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节奏生变?六名高官分成三派

2018-11-18 10:13 中国经济网

美联储加息节奏生变?鲍威尔释放微妙信号,六大高官玩起“三国杀”

  本周,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多位美联储官员发表了讲话,值得注意的是,货币政策制定者们对美国经济与加息路径展望,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美东时间周五,美联储罕见上演了六大高官同日不同场合讲话的盛况,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还注意到,美联储内部出现了意见分歧。

  有观点称,某种意义上来说,鲍威尔在10月初的讲话加速推动了当月美股深跌盘整。当时他表示,对美联储是否加息超过中性利率的担忧“不成熟”,因为美国距离既不刺激也不遏制经济增长的中性利率“还有很远”,现在需要逐步加息来回归正常。

  加不加息?

  六名美联储高官分成三派

  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美联储已加息8次,并开启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以逐步退出金融危机后出台的超宽松货币政策。

  今年9月26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2%至2.25%的水平,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三次加息。

  当地时间本周三、周四,鲍威尔参加了两场达拉斯联储组织的活动,主题是讨论经济现状与全球情况。尽管鲍威尔仍对美国经济前景持乐观态度,但他暗示了2019年暂停加息的条件,即美国经济将面临的三大阻力:全球需求放缓、财政刺激消退以及加息对经济的滞后影响。

  “这些都是我们很清楚的事情。”鲍威尔表示。华尔街见闻认为,以下几段原文实录可能反映出他更为谨慎的态度,或暗示了未来政策转向条件:

  “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我认为,我们要采取的路径是非常小心地审视市场、经济、商业联络人如何回应货币政策。

  我们的目标是延续美国经济复苏,并且保持失业率和通胀处于低位,这是我们考虑问题的思路。

  但是全球发生了什么也非常重要。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增速的温和放缓,去年全球经济协同复苏为美国经济提供了重要推助力。今年这种协同增长一点一点退场,尽管还是坚实的增长,但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有一些放缓,这一点令人担忧。(或译为“关切”,英文原文是:it is concerning)

  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放慢,一个风险来自国内的财政刺激作用消退,另一个挑战来自美国经济持续超过全球其他地区,给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压力,可能来自更强劲的美元。”

  目前,外界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下月中旬将进行今年的第四次加息。 然而,鲍威尔关于加息可能拖累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的言论,引发了市场对美联储明年将加息几次的猜测。彭博社援引9月份政策制定者的预测中值称,预计美联储将在2019年加息三次,每次同样加息25个基点。

  据芝商所“美联储观察(FedWatch)”工具,在下月加息25个基点后,明年加息三次或三次以上的概率均小于10%(截至北京时间11月17日11:30)

  彭博社报道称,11月16日,美联储还罕见上演了六大高官同日不同场合讲话的盛况,而且仅这六位高官就针对加息分成三个派别。更有趣的是,目前美联储12名政策制定者出现了三种意见:分别预计明年加息两次、三次和四次。

  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当天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经过近3年加息,美国短期利率已接近“不抑制经济增长也不刺激经济增长”的水平,这一点对美联储决定未来加息轨迹十分关键。

  每日经济新闻(信号:nbdnews)记者梳理发现,除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克拉里达两人是“观望派”,另外两派分别是“加息派”和“不加息派”。具体来看:

  “加息派”

  达拉斯联储银行行长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表示,短期来看,通胀压力将会上升,但他认为通胀没有失控。所以对美联储而言,这“给了我们一些保持耐心和循序渐进的空间”。

  芝加哥联储行长查尔斯·伊万斯(Charles Evans)倾向于再加息三到四次,使政策利率升至比中性水平高50个基点左右。

  “不加息派”

  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行长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主张不要加息,以给劳动力市场提供空间。

  亚特兰大联邦储备行长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表示,随着政策错误可能导致经济过热或引发经济衰退,应谨慎实施进一步加息。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艾伦·赞特纳(Ellen Zentner)则表示,她预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12月份加息后,明年再加息两次,然后保持政策稳定。而这一言论背后是源于对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的预期。

  根据联邦基金期货市场的交易情况来看,赞特纳的预测与投资者保持一致。如果美联储明年真的加息两次,那么联邦基金利率将达到2.75%~3%之间,接近政策制定者所认为的“中性利率(既不刺激也不抑制经济增长)”水平。今年9月,美联储官员估计的“中性利率”介于2.5%~3.5%之间。但《洛杉矶时报》报道称, 在经济强劲扩张的情况下,即使是3%以上的利率,仍是较低的水平。

  中性利率≠零风险

  彭博社报道称,即使美联储明年将利率上升到中性位置,也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中性利率”意味着失业率将远低于政策制定者所认为的长期可持续水平,而不会刺激通胀。

  克拉里达则认为,美联储需要继续加息,使利率达到经济供需平衡的水平,同时密切关注美国以外的地区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他向CNBC表示:“当然,就我对当前美国经济形势的预测,以及美联储对经济走向的预测而言,我认为保持‘中性利率’是有意义的。美联储在利率问题上已经接近‘中性’。”

  他还说,美联储未来加息时需要依据各项经济数据,并将密切关注劳动力市场和通胀,以确定在多大程度上,以及以多快的速度加息。克拉里达发表讲话后,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双双下跌。

  美元指数迅速跳水(图片来源:彭博社)

  

  美债收益率全线下滑(图片来源:CNBC)

  纽约联储行长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则表示,他预计明年美国的失业率将降至3.5%以下。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由于美国失业率降至49年来最低水平,又受到在强劲消费者支出的推动,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的年化增长率为3.5%。

  美国失业率(图片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在谈到美联储愿意让失业率降至如此低的水平并冒着通胀明显上升的风险时表示,“这是一场非常糟糕的赌博。” 赞迪认为,失业率有可能在2020年年初降至3%——从没有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预测到如此低的水平。

  为了控制物价上涨,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们正指望着稳定通胀。如果消费者和企业相信美国的通胀将得到遏制,他们就将采取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的行动。一些政策制定者还表示,他们愿意支持略高于2%的通胀目标,因为多年来通胀率几乎一直低于2%(的目标)。

  包括鲍威尔的董事会同事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les)和克拉里达在内的一些美联储官员均称,他们希望生产率增长得到加强,这将使经济在不产生通胀压力的情况下比其他地方持续地、更快地扩张。

责编:邓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