的荷兰(8小时12分)短了约50分钟。

  以经济高速增长期为中心,日本的商务人士因拼命工作而广为人知。不过,回顾睡眠相关产品热销的历史,可以看到日本人生活方式和睡眠意识的变化。

  拼命工作时代的代表性商品之一是1970年代的“睡眠学习”(编者注:宣传边睡觉边听讲义或英语帮助学习的相关商品)。这些商品在漫画杂志等刊登广告,成为热门话题。经过20世纪70-80年代的“无压被褥”和90年代的羽绒被褥的普及、2000年前后枕头出现热销。这成为关注睡眠质量的转折点。当时Lofty等的定制枕和泰普尔(Tempur)的低反弹枕头很流行。万代的助眠玩偶“Primopuel”也是在这个时期开始流行。  

  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后,以凝胶垫为中心,既节电又能带来凉爽感觉的商品开始畅销。在举行伦敦奥运会的2012年前后,功能性床上用品在体育界不断浸透。此外,随着可穿戴终端的普及,能把握睡眠状态的健康管理设备也在增加。

  目前促进快速入睡的APP也很受欢迎。如果在AppStore上搜索“保健、健身”等关键词,“睡眠APP”等高居前列。入睡时听小河流水声或古典音乐来放松的人正在增加。

  日本放送协会(NHK)下属放送文化研究所每5年实施的“国民生活时间调查”显示,日本人在工作日的睡眠时间自1970年以来一直呈缩短趋势,到2015年终于停止下滑。同时还有一个倾向,那就是日本人正逐渐变得早睡早起。

  从整体来看,与2010年相比,在工作日早上5点~7点15分、星期日早上7点-7点半仍在睡觉的人正在减少。另一方面,从就寝时间来看,工作日在晚上10点-0点之间、周末在晚上10点-10点半之间入睡的人有所增加。这种变化似乎受到了企业活动的影响。

  伊藤忠商事从2013年10月起引进了早班工作制度。原则上取消了晚上8点以后加班,禁止晚上10点以后再加班。与此同时,还对早上提前出勤的员工发放加班费,促进了在8点前出勤。

  现在伊藤忠商事45%的员工早上8点前上班。该公司的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包括应对客户在内,员工的工作效率确实在提高”。伊藤忠商事引进早班工作制度后,100多家企业或团体前来考察。

  随着日本不断推进工作方式改革,转向“早班制”的力度今后或将加强。和工作一样,在睡眠方面追求质量和效率的声音无疑将进一步加强。

责编:马若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