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2018年买基金是押大还是押小?基金经理这么说

2018-03-11 09:03:00 中国基金报 分享

  见习记者 朱文君

  2017年股市结构性行情特征明显,“指数牛”的同时,分化的行情决定了并非所有人都能把握住股票的赚钱效应,配对了上证50或沪深300的投资者收益不菲,而重仓中小创的投资者却深陷泥潭。2018年,结构性行情是否会继续延续?如何看待大小市值股票?哪些板块蕴藏机会?

  3月2日,国富天颐拟任基金经理吴西燕做客中国基金报粉丝交流会,与大家分享她的投资心得。

  吴西燕拥有12年证券从业经验,现任国富中国收益、国富新收益、国富新价值等基金的基金经理,同时兼任国海富兰克林基金行业研究主管。吴西燕投资风格稳健,具有深厚的行研经验,擅长以扎实的基本面分析和选股择时技巧力争绝对收益管理目标。

  以下内容是吴西燕此次与32个粉丝群15000位粉丝交流的精华部分内容,基金君整理出来,大家可以先品味一下。

  内容提要:

  1.互联网科技、高端制造、消费行业在未来的5到10年或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2.不管是权益还是固收投资,实际上都是选择公司。固收类投资需要关注安全可靠、偿债能力强的公司,这类公司未必成长性很好,但资产质量足够满足其还款付息;我认为权益类投资策略的重点是在合理的价格买入成长性好的公司。

  3.我们认为2018年大概率不存在单边结构性行情,重在精选个股,能否选到成长性真正好的公司,并在合理的价格买入将是关键。

  4. 2018年的市场情况比较复杂,市场风险点主要包括海外市场的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向、宏观经济环境、上市公司业绩等。

  5.金融地产板块2018年内部分化或将加剧,行业集中度有望提升。

  6.对于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类龙头公司,如果有被市场错杀的情况,可能会是较好的买入时机。

  7.我认为“对价格的容忍度“可能是最好的规避投资风险的工具。

  会议实录

  问:2017年中国股市以大盘蓝筹为代表的股票走出了漂亮的走势,进入2018年世界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多,例如美联储要继续加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措施、欧洲的意大利大选等等。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可否谈谈国内18年通胀预期对经济的影响?

  吴西燕:我们认为互联网科技、高端制造、消费行业在未来的5到10年可能会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2018年虽然整个市场对全球和国内的通胀预期都较高,但我认为实际上国内通胀大概率是可控的。同时,从通胀的构成来看,影响通胀的重要因素中,包括猪肉价格、房租等大概率都不再具备上行压力,反而趋势向下,这对于不同的行业的影响也不一样。另外,我们认为一定程度上的温和通胀可能会给权益市场带来积极影响。

  问:2018年在资产配置方面,您更看好权益类投资还是固收类投资?建议重点关注哪些方面的投资机会? 如何通过组合配置和仓位管理,实现权益类投资与固收类投资的“优点可用,风险可控”?

  吴西燕:具体是权益投资更好,还是固收类投资更好,我认为两个市场都有机会,不能一概而论。总体而言,权益类投资上行的空间很大,但下行的风险也更大,固收类投资的预期收益率相对会稳定一些,但也决定了它的上行和下行的空间都比较有限。我们建议在权益投资领域,投资人还是以精选个股为核心,固收类投资中由于现阶段信用利差较大,可以在信用类债券中精选好公司进行投资。

  其实无论是权益还是固收投资,实际上都是在选择公司。固收类投资关注安全可靠,偿债能力强的公司,这类公司未必成长性很好,但资产的质量足够满足其还款付息;权益类投资策略的重点是在合理的价格买入成长性真正好的公司。

  问:上证50指数自2016年以来单边上涨了2年,目前也接近10年的高点,大蓝筹趋势预计怎么样,还可以布局吗?

  吴西燕:我们认为2018年大盘蓝筹可能不会存在前两年的单边结构性行情。比如在2017年,可能存在配对了上证50或者沪深300,就可以取得板块性机会的情况。而2018年,在不同的板块之间,从指数看差异可能并不大。开年以来,1月份虽然蓝筹股涨幅较好,但在2月份经历较大回调后,2月底到3月,中小创板块又反弹较多。我认为2018年板块之间的差异可能会被弱化,是否能选到真正具有成长性的公司,并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将是关键。

  问:如何看待创业板近期的反弹行情?机构有资金由大盘切换到创业板,您认为是投资风格的反弹还是反转?中小创迎来投资机会了吗?

