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财经>公司>正文

大旱致高粱减产 茅台酒原料缺口或超2万吨

2013-08-15 16:09 每日经济新闻 我有话说 字号:TT

  茅台酒之所以成名,与当地独特的糯高粱分不开。

  按照茅台酒2012年3.3万吨、规划2015年实现4.5万吨的产能,对应每年需要有机高粱8万~11万吨。然而,就目前来看,仁怀及周边毗邻地区,60余万亩认证面积有机高粱的总产量也就10万余吨。

  现在,在遭遇到仍未有效缓解的此次罕见贵州旱情后,当地有机高粱已大幅减产。

  记者近日从仁怀市有机农业发展中心主任赵远航处了解到,今年仁怀与茅台集团的订单量为6万吨,因旱情影响,实际供应量预计约4万吨,缺口约2万吨。8月12日,习水县农牧局党委书记赵文彦也表示,该县供应缺口预计约2000吨。

  旱情严重影响收成

  刚经历了1日、3日的两场喜雨,夏日三伏天的阳光,又开始炙烤着院落外的高粱田地,以及院落平地中正在晾晒的面积约3~4平方米新收获回来的玉米。

  “就收了这么一点玉米,只有几十斤,光是买种子都有10多斤。”8月5日中午,指着院落里正在晾晒的玉米,仁怀市三合镇八一村的种植大户张光花(音)说到。

  在三合镇,因为有水库存在,八一村算是水源相对丰富的村落。但记者也在现场看到,成片的高粱田之下,面积并不大的八一水库目前蓄水已大幅减少,已部分见底。有村民告诉记者,中间部分的水深也就一米多,而该水库的另一用处为三合镇场镇居民饮水供应地,因此前期并未大量用来灌溉村里的农作物。

  进入8月,仁怀当地虽然已连续有了两场降雨,但由于降雨量偏小,大旱的影响仍然在持续。对于稍早前的降雨时间,张光花记得尤为清楚,“五月初二,小端午都无雨。”

  6月中旬以来,仁怀全市出现持续晴热高温少雨天气。据相关统计,6月24日至7月23日为期一个月的时间里,该市平均降雨量仅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97%,为近50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同期最少降雨量。

  “由于持续干旱,赤水河来水量持续减少,全市156条季节性溪流基本断流。”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仁怀市政府获悉。对于此次干旱,很多年长的村民也称,这是他们数十年少见的旱情。

  大旱除了造成了玉米的收成很少,对于张光花这样的仁怀当地农民来说,更意味着家庭农业收入主要来源——有机高粱种植损失较大。她表示,家里共种植高粱约20亩,去年,交给镇上仓库的高粱有8000多斤,前年这一数值为上万斤。按照3.6元/斤的最终价格来算,去年仅种高粱一项,收入超过2万元,今年则恐怕连1000斤的收成都是问题。

  在带记者查看其高粱田的过程中,张光花告诉记者,往年这一时节,高粱已趋于成熟和收获,今年因大旱,田里的大部分高粱到目前仍未成熟,几乎绝收。即使先熟的高粱,也因高粱米较少而大幅减产。

  在当地农民以及政府人士看来,之所以此次干旱实际影响很大,是因为6~7月正是农作物生长、成熟的关键环节。因此,仁怀许多有机高粱种植户都有着像张光花一样的遭遇,收成将大幅减少。

  供应缺口约2.2万吨

  夏秋交替的8~9月,正逢高粱收获,也是“酒都”仁怀农村最美的季节,满山遍野的红高粱生长成一道壮美的风景。

  然而,今年因为干旱,在仁怀的山上和田野里,以往应有的大片红高粱较难看见,取而代之的是青红分明、倒伏严重的高粱地。

  据张光花所在的八一村村长尹吉甫介绍,村里共有1950亩的有机高粱种植,这次海拔较低的农田,因为受干旱影响以及油叶病的影响,减产较多。而村里海拔稍高的高粱地相对受影响较小。

  三合镇农服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整个镇里今年共种植了26800亩有机高粱,“总体而言,此次受灾影响减产在30%~60%”。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临近的喜头镇共和村。该村负责人赵茂才介绍,村里共种植了5300余亩有机高粱,其中海拔稍低的1200余亩几乎绝收。海拔稍高的高粱地,后期预计能保住约50%的收成。

  减产比例甚至超过50%的合作社也不在少数。8月2日,仁怀北部乡镇某农业合作社的联系人即表示,合作社的4000余亩有机高粱已损失80%左右。旱情较为严重的大坝镇,干旱已造成90%农作物绝收。

