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纳米比亚烟雾瀑布看鳄鱼眼泪

2019-03-25 09:30 环球时报

  本报赴纳米比亚特约记者 赵风英

  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大瀑布都跨越国界,比如尼亚加拉瀑布、伊瓜苏瀑布及德天瀑布。作为一个纯粹的“瀑布控”,记者在纳米比亚之行中的一大意外惊喜,就是收获了埃普帕瀑布,它是位于纳米比亚和安哥拉边界上的一个跨国瀑布,名气虽不及前述瀑布大,但是却有着一种脱俗的惊艳和野性之美(如图),每每回味起来,心头就涌起一种忍不住飞奔到它身旁的冲动。

  经过数小时土路的颠簸,坐车抵达埃普帕镇的第一印象就是地貌反差。库内内河宛如一条玉带流过这里,在贫瘠干涸的土地上滋养成一片绿洲,绿林的新鲜与赭砂的燥热相距不过500米,令人惊叹。临河的埃普帕露营地内遍布青翠欲滴、高耸参天的棕榈树,为这儿白天超过35度的高温带来习习凉意,甚是美妙。钻进露营地的帐篷,耳际依然充斥着埃普帕瀑布隆隆的水声,仿佛在提醒我们它就在离我们不远的200米开外。导游说,由于当地完全没有自来水供应系统,营地里的洗漱之水直接来自库内内河。站在露天淋浴下,微黄的河水冲刷着身体并带来丝丝清凉,正好洗去我们旅途劳顿的尘埃。不过库内内河里住着凶猛的鳄鱼,得知自己刚与鳄鱼共浴一河之水后,众人顿时觉得后脊有些凉意。为防病,旅行队的炊饮用水为瓶装水,而当地居民所有生活用水都取自河水,与鳄鱼真是共饮一河之水。

  说到库内内河里的鳄鱼,它们如此之多,只要沿河岸走一走就能看到不少,但它们并不是这儿的“土著”。在葡萄牙殖民安哥拉的时代,为防止安哥拉人渡河越境,葡萄牙人在1895年从尼罗河引进了著名的尼罗鳄。鳄鱼就此在河里繁衍生息下来,它们长约4米,有着强壮有力的尾巴。在礁石上晒太阳,离开水时间过长时,鳄鱼眼睛发干就会分泌眼泪润滑眼球。利用望远镜观察这一幕,记者真正领略了鳄鱼眼泪的传说。其实,鳄鱼在吞食猎物时流下眼泪并不是出于伤心或者同情,“眼泪”只是它眼睛附近的腺体在进食时自然释放的体液。

  夕阳低垂,我们终于要跟随导游来一探埃普帕瀑布的真颜。这是500米宽的库内内河在长约1.5公里的河道上交织而成的一个巨大瀑布群。就像很多跨国瀑布的“风景这边独好”一样,要欣赏埃普帕瀑布,几乎所有的观景点都在纳米比亚一边。沿河岸西行,大小50多条瀑布从各处奔流而下,有的像洁白丝带飘落,为褐色的河床挂上一道道银链,有的则像白龙奔腾而下,撞击在礁石上变成纷飞的晶莹梨花。古老而巨大的无花果树、猴面包树从各处奇岩凌空于瀑布之上,与瀑布群构成一幅绝美的水、树、石巨型盆景。最为壮观的主瀑布落差达37米,带着水流磅礴而下,经阳光照射跳出一道道彩虹。水沫激起的雾气如白烟般氤氲飘荡周围,为瀑布蒙上一层隐秘面纱。难怪在当地土语中,埃普帕瀑布的意思就是“烟雾瀑布”。

  最后一抹金阳落下,似乎给埃普帕瀑布恢弘的演出拉上了帷幕,观者的眼里全是感动与不舍。我暗暗庆幸,流淌了百万年之久的埃普帕瀑布依然以自然而野性的处子之颜迎接各方游客。没有自来水,当地辛巴人就直接在河道生成的天然水塘中沐浴、洗衣。埃普帕镇至今没有修建宾馆、餐厅、超市。你若也想来亲眼一睹埃普帕瀑布之美,首先要能吃得了苦,接受这里简陋的宿营条件。另外还得提前数月预订帐篷,因为目前唯一对外开放的露营地常常“一床难求”。▲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