  吴西燕:我认为2018年板块性投资机会不太明确,关键在于精选个股。比如创业板中有一些200倍甚至300倍估值的上市公司,净利润却只有几千万,这种公司通过短期的市场风格的切换有所反弹,但如果看一到三年的区间,我认为这类公司投资价值不大。但创业板中另一些公司,可以预见有比较明确的成长空间,经过近两年多的下跌,估值已经较为合理,就非常具备投资价值,拉长时间维度可能会有较大机会。

  问:如何看待中小创高估值,高解禁和高商誉这三个问题?

  吴西燕:对于中小创的高估值,我们认为还是要分析个股。有些个股估值确实较高,达到30倍到40倍,但如果判断其未来成长性能够与估值相匹配的话,这种公司的投资价值仍值得关注。

  高解禁问题,我认为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高解禁可能并不会对股价产生决定性作用。我们回顾2017年的市场,很多优质公司在解禁之前股价可能是下跌的,因为大家都担心解禁带来的风险,但解禁以后,利空兑现,反而吸引资金配置。所以我认为高解禁可能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关于商誉问题,也需要个别对待,对财务报表和资产质量的分析可以帮助投资人更好地理解商誉的影响情况。

  问:有观点认为上半年行情尚可,下半年行情不太乐观,您如何看待今年主要的风险点,以及对市场的影响?

  吴西燕:2018年的市场情况比较复杂,市场风险点主要包括海外市场的影响、汇率走向、金融监管以及宏观经济环境。具体到个股方面,公司业绩是否可以兑现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风险点。

  在牛市中这些因素对市场的影响可能不会特别大,但在今年的市场中,我认为公司业绩是大家值得关注的重要风险点。

  问:还有3个月就要启动MSCI,外资进入被动配置对沪深300的影响几何?

  吴西燕:外资早已可以通过沪港通、QFII等形式进入A股市场,所以我认为MSCI启动对沪深300指数的影响一定程度上已经被淡化。

  问:1:美股18年以来走势疲弱,为何市场以前对风险视为灰犀牛,现在却对消息杯弓蛇影?美股10年一轮回,目前看调整已现,对A股及港股等影响如何?2: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请问对中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有什么影响?对国内上市公司的影响大吗?对18年投资方向有什么启示?

  吴西燕:我认为美股变动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市场情绪,长期来看,A股的主要影响因素还是自身内部循环,包括国内经济发展情况、金融宏观环境和资金链等因素。相对而言,港股受到海外影响会更大。

  对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认为这需要分不同的公司和行业来看,不同行业影响程度不同。比如美元汇率的持续走低对于一些进出口型公司的汇兑损益方面会有负面影响,但总体而言,中国作为非常大的经济体,个别行业受到影响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可能并不会很大。

  问:银行和保险板块自2月份以来调整的力度也不少,个别银行股也处于破净状态,PE较低,由于央行2018年继续实行去杠杆、收紧房贷、银行本身坏账率等,想请问对银行金融板块2018年的看法?如何看待机会?

  吴西燕:我对2018年金融板块的看法和前面说的对全市场的看法一致,难言有板块性机会。比如2012年底,银行板块上涨了百分之四五十,2014年券商板块上涨数倍的现象,我认为在2018年可能很难看到。对具体板块而言,我认为2018年板块内公司或将分化。

  比如银行业,在金融强监管之下,一些之前同业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虽然股价在去年就已经有所表现,但我认为今年这一趋势可能会加强。今年个别银行可能存款来源压力会加大,估值也会处于持续被压制的状态。

  而证券行业可能同样会有分化加剧的现象,现在的龙头公司市场占有率持续提升,一些排名靠后的银行,如果市场没有趋势性好转的话,其经纪业务及投行业务会受到压制,估值同样可能持续承压。

  问:如何看待券商现在的估值?如何看待其投资机会?

  吴西燕:把大券商和中小型券商分开来看,大券商过去五年静态绝对估值的底部约为1.2倍,现有的估值水平约为1.5倍;中小券商过去五年绝对静态估值约为1.5倍,现在很多中小券商已经跌破了此估值水平。从静态估值来看券商板块相对比较安全,但从个股分析来看,缺乏估值优势的中小券商,虽然其估值较低,但如果看未来三年的业务机会,可能会持续走低。而券商龙头企业,现在的市场份额在未来三到五年可能会持续提升,因此龙头券商未来机会可能会比较大。

  问:地产业集中度提升,对龙头公司未来机会应该不小,但行业控制政策近期密集出台,对地产板块打压力度还是很大的,想请问对地产行业未来的看法?地产行业2018年的是否有机会?机会在哪里?

