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环球财经315:保千里的红与黑

2017-02-22 09:47:00 环球网综合 田刚 分享
参与

  保千里自借壳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强劲,截至目前总市值已经高达3百亿以上。然而与此相对应的却是,公司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多项投资并未能够产生出相应的市场效果,且深陷高管被立案调查的旋涡。——环球网财经编者按。

保千里增发成“鸡肋” 实际控制人被平仓风险加剧

  来源:环球网 田刚

  日期:2016-06-21

  保千里(600074)在2015年9月25日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计划以每股13元的价格定向发行股份,借此募集19.89亿元,分别被投入到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商用显示系列产品建设项目、手机打令产业化项目、云端大数据服务系统建设项目以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针对本次再融资计划,作为保千里的第一大股东、自然人庄敏承诺认购的股份比例不低于10%,但是这一比例明显低于庄敏目前对于保千里36.49%的持股比例,这也就意味着在增发完成之后,庄敏对于保千里的持股比例将明显下降。对此,有投资者表示担忧:“如果大股东真的看好募投项目的实施前景和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什么甘愿所持股份被稀释呢?但如果连大股东都不看好公司的未来前景,其他投资者又凭什么参与其增发呢?”

  事实上,保千里的增发早在今年3月10日就已经通过了证监会的审核,但是直到目前已经过去3个多月,该增发方案仍然未能完成。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获批后的有效期仅为6个月,由此来看保千里的增发实施已是迫在眉睫。与此同时,在增发方案审核通过之后长达3个月未能实施,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机构投资者针对保千里及其增发募投项目的担忧和不认同。

  增发募投项目市场空间有限

  根据保千里的增发预案披露信息,在全部5个募投项目中,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是本次增发募投项目中单笔投资金额最大的项目,对应总投资额高达8.4亿元。该项目实施之后将增加保千里现有产品产能,因此该募投项目属于上市公司的扩产项目,增发预案中对于该项目的“背景和必要性分析”也披露到“公司当前产能严重不足,亟需扩建”。

  该项目的实施主要依赖于保千里现有的汽车前装市场和后装市场渠道,增发预案中针对该项目为预计收益水平披露为“内部收益率(税后)为25.33%,税后投资回收期(含建设期)为5.12年”。

  尽管在增发预案中,保千里针对其募投项目预计收益没有采用其他上市公司惯用的披露内容,诸如预计新增销售收入、预计新增净利润等信息均未予以说明,但是单从“内部收益率(税后)为25.33%”这一信息简单测算,保千里针对其“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达产后的新增利润预计也大致在3亿元上下。果真如此,这对于2015年全部净利润不过才3.73亿元的保千里而言,是相当客观的新增利润源。

  但是问题在于,主要基于汽车前装和后装市场销售渠道的“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未来的盈利能力果真能够达到预计的高水平吗?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这个总投资额为8.4亿元的“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能够产生出3亿元左右的新增利润,就对应着总资产报酬率将高达35.71%。但是保千里2015年度的实际总资产报酬率则仅为24.98%。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与保千里现有业务完全一致的扩产项目,其盈利能力需要相比现有业务提高约50%,才有可能达到增发预案中的预计水平。

  而与此同时,从保千里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来看,尽管在今年一季度销售收入出现了明显增长,但同时毛利率却从去年的42.07%下滑到今年一季度的38.94%,在这个数据背后所体现出来的经济实质却是保千里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正在趋于下降。

  综合上述分析来看,保千里计划募投项目中的最主要项目——汽车主动安全系统全网建设项目,未来真实的盈利水平恐怕绝非像预案中所披露的那样乐观,而这或许也是令投资者担忧的问题所在,进而导致保千里的增发方案在获批后迟迟未能见到实施。

  借壳上市财务数据存在重大疑点

  保千里的前身的中达股份,在2015年3月实施了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关联交易,收购了保千里全部股权,保千里也借此实现了借壳上市。最早是在2015年

  回顾保千里在借壳中达股份时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其中针对销售数据的信息披露也存在很大疑点,主要是与客户方的采购数据无法匹配。