  相较前述仁怀北部乡镇,位于仁怀南面的鲁班镇及茅坝镇,整体受旱影响稍轻,但不少农户表示,自家今年高粱减产不少。一位农户介绍,家里10多亩的高粱,去年收成约6000斤左右,今年预计不到千斤。 由于大幅减产已经不可避免,因此对于仁怀许多农民来说,今年供应给茅台酒厂的原定计划已难以实现。多位高粱种植户均表示,今年约定的直供量难以完成。

  仁怀市农牧局一位人士透露,目前,仁怀市共有有机高粱基地30万亩,按平均250公斤/亩的平均产量算,应该达到7.5万吨左右,目前减产比例约30%~40%。

  赵远航则表示,当地有机高粱今年绝收6万亩,大幅减产。按计划,今年将供给茅台酒厂6万吨原料,受旱之后,“实际供应量约4万吨”,其供应存在缺口。

  仅仁怀即有2万吨的供应缺口,再加上此次同样受旱的习水、金沙两地,实际茅台酒厂今年有机高粱供应缺口或更大。

  8月12日,习水县农牧局党委书记赵文彦在电话中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该县与茅台集团的订单供应量为25480吨,由于这些订单有机高粱地块位置稍好,此次受灾稍轻,但仍然有2000余吨的供应缺口。而金沙县农牧局相关人士则表示,“根据专家预测,该县能够完成1万吨的订单供应”。

  由此计算得出,今年茅台酒所需高粱供应缺口预计约22000吨。

  或加剧原料争夺战

  仁怀等地被称为茅台酒 “第一生产车间”,足见当地有机高粱的重要性。

  “白酒生产本身就具备很强的地域性,更何况茅台酒是有机打造,主要依靠当地高粱。”新食品酒业研究院研究员谢骥表示。

  今年3月,茅台集团也曾对外表示,“目前茅台酒酿造用高粱全部来源于在仁怀市及毗邻地区建设的有机高粱基地”。

  为了保证原料的充足,茅台集团2000年即开始推动有机高粱基地建设,实行“公司+基地+农户”的三级管理模式。简而言之,由农户按订单每年向茅台集团供应高粱。

  赵远航介绍,每年初,茅台集团根据生产需要,会把对应高粱需求计划报给市粮油收储总公司,再根据有机高粱的认证面积下达给各乡镇及合作社。目前,仁怀市相应订单种植面积为24万亩。实际上,每家种植户、单个合作社与茅台方面的订单量又不尽一样。据记者了解,目前,农户与茅台的合约订单量普遍在400斤/亩左右。

  到了高粱收获的时节,由市粮油收储总公司统一收购,先存放于各个乡镇的仓库中,第二年茅台酒“重阳下沙”前,再统一由各地仓库交予茅台集团用于生产。

  头年收购、次年生产,因此,在赵远航看来,今年减产导致高粱供应不足,或不会对茅台集团明年的生产造成影响。

  “今年有缺口,茅台明年生产的时候,已经收获了一定的早高粱,到时可以先交予他们进行生产。”赵远航表示,前几年也曾遭遇过类似干旱,但最终没有对茅台集团的生产造成影响。

  也有熟悉该模式的人士坦言,若明年再持续干旱,或将对茅台酒的生产造成较大影响。

  这是否会影响到茅台酒来年的正常生产,目前尚难知晓,但值得注意的是,茅台酒多年来一直面临的原料供应的地域性或稀缺性,或因旱情而加剧其影响。

  茅台酒近年不断扩产,其对于有机高粱的“渴求”也越加急迫。

  数据显示,茅台酒2012年产能为3.3万吨,而根据相应规划,2015年预计产能达到4.5万吨。按照酱香酒生产法,一斤酒往往需要2.4斤高粱,目前每年需要有机高粱总量约8万~11万吨。

  今年3月,茅台集团曾披露,2012年仁怀市及毗邻地区有机高粱基地认证面积达到62万亩 (其中仁怀市30万亩,习水县20万亩,金沙县12万亩),产量达到10万余吨。

  可见,剩余空间原本就不充裕,同时,茅台集团还得面临周边中小酒厂的“抢食”。有农户介绍,去年出售高粱的稍晚时候,当地中小酒厂所出的收购价格,甚至高于茅台集团的统一收购价。

  虽然目前与农户有着订单合约的保障,但遭遇到此次严重干旱,或会加剧茅台集团与当地中小酒厂对于有机高粱的争夺。(记者 谢振宇)

责任编辑:陈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