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突遭浑水做空 公司反击称或起诉维权

2016-12-19 09:00:00 中国经济网—《证券日报》 分享
参与

  在回归A股的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时,辉山遭遇美国做空机构浑水的“袭击”。浑水在官方网站发布研报列举辉山乳业几大“罪状”,辉山股价于12月16日出现大跌,公司则以紧急停牌应对。

  作为一家专门发研究报告做空上市公司的机构,浑水不止一次的“猎杀”中概股。如今,其将矛头对准辉山乳业意欲何为?浑水是在“浑水摸鱼”赚钱,还是真的怀揣“弹药”?辉山的强硬反击能否为周一公司股价带来强劲走势?

  辉山乳业遭做空

  12月15日,浑水在其官网发布报告称,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其价值接近于零。

  浑水指辉山的“苜蓿自给自足是谎言”。浑水称,其调查人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调查,发现辉山乳业一直在以高价外购苜蓿。另外,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存在夸大行为,夸大程度约在8.93亿元到16亿元之间,资本开支造假的主要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掩盖其在收入报表中的欺诈行为。

  浑水还指,辉山乳业董事局主席杨凯似乎从公司窃取了至少1.5亿元的资产,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当中涉及将一家至少拥有四个乳牛牧场的附属公司向一位未披露的关联方转移。杨凯控制着这家附属公司及相关牧场。

  浑水还称,即使没有财务造假,辉山乳业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即使以面值计,该公司的信贷指标也“高得可怕”。辉山乳业在2016财年使用了太多杠杆,以至于其审计师也作出警告意见。港交所中央结算系统数据显示,辉山乳业在外流通股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用作融资质押。

  上述做空报告发布后,辉山乳业下跌2.14%,报收于2.75港元/股,午后公司选择停牌。

  对于辉山乳业遭遇浑水做空一事,有不便具名的投资人士称,从浑水的沽空历史上看,不到最后关头不轻易出报告,出报告后股价往往下跌40%以上,但这次从盘面分析,股价下跌有限,更重要的是停牌之前沽空方的弹药似乎耗尽,公司停牌更像是救了沽空方一命。

  上述人士还表示,辉山乳业被沽空不是一次两次了,浑水从没有露面,每一次沽空方都铩羽而归,这次搬出浑水作为最后的救命稻草,可见浑水不像是沽空方主力,更像是搬来的救兵。

  事实上,以浑水、香橼为代表的西方做空机构在2011年-2012年曾频繁“猎杀”中概股,奇虎、搜狐、新东方等知名公司都被“中招”。随后,香橼对奇虎一役以该机构失败告终,从而也影响了做空机构所谓的“打假”公信力,很长一段时间内,做空机构的报告失去了吸引力。浑水此次选择对象是正在回归A股路上的辉山,其目的如何令人深思。

  《证券日报》记者就浑水做空一事试图采访辉山乳业,公司表示以公告为主,对于浑水事件,公司也会继续关注。

  辉山回应没有造假

  对于浑水做空一事,辉山乳业连夜发布公告进行回击,否认财务造假。

  辉山乳业表示,集团于过去三个财年内每年向外部供货商购买约1万吨苜蓿草,主要用以补充本集团种植场每年收割前饲料供应,外购量占比约4.3%至9.2%,与浑水报告论述相去甚远。而辉山“过往三个财政年度从未(直接)自And erson & Grain Company采购团苜蓿草。”

  对于浑水质疑辉山集团主席可能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偷漏价值至少1.5亿资产一事。辉山在公告中表示,此前辉山曾经考虑延伸业务至肉牛饲养业务,并于2014年4月份成立附属公司,着手建设四个肉牛饲养场,后因乳制品行业市况不佳及牧场建设未完工,集团管理层决定延迟牛肉扩展计划,并将四个肉牛牧场出售。随后集团主席经过董事会批准,于2015年8月份以其个人名义开展牛肉产业投资。所有交易均符合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的规定,辉山在财报说明会中也均予以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浑水在报告中指出,“即使辉山之财务没有造假,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对此,辉山表示,“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之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之状况减少至约41%。未来辉山与所有负责任公司一样,继续积极管理其财务资源及其债务组合。”

  辉山乳业在声明中指出,公司年度财务报表均经外部独立核数师审计,外部独立核数师从未对本集团账目提出保留意见。

  “浑水报告声明发表者‘在沽空’本公司证券。据此,公司认为发表者可能从公司证券价格的下跌中获利。辉山乳业保留就该报告相关事宜采取法律措施之权利(包括提起诉讼的权利)。”辉山乳业如此表示。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香港市场与A股市场不同,其散户投资者比例相对较少,机构投资者大多都拥有自己的买方研究力量,漏洞百出的做空报告难有作为,但如果做空报告发现了一些别人没有注意到的信息,则不排除引发股价的大幅震荡。

  “如果辉山能够证明浑水是无中生有的恶意做空,那么可以在香港提出诽谤或其他故意损害股东利益的诉讼”,沈萌表示,浑水做空辉山与其回归A股有联系,但有意制造回归障碍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浑水与此利益关系不大。

  从以往浑水做空的手法来看,浑水大多数研究报告还是有据可查、有的放矢的。此次做空辉山乳业,真的是“浑水摸鱼”,还是有其他文章?本报将继续关注。

责编: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