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江西万年被举报官商勾结破坏退耕还林 “行宫”成行贿窝点仍在运转

2016-12-30 07:21:00 环球网 陈进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陈进】近期,人民日报等中央主流媒体相继报道了江西万年县一个涉黑团伙勾结当地个别官员盗卖国家退耕还林生态林达65亩。报道同时指出,该涉黑团伙在万年县当地开设非法“行宫”,用于贿赂当地官员。

  报道刊发后迅速引起关注,11月18日晚,万年县委决定,对被媒体曝光参与企业吃请、旅游的县森林公安局政委虞某、县森林公安局梨树坞派出所长冯某予以停职处理。然而此事并未就此平息,近日,环球网财经又接到江西万年县当地群众联名举报信,称前述涉黑团伙是采用非法手段将65亩退耕还林及所种植的生态林砍伐盗卖一空;此外,该团伙用于贿赂和视频偷拍的“行宫”仍在继续“工作”。

  65退耕还林被推平 山林被盗卖

  根据村民提供的举报材料,前述山林地从2005年开始被村集体承包给自然人王祥学和李恩忠。“根据我过现行条例,退耕还林前8年,这65亩山林地和上面种植的雪松和毛竹每亩享受补贴300元,前8年领取补贴共计156000元。”举报村民叶一告诉记者,“村民文化程度有限,当时承包给王、李二人时均不知晓国家补贴的事情。”

  环球网财经记者实地调查发现,65亩退耕还林山地已被硬化,其上再无生态林踪迹,记者只看到料堆和正在运转的工程机械。

  按照承包合同,王、李二人按每亩每年36元的标准给付村集体,退耕还林补贴被二人拿走。此二人均非该村村民。

(该退耕还林地实际面积为100亩,其中65亩被转包后推平做上万高速P2标段项目料场)

  2015年1月,在村集体和王、李二人的承包合同中注明不能转包的这65亩退耕还林地却被非法转包给了第三方:江新章和吴长发(即签署非法“行宫”的负责人),按照所谓的转包合同,承包期4年,租金共计15000元,江、吴二人一次性给付了村集体。随即,这片退耕还林山地被推平用作上万高速的料场,其上所种生态林也被砍伐并盗卖一空。

  根据我国现行《退耕还林条例》,各地人民政府应严格执行退耕还林相关政策,巩固成果,在退耕还林范围内的生态林禁止砍伐。“万年县全县没有任何一棵山林树木砍伐指标,这是县林业局一位负责人亲口告诉我的,”举报村民称,“既没有《林权证》,也没有《砍伐证》,吴某竟将山林砍伐并售卖一空。”

  环球网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江西万年县当地一吴姓村民此前因非法砍伐和盗卖山林被判刑入狱。而据举报村民称,此人正是吴长发的父亲。“万年县当地没有任何山林树木砍伐指标,”前述举报村民称,“吴长发的父亲是因为砍树过了界将隔壁鹰潭县的山林砍了一大片才被判刑的。”

  在接受环球网财经记者采访时,多位村民称,2015年与江、吴二人前述转包合同的并非其村民和村集体,而是一个存在于乡镇和村集体之间的派出机构——“大队”全权操作的。“大队书记签字盖章把这篇山林地转包给了江、吴二人,包括村长在内的绝大多数村民都反对。”

  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王、李二人与村集体签署的承包合同是30年,而2015年的所谓转包合同,时间仅为4年,即从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日。那么,合同中剩余的16年承包责任应由谁来履行?被硬化的65亩退耕还林地在使用期限结束后的退耕还林事项应由谁来承担?种种事项在两份合同中均为注明。这也是当地村民无奈和担心的。

  另据媒体此前报道,针对该65亩退耕还林地被非法破坏和盗卖的相关事宜,江西省林业厅已立案调查。万年县林业局一位负责人称,违法破坏山里10亩以上即可立案调查。当地林业系统另一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却称,该65亩山林地不属于退耕还林地块,其上所种植的也均是小树苗。然而,据环球网在该退耕还林山地剩余林地实地测量得知,所种树木平均周长达到49公分,直径也达到了14公分,显然并不是小树苗。

