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老师他要走,将带走几片云彩

    今天(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曾当过教师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选在这个日子宣布他将于明年此日辞去董事局主席职务。去向么,马云说“想回归教育”,还有“很多事想试试”。

  马云及其阿里巴巴成长至今日的历史,是中国经济体量迅速膨胀期的一个最重要的标识。这个标识的形成,是中国人享有开放所带来的自由的结果,因而也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社会开放的产物。阿里巴巴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是开放时代的弄潮儿,更是自由空间里的幸运儿。没有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端着“铁饭碗”的马老师何以能够摆脱体制去闯荡社会?没有对外开放,外资风投何以能输血至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杭州私企?

  马老师若不脱岗,教育领域不见得多了一个德教双馨的人民教师,但电商领域则一定少了一个开疆拓土的商界人才。今日马云之谓“想回归教育”,这既是其教书育人的情怀所致,更是其具有了教书育人的资本所致。此所谓资本,既是其兴办学校——比如湖畔大学的真金实银的资本,也是其在商界摸爬滚打20年所积累的可用作教学内容的经验资本。这样的资本,也堪称为马老师的云彩,既可下雨润物,也可遮阳庇荫。

  今日阿里巴巴已然跨界庞然大物,投资领域无远弗届。这个结果,相信即便是当初砸了自己“铁饭碗”的豪情万丈的马云也没有想到的。马云及其阿里巴巴的成长史,实际上已经将其定位到至教师的角色,中国乃至世界都有追慕者在倾听马云及其阿里巴巴是如何成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大潮之中。因此,“想回归教育”的马云,应该能够成为一个有精彩教学内容可教授的马老师。

  当然,“想回归教育”的马云,肯定不会退步到从前的“教书匠”马云。在2015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式上,马云曾说:“技术和思想的变革一定会引来各种各样的不满和混乱。今天我在中国,有人说我是卖假货的马云,有人说我是颠覆的马云,破坏者的马云……我并不在乎,跟30年前改革家受到的压力和指责,跟现在反腐倡廉所受到的阻力和指责,我们这些算什么?”显然,功成名就、急流勇退而“想回归教育”之后的马云,终将可以抛却纷纭的看法和指摘,成为一名马老师了。

  在马云“想回归教育”的热议中,也不乏由此而聚焦中国当下实体经济发展现状的文章。可以肯定的是,将电商与实体经济对立起来,将实体经济不振归罪于电商经济的兴起,从其他国家以及世界市场看,这无疑是浅见之论。实体经济不振,显见原因不少,不能把原因归结为电商兴起,更不宜把板子打在马老师及其阿里巴巴身上。

  今天有文章引用《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一书的作者邓肯·克拉克在得知马云将“退役”后所说的话:“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是中国私营经济健康程度和远景的一个象征。”从这个意义上讲,马云退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事,将成为一个观察中国经济发展、私企发展的切入点。马云之后,还有没有由马老师而马云的马云,还有没有由马云而马老师的马云,这都可作为中国经济发展进步的标尺。

责编:段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