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环球财经315:恶意减持

2017-02-22 09:02:00 环球网综合 田刚 分享
参与

  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所持股份,在正常情况下无可厚非,但近期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借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利用高送转“掩护”等方式,实施恶意减持、违规减持,甚至不惜采用信息披露误导等违规操作,损害其他公众股东合法权益,对中小投资者伤害尤深。——环球网财经编者按。

警惕上市公司大股东恶意减持

  来源:经济参考报 于璐

  日期:2016年11月14日

  据报道,“高送转”“炒概念”拉高股价——大股东找理由减持套现——业绩变脸、股价下跌……这一“套路”今年以来在A股屡见不鲜。“清仓式”减持、违反规定减持现象不时出现。对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恶意减持行为,网民建议,要将大股东减持行为与企业盈利挂钩。在监管方面则更要上心,建议建立严格的减持程序,并加强跟踪减持前后股价异动情况等。

  恶意减持之风必须整肃

  有网民认为,大股东正常减持无可厚非,但年初出台相关规定约束减持后,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借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利用高送转“掩护”等套路恶意减持、违规减持,则损害了其他公众股东合法权益,对中小投资者伤害尤深。

  有网民表示,自2016年1月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恶意减持套现事件屡见不鲜。如果任由这类事件继续发生,将重挫股市。

  网民“user74423131”说,在减持案例中,很多是前期概念炒作较多的公司大股东在股价大幅上涨后减持,可能暗示上市公司有估值泡沫,更有甚者,大股东故意炒作抬高股价然后减持套现获利,有的公司在减持后业绩立即变脸。

  法律法规待完善

  有网民认为,有的上市公司上市伊始就已经为恶意减持套现做好了充分准备。恶意减持套现行为被说成“不合理但合法”,说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有漏洞。

  网民“深度投资”说,建议将大股东减持行为与企业盈利与分红挂钩。大股东每年减持的套现金额,不能超过公司每年分红中其他普通股东所获得的分红总额。

  网民“皮海洲”建议,第一,改变目前上市公司“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模式。第二,规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持股降低到公司总股本的25%时,控股股东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包括大宗交易)进行减持,只能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第三,对于业绩大幅变脸的上市公司,禁止其大股东与董监高减持股份。

上市公司频打“擦边球” 谨防大股东恶意减持“套路深”

  来源:投资快报

  日期:2016年12月22日

  大股东减持永远是资本市场绕不过的话题,而近期更是出现一种新的方式——“清仓式”减持。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以来已有近5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其一致行动人公布减持计划。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拟将手中所持股份在短期内全部出清,套现额巨大。以吉艾科技为例,8月23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黄文帜计划以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其名下的全部1.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8.99%。此后,黄文帜便开始其减持之旅。从8月31日到9月28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黄文帜分6次减持了所持吉艾科技股份,减持均价13.77元/股~15.89元/股之间,共计套现超过18亿元。至此,黄文帜所持吉艾科技股份已经全部清仓。统计发现,此类公司主要集中在中小创板块,占比接近9成。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大股东减持并非全都不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个别股票被股东减持的主要原因是估值高,尤其是小盘股估值偏高。

  对于下半年出现的大股东减持潮,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于解禁压力大。统计数据显示,12月份A股的解禁市值高达3644亿元,远高于其他各月,为全年最高月份。此前的11月和10月A股解禁市值仅为2572亿元和930亿元。对于A股而言,上市公司大股东连续减持对市场信心会形成一定的打击。而类似清仓式减持短期增多,市场人士担忧大盘将持续承压。

  为了完成清仓式减持,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在此过程中也使尽浑身解数,违规减持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以天宝股份为例,大连承运投资集团自2016年5月12日至9月1日期间累计减持天宝股份2840万股,减持比例为5.19%,达到减持5%的信披要求后并未停止减持,且未进行公开披露。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精伦电子身上。9月29日因减持股份达到5%未按照规定履行报告、披露义务,并继续超比例减持。

  另外,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后,即迅疾谋求全身而退。12月6日壹桥股份公告,自2016年9月27日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德群及其一致行动人刘晓庆及赵长松累计减持公司股份总数为4762.2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4.99999%。在减持期间,刘德群还申请了辞职。此外,独立董事林毅、销售总监张胜辉也一同辞职。

  减持的本质是上市公司股份转让,转让股份是股东权利之一,本无可厚非。值得警惕的是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背后的各种打“擦边球”行为,亦即减持背后的乱象。这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部分公司先推出高送转方案,或使公司具有热门概念,等到股价因市场跟风炒高后,大股东便找理由减持套现,实现股份减持利益最大化。

