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环球财经315:妖股频出

2017-02-22 09:07:00 环球网综合 田刚 分享
参与

  股市上通常把那些股价走势奇特、怪异的股票称为"妖股",它们走势与大盘或常理相悖,完全不符合基本的技术分析规律。妖股背后往往潜藏着内幕交易、股价操纵、信息披露误导等违法违规行为,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运行机制,对于中小投资者的欺骗性很大。对此有专家指出,散户投资者因此要想不被“妖股”所伤,关键还是自己严守价值投资规律。——环球网财经编者按。

“妖股”难掩违规 中毅达遭公开谴责

  来源:上海证券报 赵一蕙

  日期:2017-02-07

  作为2016年初曾经赫赫有名的“妖股”,一年之后的中毅达不仅股价几乎已被“打回原形”,还因多个严重违规事项领受监管处罚。

  因信息披露方面存在严重违规,中毅达昨日被上交所公开谴责,三名相关责任人也同样被公开谴责,还被上交所公开认定三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根据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中毅达的“三宗罪”主要体现为虚构收入、业绩重大变化信披不及时以及未及时披露重组标的资产被司法冻结的重要信息。

  他人收入“据为己有”

  来自上交所方面的信息显示,中毅达在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方面、相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违规行为。其一是虚构2015年三季报收入,财务信息披露严重失实,虚增收入7267万元,占公司当年第三季度营收的比例超竟超过99%。

  回溯经过,2015年7月3日,中毅达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中毅达”)与《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发包方签订合同总金额为8450万元的施工合同。根据该合同,第三方已完成该项目工程量约80%,尚余约20%的工程量将由厦门中毅达施工。上市公司在三季报中,却将第三方已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公司三季度收入,由此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其第三季度营业收入7299万元的99.56%,占全年营业收入的108.19%。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为6717万元,因其在年报中以四季度营业收入全部冲销三季报确认的营业收入,导致四季度营业收入为负7447万元。

  上交所认为,中毅达在2015年三季报中,将第三方已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公司的收入,由此虚增巨额收入,几乎为第三季度公司全部营业收入,违规情节严重。同时,公司直接将他人完成的工程量认定为自己的收入,违反基本的经营常识和会计准则要求,表明公司在履行季度报告信息披露义务时存在重大缺失,造成公司财务信息虚假记载,违规性质恶劣。

  对照中毅达股价走势,其2015年7月初因市场暴跌触碰低点7.34元/股,11月初复牌后股价曾快速蹿升至17元/股以上,又在2016年初跌至8.25元/股的价格区间,成为下一波股价飙升的“起跳点”。

  拖延披露全年亏损

  第二大违规情节正和中毅达在2016年1月的“妖股”走势有关。

  2016年1月,中毅达走出一波凌厉攻势,1月12日至28日短短11个交易日中有8天涨停,股价从8.25元/股一路狂奔至17.89元/股,涨幅超过101%,一时被视为“妖股”典型。公司股票先后于当月14日、18日、22日、28日四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并分别于19日、20日和29日停牌核查。在此期间,公司曾于1月15日、21日、23日发布股价异动公告,均称无应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项。然而,1月30日,中毅达突然发布业绩预亏公告,并在同日发布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提示2015年度业绩预亏情况。

  经上交所核实,中毅达2016年1月22日即向公司全体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通报,2015年度预亏776.53万元。这一情况表明,公司2015年度业绩预亏信息已于2016年1月22日之前业已形成,但公司在1月15日、21日、23日发布异动公告时,均称无应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项,迟至1月30日(非交易日)方予以披露,次一交易日(2月1日)公司股票以跌停收盘。

  上交所认为,年度业绩是对公司股价和投资者决策产生重大影响的信息,中毅达理应在规定的年度业绩预告期间内,认真核查并披露年度业绩预计情况。在股价已经发生异动的情况下,公司及相关董事、高管更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核查并披露业绩信息,即便尚未完成内部流转程序,也应当披露当前已经形成的重大信息,向市场和投资者充分提示风险。而公司在已经知悉三季度报告虚增收入、年度业绩预亏的情况下,仍迟迟不予披露。公司年度业绩变化信息披露不及时,股票交易异动核查不充分,严重侵害投资者的知情权。

  未及时提示重组失败风险

  第三项违规则同中毅达的重大资产重组有关。

  2015年10月27日,公司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拟以现金方式购买江西立成景观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成景观)61%股权。2015年11月19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重组预案。

