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实体经济要学会从房地产商口袋里“掏钱”

2017-01-18 23:02:00 第一财经 分享
参与

  回头看看这一年从国家到个人委实过得都不易,不断飞起的“黑天鹅”巍峨壮观。当然大的危机往往也意味着大的机遇。比如乐视,就遭遇了这样一个悲喜交加的时刻,在遭遇资金断崖即将倒下的生死关头,一双大手恰到好处地将其轻轻托起。

  准确地说伸出这双大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因为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一个群体。

  如果说万达对董明珠的5亿元投资纯粹是出于朋友面子的话,融创和乐视的联姻应该算是正式投资了。希望双方齐心协力趟出一条路,因为它对于迟迟无法从转型升级困境中找到突破口的中国实体经济具有重要的标杆意义。

  在连续到乐视上了一个月班并通过审计机构对乐视财务审计后,2017年1月15日,乐视、融创中国举行了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孙宏斌贾跃亭共同宣布:乐视于近日获得168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其中融创中国向乐视投资150亿元,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合计向乐视投资18亿元,总计约168亿元。至此,流传已久的乐视 “超100亿元战略投资”细则终于浮出水面。

  自从乐视公开信之后,资金链的断裂之声时有耳闻,有质疑乐视生态战略的,有质疑其是庞氏骗局的,总之按照这个套路演变下去,乐视公司还有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嘴里那个“老贾”的下场就会像中国前20年改革开放中一再上演的创业悲剧一样,先是资金链断裂,然后银行断粮,供应商逼债,最后结局一定是树倒猢狲散和一地鸡毛。即使有了破产法依然还是这个套路。这中间确实有很多是企业经营不善,但被政策、被市场、被媒体错杀的产业、企业和企业家们大有人在。

  乐视和融创的合作模式给处在转型升级重要关口的实体经济带来了希望,其意义在于,如果双方通过此次合作趟出一条路并最终实现共赢,那就会激励更多的房企将资金注入实体经济。

  乐视是幸运的,一方面它遇到了融创这个及时雨,另一方面它幸运地赶上了一个时代大潮——调控重压之下的房地产企业全面转型趋势。

  不排除房地产调控政策在今后某个阶段出于种种压力放开,甚至不排除价格出现巨量的双向波动,但从一个更宏观的层面看,这场发轫于1998年房改,2004年底起飞,又经过2008年、2011年、2014年三次“空中加油”的支柱性行业趋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褒贬暂且不论,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城市化改造进程中,房地产商作为时代弄潮儿一度占据了中国富豪排行榜的众多席位是事实,经过多年发展尤其是后期房价疯涨逐渐蜕变成全社会口伐笔诛的标的也是事实。对此有战略眼光的房企早已展开转型布局,2016年后期深圳、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推出强力调控政策后,房地产全行业战略转型开始加紧提速。

  以布局转型最早的万达为例。2017年元月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年终总结中宣布万达已经提前一年实现了全面转型:2016年万达集团服务业收入占比55%,历史上首次超过地产对集团的贡献,服务业净利润占比更是高达60%,也大于地产的利润贡献。虽然租金业务小于地产,但是净利润超过了房地产。整个文化产业板块收入占到了万达集团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从转型速度上看:万达院线前十年加起来一共2100块银幕,去年一年就增加了1200多块,万达影院累计达到1352家,占据全球12%的票房,在欧洲、北美、中国排名第一,也是全球首家跨国院线。再加上体育、旅游等产业的布局,可以看得出万达的转型深度和力度已经超出了所有房地产企业,甚至连名字都准备改掉。

  标杆企业万科也是很早就开始探索如何从传统的“开发销售模式”转变到“经营服务模式”。不同于万达的是它把自己定位于“城市配套服务商”,继续深耕于房地产业务。万科制定了万亿目标的“八爪鱼”式战略——除了相对成熟的物业管理、物流地产、商业运营等业务,还全面布局养老产业、户外教育、家装等新业务,另外万科的产业新技术研究院对绿色建筑的新技术研发非常有后劲。

  恒大、SOHO、碧桂园、复星、绿地、中天城投、新湖中宝等企业也早已在金融、健康、互联网等多个行业布局转型,并且取得很好的成绩。

  预计随着2017年汇率改革的推进和房地产市场调控不断深入、房地产市场总量趋稳,价格阶段波动不可避免,触手可及的天花板意味着合纵连横的淘汰赛即将上演,由此带来的资金、人才挤出效应如何惠及实体经济是政府密切关注的,也是一直在布局和引导的。

  168亿元的资金对房地产商只是“毛毛雨”,实体经济要学会抱着合作共赢的态度从它们口袋里“掏钱”!

  乐视的幸运在于,当资金链吃紧的消息公开后,得益于贾跃亭的人缘,先是一群“中国好同学”嘘寒送暖,然后是地产大鳄融创中国的兜底式注资。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

  启示一:房地产企业转型和实体经济转型存在着无限的耦合可能。

  30年的改革开放不但让我们积累了巨量的财富,商业文明也由此开始萌动,比如企业在经营形势不好、遭遇困境时,抱团取暖比相互拆台、挤兑更能体现出这种人文价值,行业之间、企业之间、企业家之间遇到困难时通过扔个救生圈共渡难关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实体经济需要资金转型升级满足日益明显的消费行为升级,房地产企业累积的天量资金在转型过程中也需要相应的标的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双方存在着无限的耦合空间。如何探讨出一个友好共赢的合作方式和规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启示二: 政府应该为这种耦合提供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和好的宏观预期。

  要引导民间投资进入实体经济,就需要重新凝聚改革共识和提振投资者信心,需要政府从服务模式、税收、规费、宽松营商环境上做出超出市场预期的政策性刺激方案,为房地产市场的溢出资源进入到实体经济正向循环提供支撑。

  甚至必要时可以以一个时间周期为单位,定期推出精心准备的振兴实体经济“政策包”,使实体经济宏观层面迅速得到改善,增强实业经营者的信心和投资进度。不管是直接投资也好,股权投资也好,新三板投资也好,创业板也好,只要有足够的向好预期,从房地产撤出的资金和社会闲置资金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入实体经济。

  启示三:通过大刀阔斧的“脱虚向实”改革制造市场“向好预期”和动用财政、货币工具箱相比,前者在外汇市场的权重更大,效果也更持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