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聚焦5G“全球大战”

  本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本报记者 张旺 ●石向楠

  当大多数人习惯于使用4G甚至3G移动网络时,5G似乎向我们越走越近。近日,高通旗下子公司高通技术和爱立信联合宣布,成功拨打了全球第一个5G电话。据报道,双方还通过在新的毫米波频段上进行互操作性测试,在商用5G上取得进展。不过,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表示,目前距离5G真正广泛使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各家竞争第一个5G

  最近,关于5G进展的消息出现小井喷。除了全球第一个5G电话,英国政府4日宣布,将在该国西米德兰兹地区开展首批大规模5G测试项目,以便为未来在全国范围内组建5G网络做准备。《金融时报》称,全球电信公司正在竞相成为第一个“推出”5G的公司,欧洲的圣马力诺号称自己拥有第一个全国性5G网络,亚洲的韩国称在冬奥会期间试用了5G服务,中东有4家运营商在几天内公布了5G计划。

  中国企业自然也没闲着。华为日前对外公布,2019年将发布首款提供全版解决方案的5G手机。大唐移动和高通宣布完成5G新空口第三阶段互操作性测试。小米、OPPO和vivo相继宣布完成5G相关数据连接和软硬件开发。中兴通讯则完成了中国电信在雄安、苏州5G试验网一阶段测试。

  “全球5G大战”,德国《焦点》周刊表示,目前,全球5G领先的都不是欧洲公司,竞争力最强的是三星、高通、华为和联想/摩托罗拉。但是,欧洲公司要后来居上,不让未来新技术掌握在欧洲以外的公司手中。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

  《日本经济新闻》称,5G除了比目前的4G快100倍外,通信的延迟也仅为目前的1/10。5G因此被认为将成为“物联网”社会的基础。《华尔街日报》称,在5G支持下,无论是无人驾驶汽车上路行驶,还是医生进行远程复杂手术,都有可能变为现实,可以为物联网、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中的联网设备提供依托。

  项立刚表示,我们常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实现的万物互联将令路上的汽车、电线杆、路灯、车位成为像手机一样的终端,从而改变整个社会的管理。比如路灯不仅可以自动调节灯光,同时还可以作为空气监测设备,实现对空气质量更精确的监测。再比如,家中可实现暖气智能化:家里无人时暖气可以降到一定温度,等有人时再暖起来。这些都是4G无法提供的。

  《日本经济新闻》称,据富士凯美莱总研预测,随着世界转向5G,到2023年,仅无线基站领域就将诞生4.188万亿日元的市场,而终端等相关设备领域则将形成26.14万亿日元的市场。《金融时报》称,美国移动通信网络供应商T-Mobile公司7月与诺基亚签署了一项价值35亿美元的合同,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5G合同。T-Mobile公司称,“我们花的每一块钱都是5G美元。”

  领导地位取决于谁制定标准

  《华尔街日报》称,早期移动通信技术主要由欧美公司推动,而随着有望再度改变互联网使用方式的5G时代来临,中美之间正在上演一场主导权争夺战。根据德勤的数据,2015年以来中国已建造了约35万个蜂窝基站,而美国不到3万个。中国每1万人有14.1个基站,美国则为4.7个。这对5G至关重要,因为5G网络需要的蜂窝基站数量远远多于4G。《日本经济新闻》也认为,最具势头的是中国企业。英国咨询公司IHSMarkit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的世界基站市场扩大份额的只有跃居首位的华为和排在第四位的中兴通讯。

  英国萨里大学创新中心主任塔法泽里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大批中国研究人员、企业投身5G研发表示肯定。他说,欧洲进入4G时代的步伐被认为总体落后于美国以及中日韩等亚洲国家。所以,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很希望能够在5G技术研发上,抢回世界领先地位。在4G网络发展阶段,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一些欧洲国家的网络覆盖率因为基础建设进度缓慢,而受到影响。塔法泽里认为,在5G网络建设过程中,欧洲应该避免上述情况。

  5G的领导地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制定技术标准。项立刚说,目前最终标准还未确立,因此,距离5G真正到来还有很长的路。5G将在2020年前后启动商用化。中国目前拥有庞大的市场,再加上系统设备、运营商、业务开发、手机制造,已经形成完整强大的综合实力。在2020年之前,我们还要不断提升综合实力,比如在相关业务开发上早下功夫,在统一标准确立后,让5G带来的新鲜服务尽快被大家接受和使用,并且有好的体验,这样才能让5G发展起来。▲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