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企业贷款之困:连贷款规模都没有 关心价格有用?

2018-01-25 08:53: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本报记者杨晓宴上海报道

  2018年资金价格上涨正从金融市场加速向实体企业传导。更为关键的是,银行新增贷款额度已告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2018年银行内部资金转移价格(FTP)普遍上涨,受访银行中,最高的一年期贷款FTP高达5.1%,较同期央行基准利率上浮17%。

  “实际上现在没有9%、10%,我们根本放不了(贷款)。”某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表示。

  根据央行统计,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86%,即上浮基准35%。

  不过,相对于贷款成本增加,企业面临的还可能是银行根本没有多少新增贷款额度。据一名银行分析师透露,目前银行业新增贷款规模在1万亿元左右,仅为去年同期的一半。在金融行业防范风险的大背景下,银行业缩表趋势愈演愈烈。

  企业资金成本上涨

  所有受访银行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FTP价格上涨厉害。所谓FTP定价,是商业银行内部根据资金成本,与分支行等业务经营单位按照一定规则全额有偿转移资金的价格,也就是分支行等经营单位的内部资金成本。

  回顾过去两年的金融市场利率,低点出现在2016年10月。目前伴随着金融去杠杆,央行“锁短放长”,以及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上调“政策性利率”,包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SHIBOR上涨,金融机构明显感觉到“钱贵了”,但传导都实体经济,特别是银行贷款利率,则存在一定时滞。

  据某股份行分行对公业务人士透露,目前该行一年期贷款FTP为5.1%,即上浮同期贷款基准利率17%;同期存款FTP也超5%。某国有行人士反馈,该行最新一年期贷款FTP约3.1%,存款为3.2%。

  “这还只是我们的资金价格,实际上还要考虑增值税、风险成本、管理成本和费用,我们放给客户的一年期利率基本要6.5%以上。而且这个价格还不赚钱,没什么绩效。”该股份行分行对公业务人士表示。

  6.5%的利率,相当于基准上浮49%。但企业真实财务成本实际上远高于6.5%。该股份行人士以其所在的中部城市为例,现在能从银行贷到款的中小企业,资金成本基本在9%-10%。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华东某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的佐证:“现在除非有9%、10%这样的利息,否则没法做。”

  自2015年五次降息后,央行规定的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纹丝不动。但市场贷款利率中枢明显上升。从央行2017年前三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来看,截至2017年9 月末, 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86% ,即基准上浮35%。

  执行基准上浮的比重从2017年初的不到57%,上升至三季度末的68%。再细看上浮区间,截至2017年9月末,上浮比例在15%以上的比重已超20%。

  一名电商财务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7年获得的银行授信整体增长了近70%,且目前融资成本在同体量同业中算“很不错”,贷款利率约为基准上浮30%-35%,但公司还要承担政策性担保等费用。

  没额度、揽存优先

  目前来看,2018年1月新增贷款额度可能远低于2016、2017年同期,前两年的月度新增规模分别为2.5万亿元和2.03万亿元。

  一名银行分析师透露,根据目前调研,银行业新增贷款规模约为1万亿元;而根据2017年1月的放贷节奏,贷款投放主要集中在中上旬,即下旬增量十分有限。

  从全年度来看,上述电商财务负责人还表示,明显感到2017下半年开始提款变难,目前因为去年的贷款还未到期,所以还没动,但预计提款比较紧。

  “连贷款规模都没有,关心价格有什么用?”某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透露,其所在银行1月份完全没有新增对公贷款额度。

  另有城商行人士表示,一些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MPA考核指标)超出考核标准,实际上今年年初根本不操心“开门红”问题,维持存量即可,甚至还要缩表。

  上述华东城商行人士表示,目前的业务思路是,所有新增贷款额度优先满足零售,主要是个人经营性贷款。“像我们这样的对公客户经理主要就是去拉存款。”该人士笑言,揽存目标主要是融完资的科技型企业。

  不仅是中小银行贷款缺额度,大行也面临相似情况。

  上述国有大行分行人士表示,今年贷款额度紧张,截至目前投放的房贷规模才是去年一季度(计划)的4%。“并不只是我们一家紧张,今年我们有一个银团项目,牵头行是另外一家大行,1月初才说放不了计划的规模,其他银行都傻眼了。”该人士透露。

  多名受访银行人士表示,今年会控制地方政府融资,但对于企业的投放仍将比较谨慎,“好的企业要新增授信规模也不容易。”

  从期限来看,中长期贷款也属被压降范畴。上述股份行分行对公业务人士透露,由于流动性压力较大,行内已基本不允许投放3年以上的贷款。

  多名股份行中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商业银行本身是赚期限错配的钱,但今年难以像往常一样去做大的错配,一方面由于《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等文件对流动性的加码监管,另一方面在价格上,期限利差严重缩窄,甚至倒挂。

  上述电商财务负责人表示,目前在银行贷款的企业,银行普遍希望强化存款或结算合作。就其所在企业而言,因为跨境业务有外汇结汇需求,银行也很欢迎,可以提高其中收。

  该负责人还表示,目前也有一些以科技金融为导向的银行对风险敞口的容忍度相对高一些,比如一些有订单、有市场的企业,虽然目前还不赚钱,但是预计未来现金流不错的,银行也倾向做基本户和工资代发。一是有助于提升客户粘性,因为要更换基本户的成本比较高;二是可以掌握到企业比较真实的运营数据。

  “对于传统的、缺乏亮点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上述电商财务负责人判断。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