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健友股份利润数据“水分”巨大 凭什么上市?

2017-06-26 08:52:00 环球网 田刚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田刚】近年来,拟IPO公司实施财务造假“闯关”上市的案例屡见不鲜,引起了市场及监管部门的极大关注。自上市公司退市条例修改之后,首家被强制退市的原上市公司欣泰电气,即是在该公司IPO期间就存在财务造假和虚假信息披露,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损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6月17日召开的中国证券业协会第六次会员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特别提出要“从源头上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可见IPO公司所披露信息和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将是监管部门未来的审核关键。

  即便面对着监管审核“高压”,但是仍然有拟上市公司不惜以身试法、妄图依靠财务造假和虚假信息披露来谋求上市资格,环球网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已经获得发行批准文件的拟IPO公司——南京健友生化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就很可能是一个“新鲜”的案例,围绕该公司的财务疑云挥之不去、涉嫌严重的虚假信息披露;甚至主要产品毛利率涉嫌造假,其对应的市场占有率也存在很大疑点。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健友股份针对该公司的市场地位相关信息披露,就存在严重的信息误导。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健友股份自称其肝素钠产量占全球20%左右,而该公司此类产品2016年实现销售收入不过才4.71亿元;而与此同时,肝素钠行业龙头上市公司海普瑞的肝素钠产品2016年销售额则高达17.43亿元,将近是健友股份的4倍,这还没有算上千红制药、东诚股份等上市公司的肝素钠产品销量。根据基本的数据原理就能够看出,健友股份的肝素钠产量就连国内市场份额都不足20%,更何况是“占全球20%”呢?

  然而这还不是该公司存在的最主要问题,详细分析该公司披露的经营和财务数据,其中还存在多处矛盾,甚至指向该公司存在严重的虚增利润、财务造假行为。

  前后矛盾的采购数据

  健友股份分别于2016年3月和2017年6月发布过两次招股说明书,均包含了针对2014年和2015年度的经营和财务数据,但是对比这两版信息披露数据却能够发现,其中存在着明显的数据矛盾。

  根据健友股份发布的2016版招股说明书第137页披露,该公司在2015年向排名前五位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8787.4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比重为25.84%,由此计算当年采购总额为34007.16万元;而在该公司发布的2017版招股说明书第170页则披露,2015年向排名前五位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仍然为8787.4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比重却提高到了32.82%,由此计算当年采购总额仅为26774.68万元,这与2016版招股书存在明显差异,且相差达7千万元以上。

  不仅是2015年采购数据存在这样的矛盾,2014年的采购数据也是如此,两版招股说明书中针对2014年向排名前五位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披露均为9782.32万元,而针对占同年采购总额的比重却分别披露为29.99%和48.78%,由此计算针对2014年度的采购总额披露更是相差多达12564.65万元,两年合计便是相差将近2亿元。这对于2016年净利润不过才2.58亿元的健友股份而言,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被忽视的财务矛盾。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如果两版招股说明书中针对2014年和2015年的采购总额确认出现了变化,那么相应的采购付款金额、应付账款的相关财务数据也应当随之发生变化。然而事实上,健友股份在这两版招股书中针对2014年、2015年的“采购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发生额及应付款项余额却完全一致,这违背了基本的会计常识,不得不令人怀疑该公司所披露的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低价产品高毛利率的背后

  根据招股书第163页披露,健友股份2014年到2016年的“标准肝素原料”业务毛利率分别高达19.4%、25.11%和40.78%,呈现出逐年大幅增长的状态,尤其是2016年度该公司的毛利率大幅增长了6成,成为该公司业绩增长重要驱动。对此,招股说明书披露指出:“2016 年度,肝素市场触底反弹,发行人库存肝素原料单位成本经过2013年至2015年的调整也达到低点,销售价格回升的同时,单位成本受加权平均核算的影响上升速度相对滞后,导致毛利率有较大幅度提高。”

  但是从健友股份的这段分析内容来看,该公司“标准肝素原料”业务的超高毛利率,在未来或很难得到延续,因为伴随着该公司库存低价肝素原料持续消耗,未来加权平均成本将出现上涨,进而导致毛利率的下滑,而这也将构成健友股份上市后业绩变脸的诱因。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与海普瑞客户类型、产品质量标准存在比较高的相似性”,但是从海普瑞的“标准肝素原料”业务毛利率表现来看,却明显比健友股份平稳,2014年到2016年分别为29.56%、38.42%和39.51%,在2016年几乎没有多少增长。这也凸显出健友股份在同行业、同类型业务公司毛利率表现平稳的同时,自身毛利率却大涨60%的“鹤立鸡群”。值得关注的是,A股历史上不乏有毛利率显著超过同行业其他公司、但最终被证明是财务造假的案例,典型者如养鱼的蓝田股份。前车之鉴,同样具备超高毛利率,且毛利率增幅显著超过同行业的健友股份,也同样值得警惕。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健友股份标准肝素钠产品销售单价为17954.08元/亿单位。而根据同行业上市公司海普瑞发布的2016年年报,该公司当年销售标准肝素钠83749.39亿单位、实现销售收入174334.45万元,对应销售单价仅为20816.21元/亿单位,明显超过健友股份销售单价;不仅如此,海普瑞的肝素钠原料药2016年售价也同比下降达6%以上,而健友股份的标准肝素钠产品售价在2016年仅同比下滑了0.09%。

  耐人寻味之处在于,健友股份凭借着仅相当于海普瑞同类型产品86%的销售价格,却获得了比海普瑞还略高的毛利率,就只能对应着该公司的标准肝素钠产品的单位生产成本,比海普瑞低了更多。但是在肝素粗品市场价格公开化程度较高的市场环境中,健友股份又是如何获得明显低于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原材料采购价格呢?亦或是该公司的标准肝素钠所消耗的肝素粗品数量更少?针对这些问题,健友股份并未正面回应环球网记者的质疑。

  环球网后续将继续关注健友股份的其他问题。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