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环球曝光台:四川信托

2017-02-22 09:22:00 环球网综合 田刚 分享
参与

  四川信托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04月16日,共有10名发起股东包括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成渝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等上市公司,其中宏达股份曾计划对四川信托实施资产重组。环球网在2016年8月接到投资者举报,称四川信托发行的部分信托产品无法按期偿付,对此环球网财经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和追踪报道,最终促使四川信托分期向偿付投资者本金。——环球网财经编者按。

四川信托涉嫌违规 投资人千万资金血本无归

  来源:环球网

  日期:2016-08-26

  环球网曾在7月15日和7月18日发布了《五矿信托被控五大罪状 投资人已举报至证监会》和《五矿信托“上市”之路压力山大 “旧账”未了又添新债》系列报道,曝光了五矿信托违规操作、未偿付到期产品本息的事项。伴随着今年初A股遭遇两次熔断的大幅下跌行情,与股票二级市场挂钩的信托产品也频现兑付危机,五矿信托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近日四川信托亦被曝出无法偿付一般级投资人本金,而被投资人诉诸法院。

  兜底承诺

  此次涉事的是四川信托在2015年6月发行的“锦惠19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此款产品是四川信托发行的系列“明星”产品,投资方向为二级市场A股。锦惠十九号则是在2015年5月份对外开始宣传销售,根据四川信托在2015年6月16日发布的《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公告》,该款信托产品投资限期为12个月,共募集资金12600万元,包含劣后级、一般级和优先级,分配比例为2:1:9,其中劣后级投资本金共计2100万元、一般级投资本金共计1050万元。

  在该产品对外发行时,正值A股上一轮牛市的末期,沪指在2015年6月12日上冲到5178.19点,相比一年前也即2014年6月时的2000点左右,大幅上涨了150%。四川信托在其《锦惠系列证券结构化产品 “一般级信托单元”介绍》中也表达了乐观预期,称股市走牛是存在政策面和资金面支持的,并表示“股市处于牛市中,此时该类产品的系统风险小”。

  同时,针对一般级投资人,四川信托还在其《锦惠系列证券结构化产品 “一般级信托单元”介绍》中给出了10.5%的固定收益,并承诺“四川信托作为受托人控制风险,结构化设计实质性保障优先级和一般级本金及收益”。

  内蒙古邬先生等四人恰是在看到了四川信托的这一宣传材料,出于对于“截至2014年末,公司管理资产规模突破2600亿元”的四川信托的信任,才集合上千万元资金认购了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然而,这使得邬先生等人血本无归。

  遭遇股灾

  根据四川信托在其官方网站发布的产品净值信息来看,截止到2015年12月25日的产品净值为1.0986元。在这一净值金额下,不仅一般级投资人能够顺利获得本息,而且劣后级投资人也会有部分盈余。

  然而变故发生在今年年初,A股在今年1月4日和1月7日两次出现大幅下跌,触发熔断,两市出现了千股跌停的行情。四川信托发行的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受累于A股二级市场暴跌,导致产品净值跌穿平仓线,劣后级连同一般级投资人的本金损失殆尽。

  据邬先生等锦惠十九号一般级投资人讲述,最终收回的资金仅有二十余万元,相比1050万元的一般级投资本金,损失率高达98%以上。这令邬先生等人无法接受,对环球网记者表示:“之前四川信托说得好好的,这只是一款固定收益产品,没有任何风险,所有市场风险全部由劣后级投资人承担,且有充分的预警及强制平仓保护。怎么到了最后竟然落得个血本无归?风险比其他投资产品有过之而不及呢?”

  四川信托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去年下半年A股市场暴跌期间,我司严格按照信托合同约定,进行了相应预警及平仓操作”。

  但邬先生对以上说法并不认同。他表示,尽管A股市场在2015年下半年经历了“股灾”式的大幅下跌,但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成立后不仅没有出现亏损,相反截止到2015年12月25日还略有盈余。可能导致锦惠十九号产品出现大幅亏损的,只有今年初发生的熔断式极端行情。但根据合同,锦惠十九号的劣后级、一般级和优先级分配比例为2:1:9,只有当信托产品净值跌破0.8333元时,一般级投资者的本金才会遭受损失,而在这一净值标准之上时,只会由劣后级投资人承担信托产品损失;进而,只有当信托产品净值跌破0.75元时,一般级投资人的本金才会全部亏损。锦惠十九号在2015年12月25日的净值还高达1.0986元,下跌到一般级投资人出现亏损的阕值0.8333元,需要累计下跌24.15%。然而,沪综指在经历过两次熔断暴跌之后的累计跌幅也不过才10%左右;即便四川信托的锦惠十九号购入股票在这两个极端行情交易日全部出现跌停,也不过是20%的跌幅,距离一般级投资人出现亏损的阕值仍然有4个百分点的距离。也即在客观的市场条件下,四川信托的锦惠十九号产品是不可能因为今年初的两次熔断行情,而导致该产品一般级投资人本金出现大幅亏损的。

