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网上贷款帮“女友” 会宁农村大学生负债21万

2017-03-21 11:32:00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分享
参与

  一场“浪漫”的骗局

  网上贷款帮“女友”农村大学生负债21万

  王龙到派出所报案。

  今年开学不久,兰州某高校大三学生王龙被讨要高利贷的人带到会宁老家要钱,逼债者称王龙在一年内贷款本息高达2万余元。惊恐不已而又不知所措的家长随后求助于兰州晨报,兰州晨报记者历经半月的深入调查发现,王龙在上学期间在网上交了一名“护士”女朋友,王龙所贷款项的大部分“资助”给了这个女朋友。

  为了帮助“女朋友”的母亲治病以及其他各种原因,王龙竟然多次利用“校园贷”给素未谋面的“女朋友”转账累计近10万元,如今背上了高达21万元的债务。令人更加大跌眼镜的是,记者与王龙的这个“女朋友”多次周旋后最终确认:对方竟然是个男儿身。

  1

  为还高息贷款,父亲变卖家中耕牛

  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王志杰(王龙的父亲)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催款短信:“你孩子拖欠我公司贷款,已涉嫌金融机构诈骗罪,我公司将继续采取必要法律手段跟你孩子本人收回全部款项,所产生后果将由你孩子本人承担!”

  王志杰是会宁县偏僻山村的一位农民,靠打工种地供儿子上学。儿子王龙目前在兰州某大学就读,已经是大三学生。“儿子怎么会贷款?他还在上学啊!”王志杰断定这是诈骗短信,所以没有理会。

  过了一个月,同样的短信接二连三地发来。王志杰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便打电话问上学的儿子怎么回事。王龙告诉父亲根本没有贷款的事情,可能是自己的信息泄露所致。王志杰相信了儿子说的话,再没有细想短信内容的真假。

  今年2月27日,已经去兰州上学的王龙突然又回到了老家,与他一同到家的还有一名陌生男子。这名男子对王志杰说,王龙欠了他们2万余元,这次是带王龙来讨债的。

  儿子怎么会借这么多的钱?王龙没有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父亲。而作为父亲的王志杰看到对方凶神恶煞般逼着儿子来家里讨债,一下子傻了眼。思前想后,为了不让儿子吃亏,王志杰当即联系人变卖了家里的耕牛,又从邻居家借了2000元,凑了1万元交给了对方,并承诺剩下的1万元尽快凑齐。

  陌生男子离开后,王龙在父亲的一再逼问下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秘密。

  2

  微信结识“白衣天使”,先后转账9万余元

  2016年2月的一天,王龙偶然一次在微信“附近的人”里加了网名叫“兰大一院心外科冰儿”的网友,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女孩说她叫“陈一冰”,是会宁人。得知女网友是老乡,王龙感觉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接下来的3月8日,王龙给对方微信发送“节日快乐”,对方开始向王龙索要红包。过了两天,“冰儿”发消息说她妈住院要换肾,王龙很同情“冰儿”的遭遇。

  聊天一个月后,“冰儿”问王龙是不是喜欢她,王龙说:“是。”从此开始,“冰儿”的遭遇变得更加“糟糕”。“冰儿”告诉王龙,她还有个弟弟在兰州上大学,妈妈住院花销太大,她还要给弟弟生活费。后来又说,奶奶去世了,自己借钱还不上等。到了今年1月,“冰儿”说,她母亲做手术后去世,她连买棺木的钱都没有。其间,为了帮助“冰儿”,王龙先后通过微信和银行转账方式给了“冰儿”9万余元。

  王龙还告诉父亲,他也曾怀疑过“冰儿”的真实身份,曾在去年5月到医院见到穿白大褂的“冰儿”从医院的科室出来,并和自己聊天。事实上,自始至终,王龙根本没见到过“冰儿”。王龙也证实,他起初给父母撒了谎,编造了见过一面的情节。原因是他感觉父母认为他没见面就上当太弱智,所以就杜撰了这个细节。

  3

  校园贷滚成高利贷,半年负债21万余元

  王龙是一名从偏僻的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上大学的学费都是从银行贷款,每个月1000元的生活费是父亲辛辛苦苦打工的血汗钱。他给“冰儿”的9万余元钱从何而来?王龙告诉父亲,那些钱都是自己通过各种渠道贷款而来的。

  2016年4月,面对“冰儿”无休止的要钱,王龙开始从一个叫分期乐的平台贷款。王龙说,当时自己从网上贷了4000元,扣除手续费和押金后,陆续全部转给了“冰儿”。有一次“冰儿”说,她妈住院要交治疗费了,钱不够,王龙又从另外一个网上平台贷了款。前前后后,王龙从“拍来贷”贷了3000元,到他卡上的只有2200多元;从“星星钱袋”贷了3000元,到手只有2600元;又从U族大学贷贷了1400多元……这些钱到手之后,还了一些账单,剩下的都陆陆续续给了“冰儿”。到了2016年12月,“冰儿”一直说缺钱,王龙就找同学借,然后转给她。到后来,王龙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了。前面的账单逾期了,有些有押金的全部都被扣了,逾期之后还要加收贷款金额3%左右的罚金。为了及时还清“校园贷”平台的钱,王龙不得已走上了借私贷的道路,而且一发不可收。第一次贷的时候打了1.2万元的条子,拿到手的只有6000元。前面私贷的马上到期了,王龙又拆东墙补西墙另外借私贷,就这样,私贷越滚越多……

