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资本补充压力犹存 上市银行“补血”各显神通

2017-12-21 08:56:00 中国证券报 分享
参与

   时至年末,上市银行掀起又一波“补血”浪潮:定增、二级资本债、优先股纷至沓来。专家认为,银行“补血潮”是因为外在监管压力、内在资本需求的双重作用。更为重要的是,监管部门此前为落实《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办法》)所设的6年过渡期将于2018年底“到期”,导致部分达标仍存压力的银行抓紧补充资本。

   券商分析人士认为,在金融监管强化、资本标准提高等双重背景下,未来一段时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会持续存在。不过,在盈利能力回升、主动“缩表”,以及监管实质起到帮扶作用的情况下,2018年上市银行资本充足情况总体乐观。

   多渠道“补血”

   从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方式看,可分为内源性补充和外源性补充。内源性补充是指银行通过留存盈余的方式来增加资本,外源性补充则指发行普通股、优先股、可转债等。民生证券分析师李峰指出,上市银行资本主要补充方式多为定增、优先股与二级资本债,分别对应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与二级资本。此外,可转债也是银行补充资本的手段之一。

   在盈利增速不断放缓的背景下,内源性补充没有太大空间。Wind数据显示,今年四季度以来,已有7家上市银行公告完成发行合计1860亿元二级资本债,其中,工商银行在11月完成2期共计88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发行。

   宁波银行在完成发行100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后,其100亿元可转债发行也于近日获得证监会批准。东吴证券分析师马婷婷表示,此次可转债若发行成功可有效补充资本,为规模扩张打开空间。

   优先股方面,今年四季度以来,杭州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发行优先股均已获得核准。其中,上海银行公告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其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亿股优先股。招商银行公告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其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7500万股优先股。建设银行公告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其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亿股优先股。

  达标“大限”倒计时

   券商分析人士指出,上述“补血潮”的来袭,与银行资本管理新规“大限将至”有直接关系。据了解,201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办法》要求商业银行到2018年底前,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

   不少银行面临达标压力,李峰指出,在上市银行中,光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2018年监管要求接近,另有中信、民生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处于上市银行后列。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公司副总裁鲁政委表示,根据巴塞尔协议Ⅲ的监管要求,在2018年末,各类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过渡到其规定的水平下,我国银行虽已提前达标,但面临持续维持的压力。另外,银行的压力还来自于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的监管。广义信贷增速和资本充足率是MPA考核中具有“一票否决权”的两项指标,不少银行在该资本充足率项目的约束下所面临的广义增速上限远远低于MPA考核直接给定的广义增速上限,折射出这些金融机构可能已面临较强资本约束。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表示,2013年以来,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逐年递增。前几年由于银行大量发展影子银行业务、资管业务、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等,掩盖了真实的资本损耗。客观上来说,此前监管套利等情况的存在,导致银行规模无序扩张,远远超过了银行资本所能支撑的水平。“未来随着监管的强化,包括资管业务要回表、同业业务要穿透等,那些游离于表外的、被低估的风险都会展现出真实状态,这就会导致银行资本要求大幅提升。对于近几年倚靠发展同业业务、表外业务实现规模扩张的中小银行而言,未来一段时间的资本补充压力都不会小。”

   监管部门一直鼓励银行探索多元化的资本补充渠道,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认为,从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来看,在合规方面主要面临的压力是一级资本充足率,因为一级资本方面的工具相对偏少。

   曾刚指出,商业银行未来应正视这个现实:不是所有的资本补充需求都能得到满足。未来银行要真正走上资本节约的发展路径,以质效优先为经营发展理念。另外,许多国际大行都是通过自身的利润留存来补充资本,这种内源式的积累值得我国商业银行借鉴,而不能一味依赖外源性资本补充。

   明年资本充足情况稳定

   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压力犹存,但多数券商分析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明年资本充足情况总体稳定。

   熊启跃认为,明年银行资本充足率的管理难度较今年相比会有所降低,因为明年整个银行体系的盈利能力稳中向好,带动资本充足上升;流动性监管政策的推出虽然可能对资本充足率指标的数值有所影响,但是对于资本充足率本身的真实性而言是有利的。

   熊启跃表示,盈利能力的提升主要来源于息差和不良状况的改善。从不良资产的数据、预期,以及关注类贷款情况来看,明年不良资产核销压力将有所放缓,对资本补充有一定积极作用。此外,从外源融资来看,因为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工具和可转债速度较快,所以利率上扬对银行资本筹集没有明显影响。

   “总体来说,银行明年资本需求将有所减弱,且为保证资本充足,银行也会主动出击。两面作用下,对明年银行资本充足情况不必太过忧心。”在穆迪金融机构部副总裁、高级分析师诸蜀宁看来,银行对资本的需求强烈程度减弱,是由于未来资产扩张速度放缓乃大势所趋。

   熊启跃认为,明年还可能有更多银行通过股票市场筹集资金,包括发行优先股等。中小银行面临的“补血”压力比大型银行大得多。“中小银行前期扩张速度比较快,有些银行的资产增速甚至在20%以上,而利润增速远低于资产增速,这样导致中间杠杆压力加大。如果资产质量上再出现问题,也会逐渐传递到表内。此外,中小银行筹集资本的手段和渠道也相对有限。”(记者 陈莹莹 实习记者 欧阳剑环 赵白执南)

责编:高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