  另据合同显示,四川信托针对锦惠系列产品设置了严格的降低仓位及强制平仓条款。根据四川信托《锦惠系列证券结构化产品 “一般级信托单元”介绍》公开信息,该公司针对信托产品设置了明确的平仓标准,一旦净值触及到0.95元和0.93元,都会主动降低仓位;如果产品净值触及到了0.91元,该产品将会变现全部资产,也即做平仓处理。

  对此,自身投资人、私募基金经理何金子对环球网记者分析指出:“20%以上的产品亏损,不应当是由年初熔断所导致的,毕竟两次熔断并非是连续的,而中间还间隔了2个交易日,而且这2个交易日股指还是上涨的,如果进行降低仓位操作甚至是平仓,都有足够的时间和市场空间。至于在此之后的行情,市场的流动性更是足以支撑在任何价位及时进行平仓操作,以确保投资人利益。”

  何金子还指出,有一细节看出,四川信托的锦惠十九号平仓并非源自于年初的熔断行情。因为锦惠十九号的清盘时间是在今年2月中旬,而并非是熔断发生时的1月上旬。也即锦惠十九号产品在遭受了A股熔断暴跌之后,还坚持运行了1个多月的时间。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A股市场有涨有跌,但是并未再发生千股跌停的极端行情,对于包括四川信托在内的投资者而言,拥有充足的条件卖出所持股票。

  对此,邬先生等人也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既然不是收到市场流动性的限制,四川信托为什么没有及时针对锦惠十九号产品进行平仓?如果四川信托及时按照合同条款进行平仓操作,我们作为一般级投资者怎么可能遭受如此大的损失?如果单纯只是二级市场波动所导致的亏损,我们作为投资者也甘愿承担损失,但是我们总不能为四川信托的失职而承担损失吧?”

  追索不力

  令邬先生等人颇感郁闷的是,关于锦惠十九号产品出现大幅亏损、一般级投资人本金损失殆尽的信息,还是在今年6月中旬才被告知。对此邬先生等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2月份就已经清盘了,为什么不及时告知我们?哪怕发个短信也行啊!一年前做产品推销时的热情跑到哪里去了?”

  环球网记者也关注到,在四川信托官网上的产品信息披露中,针对锦惠十九号产品的信披内容只有在2015年6月成立的公告,而没有今年2月被迫清盘的任何信息。

  

  根据四川信托与锦惠十九号一般级投资人签订的合同,在一般级投资人出现亏损的条件下,四川信托有义务向劣后级投资人进行追索。但就锦惠十九号产品而言,四川信托确实在今年6月16日,也即锦惠十九号产品合同约定的到期日之后,才实施了对劣后级投资人的财产保全申请及损失追索。

  “尽管合同约定的到期日是今年6月16日,但是这款产品客观上在今年2月份就已经被平仓,提前终止了,不论是劣后级还是中间级的损失也已经被锁定。四川信托为什么不在2月份产品提前终止时就开始向劣后级投资人进行追索?”邬先生质问。

  据四川信托公司人士向环球网记者披露,“为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公司已向劣后投资人提起诉前财产保全和诉讼,并已查封其相关资产。公司也将法院相关进展情况及时告知了委托人。”并预计此项诉讼将在今年9月份开庭审理,环球网记者也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

四川信托被实名举报至银监会 投资人损失超千万

  来源:环球网

  日期:2016-09-19

  环球网在8月26日发布了《四川信托涉嫌违规 投资人千万资金血本无归》一文,独家披露了四川信托在担任“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人过程中,并未按照协议约定的平仓风控条款操作,最终造成多名一般级投资者本金损失逾千万元的事件。

  随后该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并在近日有最新进展。在此前的报道中,四川信托曾向环球网记者表示“预计此项诉讼将在今年9月份开庭审理”,但据购买“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般级产品严重受损的投资人近日向环球网记者透露,原定于在9月6日进行开庭审理的计划发生了变化,原因是劣后级投资人汪国强先生提出在9月15日之前和解,提出的条件是“向中间级投资人先行赔付400万,待本人已质押房产解除质押之后,再逐月偿还45万,直至还清”。

  在这一过程中,四川信托的要求则耐人寻味。据“锦惠十九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般级投资人向环球网记者透露,“四川信托让我们四个人签字同意后,再向劣后级投资人索要这400万的先行赔付款,但是我们不同意先签字后给钱,毕竟这离我们上千万元的损失相差太远。但是四川信托却推说那就没办法了,一直就僵持在这,四川信托也不推进此项工作了!”