疏堵结合规范大股东恶意减持

  来源:证券时报 程丹

  日期:2017年02月16日

  中国的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故事,近期,故事的主题被“减持”所占据。

  若是合理合规的股份减持也就罢了,偏偏衍生出各类奇葩趣事。先是有还房贷、修陵园和改善中日关系的减持理由,后又有股东减持前后公司业绩“大变脸”的奇谈,这些不寻常的现象暴露出频繁减持、精准减持、顶格减持、清仓式减持、变脸减持等诸多问题。以山东墨龙 “违规减持+业绩变脸”事件为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上市公司年度业绩预告从首次披露到修正的过程,竟成了大股东借机减持的“套路”。

  这让人不禁要问,此类恶意减持是A股特色还是全球资本市场统而有之,为啥没听说美国、香港等较为成熟的资本市场存在大股东恶意减持的行为呢?这或许与他们规范化的制度设计有关。

  在类似大股东减持的问题上,美国形成了一系列完整的法律法规,最为著名的是1933年颁布的《144号条例》,从证券的交易方式、交易申报、锁定期和减持数量等方面对大股东减持作了规定和限制。其中,要求大股东在任意3个月内减持总量超过5000股,或者总金额超过5万美元的,应当向美国证监会提交144表格,填写发行人基本信息、减持数量、前3个月减持数量等情况。并要求大股东每任意3个月内可减持证券的数量总额不得超过发行人流通在外证券总量的1%,或履行交易申报要求的前四周内,该证券的每周平均交易量。

  而香港市场,则是从锁定期和信息披露两方面避免大股东减持对二级市场的冲击,它不仅要求IPO项目必须有6个月的锁定期,上市之日起7个月至12个月内控股股东不得丧失控股地位,还针对控股股东、董监高制定了差别化的信息披露标准。

  可以看出,较为成熟的资本市场基本上是通过“疏堵结合”的方式对大股东及董监高的减持行为进行规范和限制,锁定期虽不是太长,但相关的交易申报、信息披露及减持数量要求比较严格,规则的细化能使股东减持行为让市场承受较小的压力。对应到中国资本市场,A股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借鉴,譬如可尝试针对一些大宗交易减持量较大或对二级市场股价构成较大影响的限售股减持行为进行提前信息披露等。

  当前,规范A股的大股东过度、恶意减持已迫在眉睫,为确保股市健康发展,不遭受“失血”风险,亟需在引导大股东、董监高合理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同时,对上市公司股东过度、恶意减持的行为加以规范,尽快制定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新政,严格限制“清仓式”减持,严厉惩处违规减持。

高送转风采不再 大股东减持成“刽子手”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刘增禄

  日期:2017-02-19

  A股市场中,“高送转”向来是历年春季行情的“主攻手”,但2017年,说好的“春季躁动”没等来,传统的“高送转”行情也大有“爽约”的趋势。随着大股东减持套现行为的频繁而至,监管层加大监管力度的同时,市场资金也开始对“高送转”概念失去往日的热情。

  市场对“高送转”热情降温

  2016年度上市公司的分红方案,自2016年11月18日由永和智控、天龙集团揭开帷幕以来,截至2017年2月16日,沪深两市已有93家公司公布了分配预案。从送转力度看,72家公司达到了10送转5的“低配高送转”界限;66家公司触及了10送转10的高比例送转标准;39家公司2016年度拟10送转比例达到15;26家公司的送转比例触及甚至超越10送转20;易事特、金利科技、赢时胜、东方通目前的送转比例最高,相继公布了2016年度10送转30的“超豪华”送转预案。

  曾几何时,A股市场大有占“高送转”者皆鸡犬升天之势,但2016年度的“高送转”行情却过早地失去了看头,不少个股送转披露当天或不久股价即成为高点,而后更是陷入了惨烈杀跌的格局。

  2016年12月12日,金利科技公布送转预案,年度拟10转30,预案一出股价连续2天收出涨停,但2016年12月14日触及90.9元的高点后股价即开始陷入下跌格局,至2017年1月20日停牌前,股价累计下跌了23.61%。2017年1月13日,赢时胜也公布了10转30派2元的超高比例送转方案,但二级市上迎接公司的却是两个分别高达9.88%和9.34%的暴跌,尽管之后股价有所上扬,但预案公布至今也累计出现了8.8%的下跌。统计目前市场中72家年度送转比例达到10股送转5的公司,预案公布至今,33家股价下跌,40家表现不及同期市场平均水平。

  大股东减持成“高送转杀手”

  2015年以来,机构投资者在A股市场的投资者占比逐渐提升,加上沪港通、深港通的开通,以及屡屡出现的蓝筹股单边行情,在加剧了投资者“蓝筹情结”的同时,市场也开始慢慢从此前的“惟中小创”变为价值投资理念主导,而除了价值投资理念的普及,上市公司“高送转”前后大股东减持套现的不约而至似乎也是导致概念炒作“哑火”的主要缘由之一。