  截至目前,王龙在网络平台上的贷款本息共有10.67万元,私人借贷的高利贷本息共有8万多元,还借了同学2万余元。其中,给“陈一冰”转了9万余元,还给了她一部4000多元钱的手机。王龙细算了一下,自己转给“陈一冰”的钱实际上就是贷到手的钱,其余的都是这些贷款滋生的利息。

  4

  调查步步深入,“陈一冰”疑点重重

  3月6日,王志杰带着儿子来到了兰州,求助于兰州晨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要账的人会威胁到儿子的人身安全,更担心儿子心理负担太重发生意外。”心乱如麻的王志杰说,“在和记者见面之前,我到学校了解情况时,学校辅导员才知道了王龙贷款的事情。”

  王志杰想看看儿子交的女朋友到底是什么样子,也想知道儿子是不是向他说谎了。到兰大一院心外科打听了几次,根本没有人知道有个叫“陈一冰”的护士。王志杰隐约觉得儿子可能被骗,随后按照王龙提供的电话拨打“陈一冰”的电话时,对方拒绝接听。通过多次短信联系后,“陈一冰”说“她”想办法还钱。

  王龙向记者回忆到,他和“陈一冰”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加为好友后,“陈一冰”曾主动告诉他认识会宁一名叫董某的高中学生,并给他提供董某的电话。在电话中,董某确认自己认识“陈一冰”。由于互相认识,王龙也就再没怀疑过对方的身份。

  “陈一冰”究竟是谁?怎么会让一名大学生肯为其举债21万多元呢?

  经过进一步调查记者发现,“陈一冰”所使用电话的登记人并不是“陈一冰”,而是一名姓董的会宁农民。记者再次深入调查发现,“陈一冰”使用手机号码的登记人竟然和王龙所称的董某是父子关系。

  3月16日晚,王志杰几经打听来到了董某家,确认了董某和“陈一冰”使用手机号码登记人的父子关系,这家人都是农民。记者随后以王龙家长的身份和董某取得联系,当记者问及其和“陈一冰”的关系时,董某说也是网友,“陈一冰”叫他哥哥,而且他知道“陈一冰”和王龙在谈对象。

  为什么“陈一冰”会使用董某父亲登记的手机号码?董某则称,“陈一冰”所用手机号码是他母亲的,前几年丢了,而至于为什么“陈一冰”会使用,他觉得是巧合。

  记者随后向其讲述了王龙为给“陈一冰”给钱而负债一事,董某说他知道,他也会尽量想办法帮助王龙。“高利贷与‘陈一冰’没关系吧?‘陈一冰’又没让王龙贷款。”董某在电话中一再追问王龙到底给了“陈一冰”多少钱。他说,自己虽然和“陈一冰”只是网友关系,但他会想办法让其还款,“估计她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吧,让她两年之内还清吧?!”

  通话结束后,董某先后三次给记者打通电话,恳求宽限还款时间,一定不要报案。当晚,王志杰卡上转来1万元现金,经查询证实是董某所转。

  5

  真相浮出水面,“女朋友”竟是男儿身

  董某为什么要急着替“陈一冰”还钱?电话中确认董某在会宁县城的消息后,3月18日,记者和王志杰来到会宁,经过多次联系后,董某答应和我们见面。

  出现在见面地点的董某打扮新潮,一身名牌,他说自己今年24岁,无业。一番沟通后,董某坦承:“我就是‘陈一冰’!”

  董某说,其实“陈一冰”的手机是他使用,网上和王龙聊天的也是他,自己从来没有和王龙见过面。董某称是王龙主动加他,还主动给他发红包。“我看到王龙好骗,所以就说自己是护士,以谈恋爱的方式交流。”董某说,骗来的钱基本花光了,经常住宾馆,和朋友一起消费。

  王龙称,今年“陈一冰”的弟弟“陈一杰”也加了他的微信,说过“我的姐姐为了你要自杀,你要对她负责”等话,并向王龙索要生活费。而董某证实,这个“陈一杰”也是他自己,是为了取得王龙的进一步信任。

  18日下午,王志杰向会宁警方报案,会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将董某控制。至此,扮演多个身份涉嫌诈骗王龙的嫌疑人董某落入了法网。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文中涉及学生及家长姓名均为化名)

  文/图 兰州晨报首席记者 张鹏翔 实习生 许 琪

  下一页:对话受骗大学生:我现在感到生不如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