  但数月后,情况发生变化。经核实,2016年3月22日,中毅达委托太平洋证券对立成景观进行再次尽职调查,4月中旬,太平洋证券发现立成景观股权被司法冻结。4月15日,重组交易对方吉安市万源泰投资有限公司告知公司,其所持标的资产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并商议解除司法冻结事宜。但是,中毅达知悉前述事项后,未及时披露重组标的资产股权被司法冻结的信息,并直至4月26日才予以披露,且仍未提示该冻结事项可能导致重组失败的风险。

  上交所认为,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股权被司法冻结,直接影响到重组能否继续开展,属于重组发生重大变化的信息,公司理应及时披露,并充分揭示可能导致重组失败的风险。而公司去年4月中旬即从聘请的中介机构和交易对方处得知标的资产股权被司法冻结的信息,但直至十余天后才进行披露,重大信息的披露严重滞后。经进一步核实,相关司法冻结信息在指定网站上公示,公司也已从指定网站获取该信息,但公司也未及时予以披露。而且,公司在披露重组标的资产被司法冻结时,在明知可能导致重组失败的情况下,仍未充分揭示该风险。

  综上,上交所认为,中毅达的上述三项违规行为违反了《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39条、《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信息披露及停复牌业务指引》第3条等规定,情节严重,性质恶劣。

  在责任人方面,时任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任鸿虎、刘效军和林旭南,在上述三项违规行为中均未能履行忠实、勤勉义务,严重违反了自身承诺。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上交所对中毅达和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效军、时任代董事长兼总经理任鸿虎、时任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林旭南予以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刘效军等3人三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妖股”再现:天顺股份被诉4千万股价离奇涨停

  来源:环球网 田刚

  日期:2017-02-16

  天顺股份(002800.SZ)是在2016年6月才上市的次新类上市公司,该公司于今年2月13日发布了《重大诉讼公告》,披露该公司曾于2015 年6 月26 日与新疆昊融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融公司”)和乌鲁木齐银行签订过《仓单质押监管协议》,昊融公司将天顺股份开出的仓单质押给乌鲁木齐银行,并且由天顺股份对质押仓单及其下的货物承担监管责任。而后在2016 年10 月26 日,天顺股份向乌鲁木齐银行发出《解除三方协议通知书》, 提出解除《仓单质押监管协议》。

  据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内容披露,近期乌鲁木齐银行清点仓单质押物,认为仓单项下钢材实际数量与仓单显示数量发生偏差,缺口价值22123700 元。因此,乌鲁木齐银行认为天顺股份未履行监管协议,将天顺股份诉至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天顺股份对昊融公司与乌鲁木齐银行签订的《汇票承兑合同》项下的债务2800 万元、利息12024333.27 元(自2015 年12 月26 日至2017 年1 月17 日),合计40024333.27 元,及至实际清偿日期间的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对此,天顺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本案尚未开庭审理,因此公司暂无法判断本案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

  钢贸虚假仓单骗贷顽疾

  如果乌鲁木齐银行所述信息属实,那么这又是一起利用钢材虚假仓单骗取银行贷款的金融诈骗案例,本案中的贷款方昊融公司为始作俑者,而从贷款银行的角度来看,为昊融公司仓单及其下的货物承担监管责任的天顺股份,也成为这场贷款骗局中的“帮凶”。

  虚假仓单骗贷并不罕见。环球网记者发现,其实早在2012年国内就曾爆发过钢贸企业利用虚假仓单质押骗取银行贷款的案例。在2012年8月底到9月末期间,仅上海地区就有30多场与钢材重复质押相关的庭审在不同区的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众多钢老板走上被告席,甚至不乏有钢老板因此 “跑路”的先例。

  所谓仓单质押,就是以仓单为标的物而成立的一种质权,是仓储企业对货主货物进行确认并开立专用仓单作为融资担保、银行依据质押仓单向货主提供用于经营与仓单货物同类商品的专项贸易的短期融资业务。 银行界人士指出,正常的仓单质押,作为一种新型的服务项目,为仓储企业拓展服务项目,开展多种经营提供了广阔的舞台,特别是在传统仓储企业向现代物流企业转型的过程中,仓单质押,作为一种新型的业务应该得到广泛应用。那么,正常的钢材质押,同样是钢贸企业进行融资的一个很好的平台,是钢贸商融资的主要途径。

  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这样“阳春白雪”。业内人士指出,部分违法钢贸企业取得贷款后,不是用于钢材贸易,而是通过多重的重复质押融出资金后转而从事股票、期货、房地产,甚至投放民间借贷市场,引起了许多危机诉讼案件,破坏了正常的金融秩序,损害了货主和质权人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钢贸企业利用虚假仓单骗贷的问题,早已引起了国家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注。早在2012年8月17日,上海市国资委就曾下发《关于排查钢贸领域融资问题的紧急通知》,文件显示,接上海市公安局通报,部分在沪钢贸企业使用虚假仓单向国有企业融资,“已形成国有企业的重大风险”。文件要求各委管企业逐笔核查为钢贸企业提供融资的情况,及时迅速开展排查工作,清理整顿。