  此前,因怕承担65亩退耕还林地及山林被转包和盗卖相关责任的当地村民曾联名集团上访,要求主管部门出面解决。然而,截止环球网财经记者发稿,该退耕还林及山林被盗卖相关责任仍无任何一方担责。

  上万高速即将竣工、项目部搬迁在即,消失的退耕还林山地该如何恢复?责任和相关费用应该谁来承担?江西万年多雨水天气,该山地受雨水冲刷必然造成水土流失,10年退耕还林所带来的安逸环境或将消失不再。

(江西万年县村民提供的举报材料将吴长发团伙称为“黑恶势力”)

  神秘“行宫”依旧神秘

  在媒体相继报道后,江西万年县委县政府经常出入前述豪华“行宫”的两名官员虞某和冯某被停职。在11月19日,江西万年县委县政府的相关通告中,注明该“行宫”是裴梅镇裴家村委会柯岭村小组闲置红砖厂的老房子,村集体于2015年租给长发公司(即吴长发为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使用,期限15年,每年30000元的租金也已给付,长发公司将其进行改建和修缮后,用于办公和普通员工食宿,租赁期满后将无偿归还村集体。

  然而,举报村民就此给予了否认。在举报给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举报材料和提供给环球网财经记者的多张“行宫”内部图片显示,外表普通的红砖厂老房子早已改头换面,其内设豪华餐厅多使用名贵家具,实在难以与普通员工是食宿相挂钩。

  多位曾多次进入“行宫”内部的村民称,其内设餐厅、健身房、会客厅,装修和所用家具都非常豪华,悬挂着江西长发建材有限公司和江西省长发投资实业有限公司的“行宫”门前,时常停满各种豪车,其真实情况和用途显然并非江西万年县委县政府所称的办公和普通员工宿舍。

  按照村民举报材料,该处“行宫”本质上是吴长发的发家“福地”。其在该“行宫”内长期贿赂当地山林和公安系统的多名官员,而据曾多次进入内部的村民举报,吴长发还将“行宫”内被行贿官员作了视频偷拍,这也成为要挟当地官员的“秘密武器”。

(图为长发公司位于江西万年S206国道的办公地点,圈中所示即为长发公司的办公楼,又被当地人称为“行宫”)

  在环球网财经记者的实地调查中,多位当地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举报村民的言论。另有当地人士告诉环球网财经记者,吴长发行事跋扈异常,脾气暴躁,酒后就要打人,几名受访人士均曾被其殴打,敢怒不敢言。“吴长发团伙就是黑社会,他在万年当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无恶不作,还曾强奸女性。”前述举报村民称,“‘行宫’和65亩退耕还林地只是他恶行的一部分。”

  中国法学会会员、廉政行为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朱崇坤向记者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党风廉洁建设和反腐斗争摆在重要的位置。在现实生活当中,之所以对黑恶势力打击不力,让涉黑势力一次次逃脱,不是因为我国法律规定不明,也不是惩罚力度不够,而是因为地方保护伞过于强大,“有时位居高位的官员发话,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朱崇坤坦言,“倘不能挖出背后的保护伞,就不能彻底铲除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因此从“保护伞”反腐入手,将会端掉更多的涉黑团伙。“这就是所谓的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涉黑组织与当地权力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官、黑相互勾结,各自出力、各取所需。这种关系网稳定并交错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作为县一级组织一级政权,对黑恶组织不应漠然置之,以至于眼看着其日益坐大。国家反腐力度空前,不能让黑恶组织放任自流,挑战社会公正,挑衅政府权威。应对其“从小抓起”,将毒根消灭在萌发之中。

  环球网财经记者就前述“退耕还林被破坏”、神秘“行宫”仍在运行以及群众联名举报当地涉黑团伙长期扰乱社会秩序的相关情况书面采访了江西万年县政府,截止记者发稿,环球网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当地村民的联名上访材料)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