  “高送转”身为A股炒作的一大特色概念,往往总是会成为重要股东减持的套路之一。《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目前两市72家年度送转比例达到10送转5的公司中,21家“高送转”方案公告的同时还随之“打包”发布了减持计划(表1)。如2017年2月14日最新公布拟10送1转4派0.15的华仁药业,同日公司还发布了一份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减持的计划,称红塔创新投拟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拟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1314万股,减持比重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2017年2月10日,润欣科技推出年度10转15派1.5的高比例送转方案,送转的同时也不忘同步公告,预案披露后六个月内,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上海磐石欣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拟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135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1.25%。2017年2月12日,东方通抛出了目前A股市场中的顶级“大红包”,年度拟10转30派1.8,而这份有着部分高管不减持承诺的“高送转”预案,却仍无法掩盖其他高管减持的冲动。据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齐春、朱海东、朱曼,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徐少璞共同承诺,自2017年2月14日起半年内(即至2017年8月13日)不减持本人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票,若违反上述承诺,减持股份所得全部归公司所有。但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董秘的不减持承诺,并不意味着所有高管都不减持,公司监事会主席朱律玮此前就已披露了减持信息。2017年2月3日,在东方通“高送转”方案披露的前一周,持有东方通总股本比例约3.43%的监事会主席朱律玮披露了其为期半年的减持计划。朱律玮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0.83%。

  此外,统计数据还发现,目前有12家年度推出“高送转”预案的公司,尽管没有随之发布计划减持公告,但在预案推出不久,重要股东也在二级市场对持有公司股份做出了减持。2015年度刚实施过10转15的巨龙管业,2016年12月6日公告,2016年度再度推出了10转15的送转方案,颇有些“高送转”“上瘾”的意思。而观察发现,巨龙管业的“高送转”目的似乎也并不单纯,实际控制人在送转方案公布后屡屡减持套现。2016年12月28日,巨龙管业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吕仁高家族的减持公司股份通知。函告吕氏家族成员吕成杰个人账户,于2016年12月2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份4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9%;吕仁高个人账户于2016年12月28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份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2%;本次减持后吕氏家族仍持有公司股份2.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59%,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事实上,巨龙管业每一次“高送转”都伴随着吕氏家族的减持套现。2016年4月15日,公司披露了由实控人吕仁高提议的2015年度高送转预案,拟10转15,随后公司股价大幅走高。而吕氏家族也于随后的6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别减持了1500万股和1000万股,套现约3.78亿元。而如此没有诚意的“高送转”也自然遭到了投资者用脚投票,预案公布以来股价累计下跌了27.32%。类似的公司还有优博讯、美克家居、顾地科技、利亚德等。

  提防业绩下滑的“高送转”

  在“高送转”行情下,上市公司大小非在股价上涨的背后减持常常会引发监管层的关注与问询。市场人士分析,上市公司无论转送幅度大小,除权后股权总价值不变,部分大股东只是通过“高送转”,人为推高股价后吸引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入局接盘。

  目前市场中72家送转比例较高的公司中,已经有焦点科技、华测检测、三德科技、飞凯材料4家公司2016年度净利润出现或预期出现下滑。2016年11月23日,深交所修改“高送转”方案公告格式,要求披露“高送转”时必须披露业绩预告,原则上不支持亏损或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高送转”。而焦点科技在推出10转10派10的“高送转”预案同时,业绩快报却显示年度净利润将出现29.36%的同比下滑。对此,记者致电公司,得的答复是净利润同比出现下降,主要是报告期内投资收益大幅下降所致,剔除该因素后,公司扣后净利润实现了一定幅度的增长。2017年1月27日,华测检测推出拟10转10派0.5的“高送转”预案后,也同时发布了一份全年业绩下滑的预告,主要原因是公司收购杭州华安无损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尚处于收购后业绩承诺期,因受原油价格大幅下降导致石油、化工行业不景气,另环保政策趋严,石化产业工程项目建设严重放缓或暂停,华安检测公司2016年度实际经营业绩完成情况与收购时承诺业绩有较大差距,由此全年或将出现30%~60%的较大幅度利润下滑,记者同样对此向公司证券部人士进行了电话咨询,但接线的人士却以不太懂,了解原因的同事不在工位为由并没有解答记者的疑问。同样,三德科技、飞凯材料也在“高送转”的同时,2016年全年利润变动幅度预期出现30%以内的下滑。虽然尚未达到此前深交所给出的业绩大幅下滑的界限,但作为投资者也应谨慎操作,不要沉迷于“高送转”的神话中,成为大股东的接盘者。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