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失落的20年是在创新?不要上当!

2017-01-13 08:13:00 瞭望智库 陈言 分享
参与

  失落是日本经济20年来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日本媒体、学界对这20年的总结。日本只有同中国合作才有可能走出“技术上成功,市场上失败”的失落魔咒。

  1

  前不久,国内某家智库机构发出的日本观察稿件呈刷屏之势。该文主旨谈日本“失落20年”实为“创新20年”。

  这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此邻国如果真的在过去的20年里不仅没有失落,而且创新不断,这确实让人羡慕。该文章引用的各种数据,或出自著名的国际调查机构,或来自国内在一线采访的记者报道,放在一起让人折服。

  不过且慢,是谁在说日本经济失落20年?实际上,说日本经济失落20年,主要是日本自己,而绝非中国。

  创新20年,这倒是个令人振奋的言辞。创新给日本带来了什么?马桶盖、口罩?当然这的确是日本企业创新的一部分,不仅在日本很普及,也给中国消费者带来很大的实惠。但笔者把这篇盛赞日本创新的大作读了数遍,也没有找到这些创新给日本经济带来的丰硕成果,更不用说支持这个观点的统计数据了。

  日本的创新与失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笔者在和经产省的官员、学者谈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解释为“技术上的成功与市场上的失败”。这可能把问题说得比较明白。

  换句话说,日本这20年确实创新不断,但市场也真的没有做起来。经济失落是个现实问题,日本自己也没有否定。我们煞有其事地去为日本粉饰,让对日本多少有些了解的人看了很不是滋味。

  2

  “失落”是日本经济不争的事实

  日本纸媒最重视的就是元旦这周的报纸发行量。元旦前后的发行量,往往是一年中的最高发行量。各报卯足劲抢眼球,倾全力写社论。

  1月3日,《读卖新闻》社论的标题是:“日本经济再生需要找回企业赚钱能力”。开篇就说:“泡沫经济崩溃后是失落的20年,如果不去除掉深深渗入生活的紧缩志向,就不可能构筑发展的基盘。”

  《读卖》号称在日本发行量超过1000万份,在事关每个国民生活的问题上,不能随便使用带有较多色彩的词汇。把日本经济简单地定义为“失落”,这是日本民众不愿意看到的,也不会轻易承认这个现象。《读卖》敢用“失落”这个词,是因为该报在说一个具体的、所有人都有同感的社会痛点。

  在谈经济学方面的“失落”之前,有必要从语言学的角度对这个词汇做一个考证。从我们能读到的书籍中寻找“失落的10年”这个词,比较多的日本学者认为,使用了这个词而且推广该词的,是日本经济新闻社在1999年出版的《讲座日本经济入门》这本书。该书将英文的“Lost Generation”翻译成了“失落的10年”。在欧美世界,Lost Generation实际上是指上个世纪80年代,墨西哥经济出现的10年不景气,而用在日本经济上,则是日本经济新闻社的一个发明。

  至于何时出现了“失落的20年”之说,已经比较难以考证。但除了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外,最大的经济报纸,同时也是安倍晋三内阁最重要的信息发布平台《日本经济新闻》,也经常使用这个词汇。

  应该说,失落是一种经济现象。日本的失落,从经济数据上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还是引用《读卖新闻》1月3日的社论更容易把问题说清楚。该报说,日本“2015年名目国内总产值(GDP)为532万亿日元,和20年前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低增长的长期化让国力日渐衰微,其状况比欧美更加深刻。”

  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主要体现在“劳动生产率的长期提升能力”上。不论是技术革新能力,还是劳动制度的灵活性(解雇员工);不论是企业经营管理能力、知识产权的保护、产业集中度,还是整个社会的创新基础,美国基本上都做到了世界最强。而且美国资本市场能够从世界各地筹集资本,在创业、研发、生产上具备各种条件。

  但在过去的20年里,于1998年前后出现了IT泡沫的破灭;2008年以房地产泡沫为主要特点的次贷危机,让美国国力衰败;到了2017年,特朗普“造反”,使用非常手段逼迫福特汽车停止去墨西哥投资;1月5日又公开叫停丰田公司去墨西哥建厂。说来说去,再不这么干,美国就更没救了。

  日本的情况也是捉襟见肘。这20年来其国际竞争能力在不断下滑,个人GDP在世界的排位,从2000年世界第3位,下滑到2008年的23位,按2016年的最新统计,2015年日本更往后退了几位,为26位。日本经济在世界GDP中所占的比率,从1990年的14.3%,下滑到2008年的8.9%。2017年IMF的预测是6.4%,而日元贬值如此迅速,估计能保有6%已经很不错了。