  吴西燕:地产龙头的集中度提升在未来一到三年可能会是加速的过程,龙头企业的市场份额有望快速提升,小企业份额可能会快速下降甚至消失或转型。

  近期由于调控政策密集出台,短期地产板块受打压力度较大,但我们认为地产行业长期投资逻辑仍在,龙头效应有望提升。

  问:今年是否持续看好消费升级类股票?

  吴西燕:我们持续看好消费升级类行业和公司,不论是短期维度还是长期维度。我们能够看到现在的消费主力已经逐渐迭代到90后甚至00后,这类群体的消费潜力和消费观念都出现了巨大变化,所以我们认为消费升级在中国将有非常大的投资机会。

  问:市场提倡“价值投资”,PE、PB、ROE等指标概念已深入股民心中,但科技股的估值体系很难单纯以这几项指标建立,对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龙头股,会被市场情绪错杀吗?选择此类标的时,应着重注意哪类数据?

  吴西燕:对于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龙头类公司,如果有被市场错杀的情况,那可能会是比较好的买入时机。对于这类标的,我们认为需要甄别公司拥有的核心技术是否符合未来5到10年的行业发展大趋势。

  问:1. 随着面板价格稳定,黑电行业是否今年有机会?2. 5G时代快要来临,如何把握分析该行业的机会?

  吴西燕:对于黑电行业,我们认为今年的投资机会可能会比过去两年要大。因为在整个家电板块中,白电板块龙头企业在过去两年涨幅较大,黑电则相反,面板价格的持续上涨影响了毛利率增长,美元贬值影响了汇兑损益,加之一些无谓的价格战等,使得黑电行业长期处于估值下降态势。

  从2018年开始,我们认为这些对黑电行业的不利因素都有好转的可能,所以我们认为机会有望大过前两年。

  对于5G板块的投资机会,我认为受到情绪面干扰因素较大,真正行业利润兑现可能还需等待三年以上的投资周期。

  问:请问基金经理如何构建产品组合?在调仓时主要考虑哪些因素?

  吴西燕:对基金经理而言,构建产品组合首先需要考虑大类资产配置,如果当下权益市场风险加大,则宜在固收类资产上关注确定性较高的品种,如果权益市场整体估值水平较低且系统性风险相对可控,则整个组合在权益资产的配比可以考虑适当提高。

  除了权益和债券之外,机构投资者还可以投资银行间同业存单、银行协议存款等产品,这些投资范围个人投资者目前无法涉及。

  调仓换股方面,我的主要考虑因素不只是价格,更是公司和行业的基本面,如果一个行业和公司基本面未来三到五年确定性向好,即使股价涨幅已经较大,如果估值水平仍然具备上升的可能性,那么对投资者而言可能仍是加仓的好时机。

  问:作为普通投资人,如何低风险配置自己的资产组合?

  吴西燕:普通投资者如何低风险配置资产组合,这因人而异,需要根据自身的财务状况。比如如果房贷压力较大,那么我不会建议他多配权益。如果是本身没有什么负债压力,现金流稳健而且风险承受能力较高的投资者,我认为可以适当多配权益。

  其次,年龄也是较为重要的考量因素,比如对退休的投资者,由于其未来可预期收入增长非常低,投资周期又相对较短,所以对这类投资者而言固收类资产或者会是更好选择。同理,如果对于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其事业处在上升期,未来五到十年有可预期的现金流,抗风险能力较强,那么可能适合多配权益类资产。

  具体可以参考每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测评结果来判断。

  问:如果资本市场出现二次探底,您会如何把握投资机会,规避投资风险?做好投资业绩呢?

  吴西燕:我的投资习惯是基本不会满仓操作,一般会空出一部分仓位作为等待资金,在市场出现大规模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可以择机进场。

  总之,我认为最好的投资就是做好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研究,然后在安全位置买入。

  问:如何看待消费行业投资机会?

  吴西燕:不论是短期维度还是长期维度,我们都认为消费升级在中国具有非常大的投资机会。一是因为现在的消费主力已经逐渐迭代到90后甚至00后,这类群体的消费潜力和消费观念都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二是在于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能力在迅速向三四线城市蔓延,这与地产行业周期也有很大的关系。我在调研中观察到的现象是,部分在一二线城市上学的大学生毕业之后,由于房价等因素,会在工作几年之后向三四线城市迁移,人口迁移带来了一二线城市消费向三四线城市扩张的趋势。

  此外,在消费大行业中,过去三到五年维度里,消费行业去产能的速度完全不弱于周期性行业。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能够从中走出来的龙头公司,其市场份额有望继续上升,经过三到五年的发展,其竞争力将明显增强,公司治理结构也可能会发生质的变化。所以我认为在这一轮消费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生存下来的企业有望在未来三到五年存在非常大的投资机会。

责编:高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