  在时隔4年多时间后,天顺股份再次陷入虚假仓单骗贷的旋涡,至少意味着该公司针对物流金融监管业务主要客户,以及针对物流金融监管业务主要客户出具仓单保证文件过程中,实物盘点不清、账实审查不严,风险控制措施不到位。

  根据天顺股份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昊融公司是天顺股份2015年度物流金融监管业务的前10大客户之一,双方签订的合同监管约定期限为6个月,天顺股份仅向昊融公司收取了21万元的监管服务费。为了21万元的监管服务费,却使得天顺股份如今背上了4千万元的诉讼赔偿,天顺股份的物流金融监管业务的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匹配。

  案中疑点

  与此同时,针对本案中的部分细节,还存在不少耐人寻味之处。

  首先,本案中天顺股份与昊融公司、乌鲁木齐银行之间签订的《仓单质押监管协议》起始于2015年6月26日,而拒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天顺股份与昊融公司签订的合同监管约定期限为6个月,在正常情况下,天顺股份应当在2015年底就与昊融公司方面不存在物流监管的服务关系了。那么天顺股份为什么会在10个月之后,也即在2016年10月26日才迟迟向乌鲁木齐银行发出《解除三方协议通知书》,提出解除《仓单质押监管协议》?

  其次,天顺股份在2016年10月26日向乌鲁木齐银行发出《解除三方协议通知书》,提出解除《仓单质押监管协议》,当时是否得到了乌鲁木齐银行方面的回复和认可?天顺股份是否能够据此拜托其对昊融公司的监管责任?同时,乌鲁木齐银行方面发现昊融公司提供的仓单项下钢材实际数量与仓单显示数量发生偏差,这距离天顺股份发出《解除三方协议通知书》又过去了3个多月,在这三个多月时间里,天顺股份与昊融公司又存在那些后续服务?

  最后,本次乌鲁木齐银行提出诉讼金额中,包含债务2800万元和利息12024333.27元,合计40024333.27元,其中利息的计算时间是自2015年12月26日至2017年1月17日,大约13个月左右。参照昊融实业与乌鲁木齐银行方面签订的《仓单质押合同》总金额为4000万元,12024333.27元的银行利息就对应着27%以上的年化贷款利率,这样的利率水平是否正常?

  上述疑点都指向天顺公司与昊融公司之间进行的物流监管服务并不正常,但是天顺股份却并未针对环球网提出的上述问题作出任何回复。

  此外,更加令人担忧的是,除了昊融公司之外,与天顺股份之间存在物流监管服务的其他钢贸公司,是否也存在虚假仓单的隐患?根据天顺股份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信息,除昊融公司之外,还为“新疆瑞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新疆万通人钢结构有限公司”等公司提供钢材物流金融监管服务。其中“新疆瑞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600万元,仅在2016年向工商部门登记的动产质押金额就高达1190万元,同时该公司股权也被其投资人对外质押。

  股价离奇涨停 被指“妖股”

  天顺股份在披露上述重大诉讼的利空公告当日,也即2月13日,股价早盘虽较为低迷,最低时跌幅还多达6%以上,然而在午后13点45分却比数笔连续大买单将股价拉升至涨停。同日天顺股份成交量大幅增长,单日成交3.62万手,换手率为19.4%;而该公司在2月13日当天的5日成交均量尚不足2万手。

  这样的股价表现令众多市场人士直呼“看不懂”,有投资者在股吧中质疑表示:“难道天顺股份这是在拿利空当做利好来炒?”亦有市场人士指出,天顺股份这样的股价走势很可能是有人利用资金优势集中买入从而推高股价,涉嫌股价操纵。

  据WIND资讯统计的天顺股份在2017-02-09至2017-02-13 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20%,在此期间该公司股票的买入及卖出方前五名营业部交易数据来看,华泰证券深圳龙岗黄阁北路营业部、西藏东方财富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和西藏东方财富证券山南乃东县湖南路证券营业部这3家营业部均同时出现在前五名买方营业部和前五名卖方营业部当中,而且买入和卖出的金额,股票数量也完全一致,其中华泰证券深圳龙岗黄阁北路营业部的买入、卖出股票金额分别为3995.68万元,西藏东方财富上海东方路营业部的买入、卖出股票金额分别为3879.06万元,西藏东方财富证券山南乃东县湖南路证券营业部的买入、卖出股票金额分别为1386.66万元。

