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经济”也是新的城市竞争维度

2018-08-21 09:33 光明网

       北京是睡得最早起得最早的城市、上海夜间行走捐全国第一、杭州夜间买酒的人最多、成都夜间买健胃消食片的人超过其他城市……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中国城市正拥有着空前丰富的夜活力维度,并呈现出了全新的城市夜性格。近日,首份中国城市夜生活报告发布,报告以多家互联网平台的移动支付活跃度为指标,重点考察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八座城市的深夜消费行为,也刷新了不少人对熟悉城市的印象。

  “夜生活”已经不是一个新概念,但通过人们在夜晚的消费大数据反映出来的每个城市的性格、行为偏好,还是颇为新鲜。这或是以往抽象、宏大的城市形象所难以呈现出来的多元和具象的一面。不过,这些大数据勾勒出的深夜城市夜生活细节背后,还不仅仅是一个城市的性格这么简单,而更指向现代城市越来越无法忽视的“夜经济”。

  过去有“不夜城”之类的说法,主要是强调一个城市的娱乐指数,但到了现在,“夜生活”其实已成为不少市民的一种生活方式,并由此支撑了城市经济发展的另一种驱动力——夜经济。此前就有数据统计,根据城市居民消费习惯调查发现,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大型商场每天18时至22时的销售额占比超过全天销售额的50%。而媒体披露,上海夜间商业销售额占白天的62%,重庆2/3以上的餐饮营业收入发生在夜间,广州服务业产值的55%是夜间消费的贡献。甚至,连夜跑和夜晚健身也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追捧的新风尚。

  可以说,“夜生活”与“夜经济”的繁荣程度,已成为衡量城市经济活力的一个重要指标。在手机里,24小时不打烊的城市公共服务,街头巷尾蓬勃发展的小微经济,都是中国活力的新注脚。比如,一个城市的夜生活氛围如何,可能直接成为能否吸引游客的一个重要卖点。此前有报告就透露,过夜游客的消费额是一日游的3倍以上,足见夜经济的巨大潜力。另外,夜生活方不方便,乃至夜晚治安好不好等,也是构建城市形象的一个重要侧面。同时,夜生活的品质也检视着城市公共服务与人性化程度。有数据显示,随着房价的上涨,杭州成为深夜在城市服务平台查公积金频次最高的城市,早上6点起床后最活跃的是交通违章查询。而夜晚的深圳,是做生意的码商发起小微贷款笔数最多的城市。

  夜生活及夜经济的崛起,与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消费观念的更迭直接相关,也得益于网络平台服务的普及。但这并非说,发展夜经济只要靠市场的自发力量就可以完成。最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夜经济首先要有安全的保障、便利的交通,而这些都与公共服务是否能跟进直接关联。事实上,或许是因为意识到夜经济中的巨大红利,目前已有不少城市开始在这些方面发力,如一些城市延长了地铁的运行时间,增加了深夜公交车,一些城市专门打造现代化“夜市”,一些城市则创新对夜晚活动带来的噪音、污染问题的管理等等。

  从长远看,公共部门在夜经济的孵化和支持上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做。如原有的城市规划,往往并未为夜经济保留足够的发展空间,这就需要从源头规划入手,保障其发展空间和秩序,同时引导其良性发展。另外,支撑夜经济的诸多互联网新经济和创新服务也需要获得更多的包容。

  可以预期,随着互联网服务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公共服务的针对性跟进,“夜经济”将会释放出更多发展与社会红利。而“夜经济”的发展指数,也必将成为各个城市之间竞争的新维度。

责编:段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