  对此,信托业内律师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一般级投资人与劣后级投资人谈判的过程中,四川信托的做法有越位之嫌。是否在和解协议上签字,以及是先签字还是先拿到400万的赔付款,这应当是一般级投资人和劣后级投资人之间自主谈判的结果,四川信托没有权力强迫一般级投资人来接受和解协议。”

  律师也进一步分析指出:“如在担任信托产品管理人期间确有失职,甚至是违规操作的行为,现在四川信托急于让一般级投资人在和解协议上签字,实际上是在极力撇清自身的责任,而将责任全盘推给劣后级投资人。但是如果单纯是由于产品涉及或者市场原因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劣后级投资人对一般级投资人的损失负责,这是没错的;但就本案而言,四川信托明显存在失职和违规操作行为,但是不仅闭口不谈对一般级投资人的赔偿,相反还希望通过和解协议的签署来掩盖其自身对一般级投资人损失的应付义务。四川信托这样的做法,不论是对于一般级投资人的利益保障,还是对于劣后级投资人,都是不公正的。”

  此外,更令严重受损的投资人无法接受的是四川信托的态度的转变,在劣后级投资人提出和解方案之前,四川信托方面尚表示“积极推进”;然而据一般级投资者描述,在9月6日未正常开庭之后,四川信托方面的态度却“180度大转弯”,甚至向受损严重的一般级投资人放言称:“你们不是到处投诉举报曝光吗?怎么样?我们公司不理,能奈何?”

  另据环球网记者了解到,锦惠十九号产品受损的一般级投资人,已将四川信托在担任产品管理人过程中存在的违规行为相关材料,向中国银监会及四川银监局进行实名举报,目前正在等待有关部门的答复及处理意见,环球网将持续关注。

突然遭遇巨额诉讼 宏达股份终止重组四川信托

  来源:证券日报

  日期:2017-01-20

  正当宏达股份重大资产重组火热推进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诉讼使重组被迫中止。

  1月14日,宏达股份披露其涉诉公告,称于1月12日收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寄送的起诉状,诉讼原告分别为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家公司。

  经《证券日报》记者查询,上述四原告均系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合计持有金鼎锌业40%的股权。而持有剩余60%股份的控股股东是本次诉讼的第二被告宏达股份,第一被告则是宏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宏达集团,在本次案件争议中亦扮演了重要角色。

  梳理起诉状中原告的诉讼请求,其请求法院确认原、被告签署的合作协议、增资协议等无效,确认两被告持有的金鼎锌业共计60%的股权无效,并确认金鼎锌业由四原告持有100%股权。而涉及的合作协议均签订于2002年-2003年之间。此次旧事重提,四原告意在直接否认宏达集团及宏达股份金鼎锌业控股股东身份,并认为两被告在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存在“恶意串通、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

  目前,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受理该案,该案现处于庭前举证阶段,尚未开庭审理。根据起诉状中原告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返还金额及承担费用达18.95亿元,而宏达股份则在公告中称涉案金额高达21.17亿元。除此之外,云南省高院已对宏达股份部分财产实施冻结,其中冻结四川信托有限公司22.1605%的股权、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5.84亿元的股权以及银行存款2.1亿元,目前冻结财产总金额合计约15.7亿元,冻结期限3年。

  去年12月20日,宏达股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向宏达集团、濠吉食品及汇源集团购买四川信托股权。目前,四川信托前三大股东为濠吉食品、宏达集团、宏达股份,分别持股约35%、32.04%、22.16%,由于濠吉食品新获股份仍处于限制解禁阶段,因此,此次股权购买的主力仍是宏达集团所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

  针对四川信托股权被冻结对重组产生的影响,上交所也专门进行了问询,根据宏达股份的回复,除宏达股份所持四川信托股权被冻结外,宏达集团所持四川信托股权中的7.71%股权亦被冻结。宏达股份称,因宏达集团持有四川信托的股权为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的一部分。公司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中介机构几经商讨后一致认为,上述原因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构成不确定性,相关影响于2017年1月20日前无法消除。“为切实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经慎重考虑,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