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金融对外开放持续推进 专家: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2017-09-26 07:05:00 中国证券报 分享
参与

  □本报记者 彭扬   

  金融业对外开放持续推进。专家表示,金融业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减少资本管制应协同推进。同时,应完善与开放金融体系相匹配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有效预防和化解金融风险。  

  积极稳妥推动对外开放  

  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8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也提出,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对外开放范围。持续推进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等对外开放,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路线图。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表示,与十年前相比,目前外资机构在中国金融业中的占比仍处于低位。因此,在改革开放新阶段,金融业开放仍有很大空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从保持经济增长、防控金融风险和参与国际金融治理的角度出发,金融业应进一步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助开放。  

  “目前各金融子市场的开放呈管道型特点。”上海票据交易所战略规划部总经理汤莹玮认为,从开放顺序看,股票市场开放得较早,债券和外汇市场开放得较晚。从开放程度看,各子市场的开放程度有所差异,债券市场的开放程度最高,股票市场次之,外汇市场相对更低一些。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市场开放的统筹性和协调性不足。在国外,各金融子市场相互联动,资金可以自由流动,而目前我国的管道式开放割裂了联动性,也阻碍了整体开放。二是我国金融市场的制度规则和监管安排与国际市场存在一些差异。境外发行人和投资人不熟悉我国的规则,参与市场的便利性不足,影响参与的程度。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发布的《2017·径山报告》建议,放开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设立外商独资证券公司和独资寿险公司;取消对外资银行股东总资产的要求,取消对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最低开业年限要求,取消对合资证券公司中方股东必须有一家是证券公司的限制;不再通过牌照数量限制合资寿险公司发展,考虑给予独资寿险公司新的区域经营牌照,同时加快牌照发放的节奏,便利外资机构开展业务。   从以对外开放促进金融市场改革发展来看,汤莹玮表示,开放的内涵包括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将境外机构引进来或国内机构走出去。第二个层次是尊重并适应国际市场的规则和惯例,借鉴国际经验,发展国内金融市场,最终实现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融合。  

  利用汇改时间窗口  

  在金融业改革开放中,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一项重要任务。当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进入关键阶段。中国人民银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下一步将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认为,进一步完善人民汇率形成机制,意味着更多地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人民币汇率,尽量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当下就是较好的时机。从经济基本面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均有所好转,经常项目、物价水平和经济增速的指标都不错。同时,企业规避汇率风险的意识、使用风险管理工具的意愿和操作水平都在提高。货币当局应对外汇市场波动的工具更加充裕。  

  黄益平也认为,目前是非常好的推进汇率改革的时间窗口。过去货币当局不是在抗击单边升值预期,就是在努力消除单边贬值预期。市场稳定下来后,如果不采取改革动作,未来市场的变化很难说,应利用好现在的时间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呼吁,有关部门应尽快落实“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要求,实现汇率制度由“类爬行钉住”到“浮动”的转变。  

  对于如何实施改革,张斌提出两个方案。一是采取类似美国、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那样自由浮动的汇率形成机制,但并不意味着货币当局完全放弃外汇市场干预,在极端情况下仍可采取措施;二是采取人民币宽幅区间浮动的汇率形成机制,主要盯住一篮子货币,同时设定年度汇率波动区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表示,未来随着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仍要继续发挥作用,要建立宏观和微观两个层次的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框 架。微观层面,要去“宏观调控功能”,促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服务贸易投资便利化,把监管重点从事前转向事中、事后,强化真实性、合规性监管。宏观层面,要 构建资本管制和宏观审慎管理两个维度的管理框架,尽快完善政策工具箱,完善宏观审慎监测评估机制和压力测试,保留“托宾税”等资本管制手段。  

  审慎监管不可少  

  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已成共识,但开放的节奏和顺序仍需斟酌。金融业开放既可以带来效率的改善,也会增加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防风险成为开放过程中的重中之重。  

  “要主动有序推进金融业开放。”黄益平表示,金融业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减少资本管制“三驾马车”要协同推进。  

  朱民认为,融入世界金融体系要准备好接受世界金融体系的波动。为了更好地预防和防控世界金融体系的波动,要建立宏观审慎监管体系。  

  黄益平认为,扩大金融市场开放不仅可以引进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技术和规则,促进市场竞争,提升市场效率,强化市场纪律,消除金融风险的痼疾,也有利于分散风险。当然,不能一放了之,要仔细设计金融业开放的路径和审慎监管的框架。  

  此外,应综合考虑为了防风险而设置的门槛。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冯维江表示,在开放过程中,如果出于维护金融安全、防控金融风险而 设置的门槛条件过高,在双向开放时会产生一些问题。在考虑金融业开放时,一要注意现在的实力和地位,二要注意实力和地位在未来发展中的合理预期。

责编:徐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