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创能股份IPO被质疑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

2017-04-18 06:06:00 环球网 田刚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田刚】亚士创能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4月7日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审核,但是随即却被新三板挂牌企业上海法普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起诉创能股份主营产品“真金防火保温板”侵害发明专利权,并提出高达6000万元的索赔诉求。

  根据招股书披露,“真金防火保温板”是创能股份的主营产品之一,在2016年上半年的销售额高达4656.91万元,占比超过11%。此案已获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审理, 这为创能股份的顺利上市蒙上了一层厚重阴影。更何况,该公司存在的问题或许不止于此。

  关联交易的非关联化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2013年到2015年期间,创能股份的第一大客户均为“乌鲁木齐市琛博建材包装有限公司”,对应的销售金额分别高达6249.99万元、5876.67万元和4207.16万元,销售占比一度超过10%,对创能股份的经营和盈利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家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为杨国林,但是2016年6月进行工商变更之前的法人代表为王文武。

  在招股书中,针对创能股份与“乌鲁木齐市琛博建材包装有限公司”之间的销售作为关联交易来处理,但事实上创能股份与这家客户的关系却非同一般。早在2010年7月,创能股份曾与王文武及其控制的琛博建材签订过《区域中心合资协议书》,共同投资设立新疆亚士,但并未直接体现在股东名册中,且随后以“并未实际参与新疆亚士的经营活动,也从未行使过股东的权利、承担股东义务”为依据,否认曾是新疆亚士的股东。

  但是客观上,新疆亚士与创能股份存在着紧密的关系。仅从公司名称来看,新疆亚士全称为“新疆亚士创能科技有限公司”,与创能股份自己的“亚士创能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非常相似,而且在互联网上搜索新疆亚士官网的相关信息时,仍然能够找到该公司与创能股份模糊但紧密相关的情况介绍。

  不仅如此,尤其是伴随着王文武在2016年上半年不再担任琛博建材的法人代表,改由自然人杨国林接任之后,琛博建材连同旗下子公司一并从创能股份的主要客户名单中消失,而在2016年上半年排名创能股份第五大客户为“杭州澳仕玛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涉及销售金额仅为783.59万元。这就意味着此前每年向创能股份采购均高达数千万元的琛博建材,在2016年上半年的采购金额已不足8百万元。对此有投行人士指出:“针对琛博建材及其旗下的新疆亚士,创能股份在招股书中刻意回避与其之间的密切关系,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嫌疑。”

  能源消耗率不合常理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产品产销数据,创能股份的主营产品包括保温装饰板、保温板和功能性建筑涂料,这几项产品在最近两年的产量均出现了明显的同比增长,其中保温装饰板2015年产量为173.14万平米,相比2014年的154.11万平米增加了10%以上;保温板2015年产量为34.98万平米,相比2014年的38.3万平米减少了10%以上;功能性建筑涂料2015年产量为8.94万吨,相比2014年的5.45万吨大幅增长了64%。

  在正常的生产逻辑下,主营产品实际产量的大幅增长,势必会带来水、电、蒸汽、天然气等能源消耗的大幅增长。典型者如2014年度,当年创能股份的保温装饰板产量为154.11万平米,相比2013年的128万平米增加了20%以上;保温板产量为38.3万平米,相比2013年的12.38万平米增加了2倍以上;功能性建筑涂料产量为5.45万吨,相比2013年的4.94万吨也增加了10%以上。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用电量从2013年的642.23万度增加到2014年的915.41万度、用水量从2013年的6.96万立方米增加到2014年的10.02万立方米、用蒸汽量从2013年的0.73万吨增加到2014年的1.35万吨、用天然气量从2013年的28.43万立方米增加到2014年的80.26万立方米。能源消耗量的整体增幅,与同年产品产量的增幅大体能够匹配。

  然而2015年却并非如此,在当年主营产品产量同比增长的条件下,能源消耗却出现了显著下滑。其中用电量从2014年的915.41万度减少到2015年的860.17万度、用水量从2014年的10.02万立方米减少到2015年的8.49万立方米、用蒸汽量和用天然气量则基本持平。

  也即,在主营产品产量同比明显增长的基础上,耗水量和耗电量均出现了10%左右的下滑,这并不符合正常的生产规律。

  详细来看分产品的单位能耗水平,保温板产品2015年度的单位用水量仅为每平米0.006立方米,而2013年、2014年和2016年上半年的此项数据则分别为0.013、0.011和0.01,相差并不大,这就凸显出耗水量只有正常年份一半的2015年,非常不正常;耗电量也是如此2015年仅为每平米1.59万度,而2013年、2014年和2016年上半年的此项数据则分别为2.21、1.97和1.71,2015年再次成为耗电量的极低水平。

  对此,招股书解释为:“首先是期末半成品有所增加,结存部分能耗所致,其次是因为产能利用率下降导致单位能耗上升”。但是这样的说法其实站不住脚,首先半成品是不会对外销售的,因此也就不会影响到销售成本结转时的能源消耗占比;其次,2016年上半年保温板产品产能利用率为67.32%,相比2013年的60.95%还要略高一些,同时两期的单位产品用水量几乎一致,2016年的单位产品耗电量还明显低于2013年。可见,问题并非是出在2016年上半年的能源消耗增加,而恰恰是2015年创能股份的能源消耗率过低,才是异常的财务表现。

  能源消耗率的异常波动,是发现财务造假的重要线索之一,不论是早先私募大佬赵丹阳在调研银广夏时,还是美国浑水在阻击东方纸业过程中,都成为论证目标公司存在财务造假的证据之一。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