  对此有市场人士向环球网记者表示,这很可能存在对倒交易的问题,“如果单纯只是短炒一把股票,那么买入和卖出的金额不大可能完全一致;完全一致的交易金额,通常都对应着在同一价位买卖同等数量的股票,而这种现象发生在同一个证券营业部内,就很可能是同一人或同一个机构,利用其控制的两个或多个不同账户之间进行对倒交易。”

  此外,该市场人士还进一步指出:“对倒交易实际上属于未转移股票所有权的虚假申报交易,也是常见的操纵股价的手段之一。”

妖股四川双马资金再遭问询 实控人接盘即质押融资

  来源:北京商报 彭梦飞

  日期:2016-11-29

  妖股四川双马似乎遇到了点麻烦,11月28日深交所向公司新晋的控股股东下达了一份关注函,主要针对的是控股股东获得公司控制权的资金链来源、控股股东详细背景及控股股东股权高位质押时的预警线和平仓线是多少,其中关于资金来源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询了。

  深交所11月28日下达了关于四川双马的第三份问询函,此次主要针对新晋控股股东,除了关注它质押股权事宜外,更关注的是和谐恒源和天津赛克环此次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资金来源问题。

  深交所要求天津赛克环和和谐恒源全面披露此次为取得四川双马股份所涉及资金的来源情况,直至披露到来源于相关主体的自有资金(除股东投资入股款之外)、经营活动所获资金或银行贷款,并按不同资金来源途径分别列示。

  显然对于新控股股东的资金来源,这已经是深交所的第二次问询,在四川双马披露了股权转让签署的框架协议后,深交所就进行过一次问询,要求四川双马进一步补充说明受让方具体情况,包括各类合伙人及出资份额情况、资金来源是否存在结构化安排以及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措施。

  四川双马也很快回复称资金来源为天津赛克环合伙人的自有和自筹资金,不存在结构化安排。从四川双马的第一次问询函中,天津赛克环有限合伙人珠海降龙出资35亿元成为此次收购的主要资金来源,而它于2016年8月才正式成立,显然是为了此次股权转让而设立的。

  深交所对于四川双马的第一次回复并不满意,珠海降龙的背后及资金来源则是第二次问询的重点。而就深交所关注函事宜,北京商报记者以记者身份向公司进行咨询时,公司则回复称,还不知道又被问询了。

  问询的初衷是因为媒体的质疑,而媒体质疑的原因则是大股东刚受让股份就立即质押融资。

  11月8日,四川双马股权转让双方终于完成过户,这也预示着四川双马股权转让事宜终于尘埃落定。

  11月8日完成过户,当日和谐恒源就将持有的股权进行了质押融资,截至11月9日,和谐恒源累计质押的股份数为1.97亿股,占四川双马总股本的25.86%。

  在11月28日,深交所向公司控股股东下达的问询函中,要求和谐恒源详细说明它持有四川双马股权进行质押融资所涉及的预警线水平、平仓线水平、平仓机制或相关条件,以及它拟采取解除预警或防范平仓的措施,并充分揭示上市公司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如果说2016年要评选走势最妖的股票,则四川双马当之无愧地排第一,从新晋控股股东的股权受让价格对比目前的股价就可以看到。停牌签署协议时,四川双马股价为7.01元/股,截至11月28日,四川双马股价为30.92元/股,期间创出最高价42元/股,最高涨幅500%。

  从四川双马的K线图可以看到,公司股票自8月22日复牌后共有三波行情, 按照过往的上市公司控股权变更的利好释放,很多上市公司股价基本上走完第一波行情就开始稳定,因为一切不牵涉到资产注入的控制权变更对于上市公司来说都算不上是特大利好。

  三波上涨期间,四川双马共发布了约9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有2次停牌专门进行自查,但是2次停牌自查都并没有核查出股票异动的原因。

  除了利好不足以支撑公司股价如此上涨外,对于四川双马来说,还被认为股价太妖的原因是公司基本面表现非常一般。

  主营水泥行业的四川双马2015年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4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虽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638万元,大幅扭亏,但是主要靠的是非经常性损益,扣非后的净利润则只有671万元,业绩表现非常一般。值得注意的是,11月25日,证监会稽查部门决定于近日部署开展“打击市场操纵违法行为专项执法行动”,2015年最妖股特力A的被查也让市场为四川双马担心。

抑壳化悖论催生妖股泡沫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日期:2017-02-19

  政策面最近“严”字当头,“捕鳄令”和打击炒壳论如剑高悬,却并未阻止A股炒风,以张家港行为代表的次新妖股批量涨停,将“新股神话”推向新高潮。在严监管和高扩容的主旋律下,A股暖春抢播行情能否迎来好收成?

