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中天城投控股中融人寿 屡受处罚麻烦缠身

2017-01-03 07:32:00 环球网 田刚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田刚】中天城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0540.SZ,股票简称“中天城投”)在2016年11月28日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临时停牌的公告》,策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至目前已于12月1日发布了《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但是公司股票却始终处于停牌状态。随即有投资者在股吧中提出质疑,询问上市公司方面为什么在发布了详细收购方案后,仍然不予复牌?这也引起了环球网记者的关注,详细分析后却能够发现,无论是中天城投公司自身,还是拟控股的中融人寿,在经营或财务数据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

  中融人寿涉事多

  根据发布的《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披露,中天城投计划通过全资子公司贵阳金控以20亿元的价格竞拍获得中融人寿1亿股股份以及新增股份认购权,上述增资事宜完成后,中天城投合计持有中融人寿的股权比例为51%,从而实现对中融人寿的控股。

  与此同时,种种迹象表明,中融人寿的资产质量和经营效率都非常令人担忧。

  早在2016年初,中融人寿就因为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而被保险会出具监管函、限制其股票投资业务。此后数月间,中融人寿的资产质量并未得到改善,根据中天城投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披露,“截至2016年9月30日,中融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1.91%,2016年1季度、2016年2季度分类监管评价均为D类。目前,中融人寿被保监会暂停相关业务。”

(中融人寿监管函截图)

  而后经过股权融资,截至2016年11月22日,中融人寿已偿付能力充足率提升到139.7%,达到保监会“充足I类公司”的标准,但距离保监会认定的“充足II类公司”所需的“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50%”的标准仍然具备较大差距,随时会被监管部门要求提交和实施预防偿付能力不足的计划。

  对此,天象道通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何金子向环球网记者分析指出:通过股权融资来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终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方式,如果无法通过正常的经营渠道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就意味着该公司未来仍然将面临着偿付能力充足率不断下降的尴尬;且一旦低于100%的警戒线,就又会被纳入到“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类公司,而被施以“限制向股东分红、限制商业性广告、限制增设分支机构、限制资金运用渠道”等多种限制措施,严重损害到该公司的经营、盈利能力,届时中天城投对其投资的回报也将无从实现。

  对此,曾有投资者于2016年12月23日在深交所《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向上市公司方面提问“公司控股的中融人寿大概何时能恢复新业务? ”但截至目前,中天城投并未给出任何答复。

(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截图)

  相比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下滑的窘境,中融人寿的经营合规性则更加令人担忧。根据中天城投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披露信息,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中融人寿及其下属分支机构还多次因违反国内监管规定,而受到主管监管部门下达行政处罚通知书的行政处罚、下达监管函或其他处罚和监管措施,具体涉及:

  1、2015年4月15日,因任用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违反了《保险法》第八十一条和《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 ,而被施以罚款处罚,包括对中融人寿罚款5万元、对不具任职资格人员刘莉警告并罚款3万元、对直接负责人潘忠、周淼分别警告并分别罚款3万元。

  2、2015年8月27日,因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而被施以多项处罚,包括对中融人寿罚款80万元,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给予董事长、总经理陈远警告并罚款10万元,禁止进入保险业1年的处罚; 对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天有警告并罚款20万元; 对副总经理、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万文俊警告并罚款1万元; 对风险信用部负责人胡全学警告并罚款1万元。

  3、2016年4月18日,因中融人寿上海分公司购买商银通消费卡赠送客户未代扣代缴个税,而被罚款31712.50元。

  4、2016年7月8日 ,因中融人寿徐州中心支公司未按规定报送2015年年报,而被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从上述信息来看,中融人寿不仅在经营方面面临着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下滑的难题,而且在经营合规性方面也存在各种形式的瑕疵,这就不得不令人担忧中天城投选择在此时控股中融人寿,是否能够有效保护其投资者的利益?