  根据保千里披露的相关信息,“广东迅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该公司2014年的第一大客户,对应销售金额高达9969.7万元,占保千里当年全部销售总额的比重为10.09%;在保千里2012年和2013年的销售数据当中,“广东迅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并非是该公司的主要客户,由此可以判断出这家客户是保千里在2014年新开发的客户,为保千里在2014年贡献了近亿元的新增销售收入。

  在正常的购销逻辑下,保千里针对讯通科技的销售,就应当对应着讯通科技对保千里的采购,则两家公司的购销数据应当是可以匹配的,至少不应当产生较大差异。

  但是根据上市公司汇源通信在今年5月19日发布的《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其中披露了拟收购的广东迅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经营数据,针对该公司2014年的采购数据来看,保千里确实是讯通科技2014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但是对应的采购金额却只有8946.02万元。这一采购额相比保千里披露的2014年销售额,少了1千余万元。

  也就是说,如果保千里披露的销售数据是正确的,就对应着汇源通信披露的讯通科技采购数据存在上千万元的低估,进而会影响到讯通科技的成本结转金额和存货余额均被低估;而如果汇源通信披露的讯通科技采购数据是正确的,那么保千里将存在很大的虚增收入的嫌疑。在两家公司当中,必然有一家的财务数据存在上千万元的严重错报。

  此外,根据汇源通信披露的收购报告书数据,讯通科技在2015年向保千里采购了10055.01万元的拍摄器材产品,但是由于保千里在其2015年年报中并未按照交易所规定的格式,针对排名前五位的客户销售信息进行披露,这也导致外部投资者无法通过数据对比来印证该公司销售收入的真实性。

  此外,根据保千里发布的今年一季报披露信息显示,现金流量表中的“投资支付的现金”科目和长期股权投资余额增加金额,均大致为1.4亿元,对应着该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存在1.4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行为,但是在保千里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却并未能够查询到针对这一投资事项的任何内容。

  大股东持股的高质押率

  保千里在6月18日披露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份解除质押和质押的公告》,指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庄敏共拥有公司84148.25万股限售流通股,至目前已累计质押股份80901万股,质押率高达96.41%。

  自从去年下半年A股出现了快速下跌行情以来,已经有多家上市公司因为大股东所持股份对外质押率过高,在股价快速下跌至平仓线时无力提供更多质押物,而导致的控股股东“爆仓”危机。典型者如同洲电子(002052),原第一大股东袁明以其所持有的公司12155.7万股股份作为质押,向国元证券融入7.4 亿元的资金,但后来伴随着同洲电子股价的大幅下跌,在今年 1 月11 日被要求准备追加保证金,后由于袁明无力新增抵押物、也无力偿还借款,导致同洲电子被迫停牌。这也导致了同洲电子原计划收购全智达通信,以及参与设立原创基金等资本运作方案搁浅,给上市公司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负面影响。

  此外,慧球科技、金洲管道等多家上市公司,也因为大股东对外质押股份濒临爆仓,而上市公司被迫申请停牌。

  就保千里而言,控股股东庄敏对外质押股份比例已经高达96.41%,接近100%,几乎丧失了增加股份质押数量来降低平仓位的可能,一旦未来保千里股价意外出现快速下滑,庄敏对外质押的股份就将暴露在被平仓的风险当中,这也成为威胁上市公司股权稳定性,乃至是经营稳定的风险因素。

  针对上述问题,环球网记者试图联系采访保千里证券部,但是多次被以“领导出差”为由拒绝采访;同时,记者查阅到保千里在向证监会申报增发材料《相关机构联系表》中记录的董秘手机号,据此拨打这一电话,然而却被接听电话的一位女士称这并非是董秘周皓琳的电话,而接电话的女士也与保千里无任何关系。

高管增持PK立案调查 保千里股价陷冰火两重天

  来源:大众证券报

  日期:2017-01-04

  今年10月下旬以来,保千里(600074,股吧)(600074)二级市场股价表现不佳,基于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保千里多名高管集体增持自家股份,以表明对公司长期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受此影响,公司股票22日前后连续三个交易日拉出阳线。但意外的是,公司昨日披露其收到立案调查通知的消息,二级市场股价昨日遭重挫。