  让壳资源贬值成政策导向

  今年以来,美股继续扮演狂牛角色,纳斯达克指数在连续5年暴涨之后,今年以来截至周四累计上涨8.02%。按纳指的惯常表现,连涨5年后必暴跌——1995至1999年,纳指由751点升至4069点,2000年重挫39.29%。2002至2007年,纳指由1335点升至2652点,2008年暴跌40.54%。在2012至2017年,纳指由2605点飙升至5383点,今年以来继续高歌猛进。由于美联储计划在年内3次加息,这是否将改变美股的上涨趋势,重蹈历史覆辙,仍有待验证。

  美股涨得欢,颇有赶顶味道。A股无胆跟涨,仍未摆脱弱市格局,但是,结构性补涨行情出现。沪综指去年大跌12.31%,今年以来累计涨幅达3.17%,中国石油和工商银行等超级权重股已创去年以来的新高。创业板指去年重挫27.71%,今年以来弱市依旧,累计跌4.04%。

  权重股和题材股缘何分道扬镳?答案是分类监管奏效。一是资产重组和借壳上市门槛提高;二是IPO发行史无前例地提速;三是去年底惊现“妖精论”,举牌概念哑火。新股数量要上去,壳价格要下来,是2017年证券监管的主基调。让壳资源贬值,已成股市新政,是本周创业板欲涨还跌的主因之一。创业板再融资受限,外延式业绩增长的龙头被拧紧,热钱逐渐从中撤离。本周公告拟10转20的乐视网,股价一日游式上涨后重归沉寂,就是创业板权重股整体趋弱的缩影。

  存量博弈格局仍未大改变

  自2015年8月28日以来,香港股市首度连续两天成交逾千亿港元,周三和周四分别成交1110亿和1036亿港元。如果量能持续增长,港股将进入资金推动型牛市。2015年3月30日,恒指以24727点开盘,至4月27日最高升至28588点,期间单日成交均逾千亿港元,最高单日纪录是2015年4月9日的2915亿港元。

  相比之下,A股仍未摆脱始于2015年年中的股灾3.0版阴影,股市监管政策严守去杠杆和“驱虚入实”,至今仍是存量资金博弈格局。

  为延续去杠杆的高压政策,证监会去年12月2日宣布,融资融券折算率调整,直接将静态市盈率超300倍和为负数的股票折算率降为0,相当于将绩差股驱除出杠杆池。数据显示,去年12月2日沪指收于3243点,两市融资融券余额为9696.53亿元,本周四沪指收于3229点,两融余额才8959亿元。要知道,从去年12月12日开始,深沪共新添了80家融资标的股,融资盘反而缩水,显示存量资金只是“减旧迎新”,无意加大杠杆。

  再融资收紧或将助涨新股

  “2至3年解决当前IPO存量企业”,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最新表态出乎市场预期。毕竟,截至2月9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718家,其中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618家。坊间传闻,最近IPO预审员急催券商尽快上报排队项目的反馈意见和资料。

  IPO火爆,再融资遇冷。截至2月9日,已过会未拿到发行批文的再融资上市公司达143家,部分已过会企业盼批文盼了两个春节。融资政策分类监管,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IPO堰塞湖仍高悬,再融资堰塞湖悄然并列。

  从欧美股市经验来看,要打破新股发行神话,终极武器是再融资备案制。相反,中国式抑壳化政策却难逃悖论。IPO提速相当于变相注册制和备案制,将抵制市场炒壳冲动。再融资减速甚至冰冻,则让绩差股钱景暗淡。但是,在A股散户市格局未变的背景下,游资要找出路,批量定期出现的新股渐成炒作热点,并享受注意力集中带来的流动性溢价。原因有三,一是小非减持仍在一年之后;二是再融资收紧令次新股短期难以圈钱;最主要的是,IPO提速令炒家集中兵力炒新,形成庞大的炒新投机链。张家港行由每股4.37元的发行价,炒至17.82元,市盈率46.8倍,一改银行股低市盈率的市场共识。

  不过,市场热炒张家港行,和去年年中第一创业暴涨拉抬券商股类似,运作逻辑应是以点带面,期待银行板块的集体起舞。只不过银行股炒作的耗资过大,且易形成“一花开后百花杀”的萧条局面,多数时候意味着行情接近尾声。对金融股的近期异动,不妨以“国家队自救”视之,对暖春行情不可期待过高。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