  待售房产离奇消失

  与此同时,中天城投自身的财务数据当中,也存在不少疑点。

  根据该公司在8月30日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止到今年上半年末拥有的“存货-开发产品”科目余额为62.59亿元,相比2015年末的43.95亿元增加了将近20亿元,从会计核算的角度来看,这代表了中天城投所拥有的已完工、待出售的房地产项目入账成本金额。

  该会计科目同期的“本期减少”金额为72.15亿元,这代表了中天城投通过出售商品房时结转主营业务成本转出的存货金额;“本期增加”金额为90.78亿元,这代表了该公司在2016年上半年实现完工的房地产项目成本金额。

  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中天城投的“存货-开发产品”的“本期减少”金额,就对应着该公司商品房出售的成本结转金额,这两个数据应当是大体一致的。典型者如中天城投2015年年报数据披露,当年该公司的“存货-开发产品”科目“本期减少”金额为95.76亿元,而当年该公司发生的商品房销售成本则为95.36亿元,差异率仅为0.42%。

  但是根据中天城投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该公司在2016年上半年结转的全部主营业务成本金额仅为68.92亿元,其中包含的商品房销售成本更是只有66.45亿元,这与该公司同期从“存货-开发产品”科目中转出的商品房成本金额相比,少了5.7亿元,差异率高达近8%。而且,中天城投的“固定资产-房屋及建筑物”以及“投资性房地产”等科目余额,在2016年上半年也均未出现增加,也即该公司并未将带出的房产项目留作自用或改为出租。

  这也就意味着,中天城投在2016年上半年从存货科目中转出的5.7亿元商品房,并未用于实际销售、并未体现在主营业务成本结转当中。对此有财务专家认为,中天城投这样的财务数据表现“要么是数亿元楼盘未通过销售渠道就消失不见了,大量房源流向不明;要么就是该公司应结转却并未结转这部分房产项目的主营成本,导致公司利润被虚增了数亿元。”

  资金成本高企窘境

  2016年10月开始的房地产行业调控,促使各金融机构对于房地产开发行业公司的资金供应锁紧,也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融资难、融资成本高企。在这样的产业金融环境下,多家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选择入股金融机构,意图间接获得金融牌照、为日后主业的融资打通便利的通道。在这一过程中,由于保险公司资金获取成本低廉、投资项目约束较少且透明度不高,因此也成为了房地产企业入股金融机构的主要目标之一。

  典型者如恒大集团在11月22日宣布进军保险行业,将其以39.39亿元竞得50%股权的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更名为“恒大人寿”;而万达集团在保险公司股权领域的布局则早从2014年便已开始,通过数次接盘至目前累计持有百年人寿11.55%股权,晋升为第一大股东。除了上述公司外,包括新华联、泛海控股、泰禾集团、阳光城在内的上市房企在今年都曾公告,拟将联手其它资本发起设立保险公司。

  中天城投也成为房地产公司涉足金融机构股权的新增案例,而中天城投之所以不惜冒着很大的违规经营风险去控股中融人寿,或许与其自身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密切相关。

  环球网记者统计发现,根据中天城投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计入财务费用的利息支出为2.35亿元,同时计入到存货中的资本化利息金额为5.77亿元,合计资金成本多达8亿元。

  而与此同时,该公司的短期借款余额、长期借款余额和应付债券余额则分别为12.45亿元、53.49亿元和64.78亿元,对应着有息负债余额合计为130亿元左右。由此计算,中天城投有息负债的年化资金成本率高达12%以上,相当于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2倍。

  对此,有投资人士指出:“中天城投的融资成本之高,已经成为该公司难以承受之重,在这样的条件下,去控股一家保险机构,就非常令人担忧中天城投日后是否会基于控股股东地位,而占用中融人寿的保险资金,将其自身的房地产经营风险转嫁到保险金融机构的身上。”

  在2016年12月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曾强调指出: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把风险防范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2016年12月27日召开的、由人民网主办的首届“人民财经高峰论坛”上强调:保监会将始终把防范风险摆在突出位置,绝不允许保险公司成为内部控制人的“融资平台”,绝不能使保险成为少数投机者短时间内聚敛巨额财富的工具,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还特别提到:“只有坚守‘保险业姓保’不动摇,保险业发展之路才会越走越宽。”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