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中小民营银行发展思考:发挥与时俱进的监管作用

2017-03-21 11:04:00 海外网 分享
参与

  距第一家民营银行挂牌成立,至今已差不多两年半。这几年里,民营银行发展稳步推进。

  根据银监会披露数据,截至2016年末,8家开业的民营银行总资产为1800亿元,贷款余额为800多亿元。但从各行数据看,业绩也难言惊艳。其中公开资料显示,温州民营银行截至2015年末实现净利润1018亿元,不良贷款为0,网上银行截至2015年末累计亏损0.6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18%。

  对于首家披露2016年年报的民营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截至2016年年底,该行资产规模达到220亿元,运营资产总额256亿元,净利润1.29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87亿元,各项贷款余额69亿元,其中中小微企业资产占比近70%。如果在考虑金城银行约30亿的资本金,2016年金城银行的股本收益率只有4.3%。而同期招商银行达到16.27%,2016年上半年,工商银行也达到近14%。民营银行在传统财务数据上表现平平。

  从民营银行成立之初所肩负的使命来看,民营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却颇有进展。其中,获得银监会肯定的浙江民商银行,截至2016年12月,其向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贷款余额为20.15亿元,共2118户,户数占比高达99.72%;累计发放信用贷款335笔,共计2.87亿元。上海华瑞银行积极探索新业务模式,其依靠数据综合整合,通过一些认购权的设计平滑风险和后期补偿机制,推进无抵押科创金融业务。微众银行还抢先开发了微众银行小程序,将其APP上的经典功能接入到微信中,创新了以往的用户体验。在开创这些新服务的背后,是大量长期资本投入。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就谈到,服务小微企业如果用人工来做没办法运作,民营银行必须有线上服务的能力。为此,必须推进用互联网技术服务客户的能力,以此为手段来提高效率。

  因此,我们并不能孤立看待民营银行报表上的差强人意。一方面,对于发展初期的民营银行,它们更需要强调的是在业务模式、用户体验、风险控制上做到平衡、特色发展。另一方面,这些民营银行的发展也是被嵌套在其股东所在意的更大发展格局之上。银行的利润是一种考量,而其战略意义和给股东未来带来的经济贡献更为重要,比如对股东流量、客户黏性以及打通线上线下渠道的影响。所以不能简单就金融谈金融。

  同时,对于民营银行的诞生和发展,监管这只“有形的手”总在其左右。从民营银行40亿封顶的注册资本金到单一网点限制,从未获推广的远程开户到较短的经营时间。这些全方位监管一方面体现了监管层希望民营银行不要偏离自己服务小微企业的主要使命。

  另一方面人为抬高了民营银行的一些运作成本。由于远程开户的限制,民营银行在吸收公众存款方面较为弱势,网商银行就表示,它们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于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并且靠同业资金补充短期资金需求。民营银行较小的资本规模和市场资历较浅,使得它们在在发售理财产品、同业存单方面也较为无力。

  为此,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曾表示,民营银行难在哪里呢?主要是银行的监管比较严厉,非常、非常、非常严格。但南存辉也承认监管的必要性,并认为民营银行在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应该求回报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控制风险,赚钱应该是细水长流的事情。的确,从其他类似地区的经验上看,监管落后于民营银行发展是会导致大问题的。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台湾地区放开了民营银行的准入,然而由于台湾民营准入法规存在一些制度性缺陷,在开放初期直接导致了民营银行核准家数过多,企业财团操纵银行董事会以及退出机制缺失等问题,引发了银行过度竞争、银行经营状况恶化等一系列危机,最终,为了帮助金融机构脱困,台湾自2001年其推进了数次金融改革,鼓励银行机构合并,成立金融控股公司、设立金融监管委员会等一系列措施,最终通过商业银行并购潮来消化遗留的民营银行风险。

  目前,我国民营银行业也出现了一些风险点。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曾着重指出股权不稳定的问题,在现实中,有的股东短期入股后即出售银行股权,有的股东在银行获批后立即转让股权,改变民营企业属性,有的股东面临司法纠纷,存在强制拍卖执行银行股权的隐患。不久前,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更是强调,千万不能将民营银行办成少数人或少数资本控制的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进行关联交易,吸收公众存款用于自己特殊目的的投资。但监管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平衡,它要防范市场失灵情况的出现,也要防止自己成为经济活动的直接参与者,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我们也注意到,银监会在2016年12月30日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中表示要创新监管方式,“对特色经营和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成效显著的,实行监管正向激励措施。”也有消息称,银监会重视差异化监管的必要性,对于民营银行,将会推行一行一策的分类监管制度。并对民营银行部分监管指标设定合理过渡期,同时支持属地银监局探索出台差异化监管措施。这些新的监管动向反映了监管层正在对下一阶段监管进行调试。

  总体来看,监管层要把控好不同阶段的监管,第一步,先让民营银行发展起来,把民间金融资源动员起来;第二步,引导民营银行发展好,强化风险管理。不要民营银行一出来,就用过高的风险标准、完全采用管理大中型银行的策略,这会扼杀民营银行的发展空间。当前,监管正从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为了真正让民营银行这一新兴事物发挥自己的潜力,与时俱进的监管不可或缺。

  当前民营银行的发展,已经在相关特色业务上出现进步,但要为了民营银行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未来在监管上进行细分,并将部分成功经验予以拓展,并且还要牢牢把握住风控,以此来推进民营银行持续发展。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王岭、刘琼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