  高管增持又延长锁定期

  近日,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于12月22日,以自有资金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共计175万股。

  具体来看,保千里总裁、董秘、财务总监、常务副总裁(2名)分别增持公司股票35万股,增持均价在13.89至13.95元,增持金额合计为2437.75万元。本次增持后,上述高管持有公司股票数量分别为585万股、365万股、315万股、315万股、315万股,合计18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8%。

  对此,研究机构分析认为:“保千里部分董事、高管一致增持公司股票表明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公司投资价值凸显。”

  为了进一步彰显对公司发展的信心,距离上述增持仅数日,保千里部分高管承诺延长股份锁定期一年。据了解,2016年9月27日,公司20名激励对象的限制性股票实施第一次解锁,上市流通日为2016年10月12日,可解锁股票数量为188万股;2016年12月26日,公司95名激励对象的限制性股票实施第一次解锁,上市流通日为2017年1月3日,可解锁股票数量为773.9404万股。

  面对即将到来的股份解禁,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鹿鹏、蒋建平、陈献文、周皓琳、何年丰5人承诺:自2017年1月3日起,一年内不减持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第一次解锁股份86万股及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第一次解锁股份258万股。

  立案调查后股价重挫

  对于本次增持和延长股份锁定期,保千里称:“公司依托自身技术研发实力,积极开拓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利润保持稳定增长,公司实力稳步增强。基于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以及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为维护全体股东利益,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促进公司持续稳定、健康地发展,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做出本次承诺。”

  然而,在保千里宣布《关于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诺不减持公司股份的公告》的当日,即12月27日,公司却意外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该通知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受此消息影响,昨日保千里二级市场股价重挫10.02%,报收于12.57元。

  关于本次调查一事,保千里解释说,公司目前生产经营状况正常。公司尚不清楚涉及调查事项的具体范围、具体发生时间、调查事项具体类型及事项影响程度。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昨日,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向大众证券报和财信网记者表示:“根据《证券法》及最高法院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则表示,根据司法解释,初步确定:在2016年12月28日(含当日)前买入保千里股票,并在2016年12月2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预登记。

  【资料】

  保千里与12月28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与12月2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保千里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保千里进行立案调查。受此消息影响,保千里跳空低开,早盘一度震荡抬升,但随后便再度回落,尾盘成交额放大,股价封死跌停板至收盘,收报于12.57元。值得注意的是,保千里昨日成交为7.35亿元,较此前明显放量。

  龙虎榜数据显示,昨日买入保千里金额前五席位中有一家机构现身,买入3563.45万元,其余均为券商营业部。昨日卖出保千里金额前五席位中有三家机构现身,分别卖出3433.40万元、1891.79万元和1285.59万元,排在前三位,共计卖出逾6000万元。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保千里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状况正常,但这被立案调查对于公司影响较大,建议投资者保持谨慎。

保千里信披遭调查 VR手机未现身于卖场

  来源:环球网 田刚

  日期:2017-01-23

  环球网财经曾在2016年6月21日发表了《保千里增发成“鸡肋” 实际控制人被平仓风险加剧》,指出上市公司保千里(600074)计划实施的增发项目预期盈利存在很大风险,且在2015年借壳上市时涉嫌财务信息虚假披露。

  巧合的是,保千里于2016年12月29日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2016年12月2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并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这也是保千里首次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距离该公司在2015年3月借壳中达股份实现上市尚不足2年。

  大股东持股悉数质押 被平仓“压力山大”

  深陷信披被调查漩涡,导致保千里的股价在2016年12月29日公告发布当日跌停,可见此事项对于该公司股价具有较大的负面影响力。

  

 

  环球网记者发现,根据保千里在2016年9月23日披露的最近一次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公告,控股股东庄敏所持有的35.07%股份份额当中,已经有33.24%的股份被用于对外质押,质押率高达95%,而当时公司股价还高居15.6元。截止到上周末,也即2017年1月20日,保千里的股价已经下跌到13.18元,相比保千里控股股东庄敏进行股票质押时的股价累计下跌了15.51%。