  日本的失落首先体现在了这种排位不断向后的调整上了。

  失落是日本经济20年来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日本媒体、学界对这20年的总结。

  GDP没有增长,意味着日本民众的收入不能增加,民众看不到前途,社会思变,但更害怕以民主党那样的生手来管理日本,会让情况变得更糟。日本今后也会不断地在失落中摸索前行。

  用创新来掩盖日本的失落,固然能博得国内读者的眼球,但那不是真实的日本。

  3

  日本在做“创新”的无用功

  对于汤森路透社评选的《2015全球创新企业百强》的结果,特别是其中对日本企业的评价,笔者持完全赞同的意见。

  但从经济发展结果看,日本企业的创新尽管非常多,但日本经济却未享受到创新带来的增长,民众没有因为创新的大量涌现而获得生活上的实惠,创新企业及个人也没有从市场上拿到回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创新结果?该如何评价日本的创新?这是个非常值得我们去分析的问题。

  “技术上的成功与市场上的失败”,日本的官员、学者向笔者谈及日本这个特点时,给人的触动非常的大。

  相关网站上的文章,谈及日本企业创新的情况时,引用了一些笔者的采访内容及观点,引用的内容准确,但有一点没有说清楚,那就是这样的创新为何没有给日本经济的提升带来好处,日本大多数企业到现在为止,其盈利水平、产品市场占有率都做不上去,换句话说,这些创新不能让日本从失落中挣脱出来,原因在哪里?

  应该说这是个经济理论上的问题,创新与市场应该紧密联系,与市场相脱离、得不到市场认可的创新就失去了意义。不仅日本如此,欧洲企业的创新也相当缓慢,欧洲一些国家出现财政危机,英法德实体经济收缩。美国推出了IT革命,但美国的实体经济也相当脆弱。通用汽车公司在2009年破产,美国国家接手其60%以上的股票,实现国有化以后,其才在2010年再度上市。实体经济后劲不足是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和日本官员讨论发生这种现象的日本国内原因在哪里时,官员们给出的解释是,国家经济过于依赖汽车和机电企业,而这两个行业的日本企业内部竞争激烈,国内市场窄小,作为生产中心,明显魅力不足,去国外开拓市场时,又是各自为战的结果,没有发挥出日本企业应有的市场营销能力。

  在汽车、机电之外,日本就没有能够大力推销的其他技术了吗?并非如此。比如安倍晋三内阁在世界各地推荐日本的铁路、港口、发电厂项目,同时希望日本的动漫等能够成为“内容产业”为日本的出口做贡献。更老一些的技术,比如医疗、新材料、环保节能等等,日本也能在世界占有相当靠前的地位。只可惜在开拓国际市场时,日本企业明显缺少对国外的理解,推介及转让技术的力量不足。

  创新产品能够生产、在日本国内外普及、受到市场的承认才是实现了创新的意义。有产品但没有市场,结果就是延续失落。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单单日本如此,欧美企业也一样。

  和中国合作才是跳出“失落”魔咒的正解

  其实,日本有创新没市场、经济失落的问题,很大一部分可以在中国解决。

  任何人都看到了中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现象,不是每个创业企业都有现成的技术,对技术、创新的渴望,估计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和中国比。中国企业愿意也能够承担创新产品的试制、在市场上的试销工作,有承担风险的能力。

  读日本报纸元旦这些天的社论,一个比较统一的观点是,日本要坚持日美同盟,在意识形态、军事等方面坚决与中国对立下去;而主张与中国尝试相互理解、与中国共同牵引世界经济向前发展的呼声几乎为零。

  经济上的共赢应该是国与国之间最基本的原则,完全忽视经济上合作的可能性,一点不谈国与国之间需要相互理解,一味强调意识形态的对立,这样的报道是对某个时期的内阁政府其外交策略的最忠实反映,但结果将是延续经济上的失落。

  不看这些,完全不承认存在日本经济“失落的20年”这个现实,生生地把“失落”说成“创新”,对于这样的盛赞,便是《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这些一心为安倍内阁做正面报道的报纸也不会苟同的。

  至于国内部分舆论去粉饰日本经济,是出于无知,还是单纯为了语惊四座,这里就不想多做分析了。

  注: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责编: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