  而同期沪综指不仅没有下跌,相反还出现了2.94个百分点的上涨;即便是相对孱弱的创业板指,同期跌幅也仅为11.41%。可见,保千里的股价表现相比股市整体弱势很多。

  由于保千里的控股股东庄敏对外质押股份,已经占到其所持股份总数的95%,几乎没有增加质押股份空间。有投资者向环球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如果未来保千里确因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处罚,是否会触发公司股价继续下跌,进而触发控股股东对外质押股份触及强制平仓线?”

  伴随着2015年6月之后中国股市的持续下跌,曾有多少上市公司出现大股东质押股份跌破平仓线的案例。典型者如慧球科技在2016年7月7日爆出控股股东、公司董事长顾国平通过资管计划,在2015年11月增持股票的部分均触及补仓线,但顾国平未能在约定时间内完成补仓义务,直接导致控股股东控制权的丧失。慧球科技在此前公告中表示,上述权益变动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针对投资者的担忧,环球网记者采访了保千里证券部,公司方面表示这一问题“为假设问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多元化投资惹质疑VR手机“不见踪影”

  保千里原本的主营业务为车载电子视像产品,在2016年下半年该公司却开发频繁涉足于其他领域,包括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手机等,与该公司现有业务并无直接关系,属于跨行业的多元化投资,但是这些新增业务却令投资者产生不少疑问。

  典型者如VR手机业务,保千里在2016年9月20日发布了《关于“保千里打令VR手机”新产品即将上市的公告》,披露了“保千里打令VR手机”产品“预计将于2016年11月开始分批次、分阶段推出市场”,并声称该产品“以精密光机电成像+仿生智能算法为核心竞争优势,在光学设计和图像处理技术方面的积累较为全面,是VR领域产业应用上研发出跨界创新的智能终端”。

  但是据网易此前报道直至保千里的VR手机“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并质疑指出“在保千里发布全球首款VR手机之后,不少行业人士质疑,VR手机拥有极高的技术门槛,在目前苹果、三星、华为等顶尖手机厂商都未推出VR手机的背景下,新人保千里能否具备如此高水平的VR技术研发能力?”

  另据报道,有业内人士针对保千里的VR手机分析指出:“拥有VR核心技术并不够,VR技术应用于手机领域十分复杂,需要具有极端的功耗约束和极具挑战的性能要求,这也意味着手机厂商不仅需要设计制造适合VR设备更高级别的硬件,还需要同时研发合适的虚拟现实配套软件。”

  环球网记者在天猫商城和淘宝网的搜索栏中,搜索“打令VR手机”的关键词,都无法查找到相关产品记录。同时,记者走访了北京最大的电子产品商城百脑汇,也未发现有保千里的“打令”品牌手机售卖,在向智能手机售卖柜台销售人员进行询问后,对方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打令’这个牌子,更没有见到过有谁在卖这个牌子”。

  券商多关注 目标价屡被下调

  环球网记者关注到,在2016年下半年中,共有6家券商机构针对保千里出具了14份研究报告,其中仅民生证券一家就出局了7份研报,撰写人均为郑平(TMT组组长)和胡独巍(电子研究助理),其中针对保千里的合理估值逐期下调。

  最早一份研报是在2016年9月22日出具的,给出的未来6个月的合理估值为21.6至24.3元;但是仅仅相隔不到一个月,民生证券在10月18日再次发布了保千里研报,针对该公司未来6个月的合理估值降至21.0至22.8元;直至2016年最后一份研报,也即在12月25日由民生证券出具的研报中,针对保千里的合理估值进一步降至18.55至21.20元。

  同时,民生证券在研报中并未提及前述的智能机器人、VR手机等新增业务种类,能够给保千里的估值带来提升,并且指出保千里面临的主要经营风险在于:“1、新能源汽车政策风险;2、汽车产业整合力度不及预期;3、后装市场产品销量不及预期。”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