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浙江兰溪鸿鹄被指欺诈交易 受害者被骗超3000万元

2017-06-30 08:24: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陈进】6.30大限已至,针对全国范围内各类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回头看”行动也已到了收官阶段。但正所谓“黎明前的黑暗”,越是接近末路,越是疯狂作秀。在湖南等省份纷纷出台违规交易场所“黑名单”的大趋势下,个别地区仍有平台不法作乱。

  环球网财经近期收到多位浙江兰溪鸿鹄商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下称“兰溪鸿鹄”)投资者举报,称该交易平台不但虚设标的与投资者“对赌”,还在投机市场使用了“打新股”的交易模式。根据举报材料,截止目前仍有数百位投资者的超过3000万元资金被套牢。

  更令一众投资者愤怒的是,整改期限来临前,兰溪鸿鹄出具公告称,平台已启动全部现货交易商品的退市流程,2017年6月30日15时为交易市场线上交割最后截止时间。“本身就是电子盘游戏,交易都是虚设的,现在又想通过退市甩掉投资者,我们绝不允许!”投资者王金(化名)称。

  兰溪鸿鹄首推现货茶叶“打新”

  “打新股”是股市术语之一,意为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如果中签的话,就买到了即将上市的股票。

  投资者周雷(化名)告诉环球网财经,兰溪鸿鹄在茶叶大宗现货交易中也创造性的推出了“打新股”的概念。举报材料显示,该平台推出300001-300006几个现货茶叶标的,但包括周雷、王金在内的绝大多数投资者打中的都是30001、30004等几个高中签率、且开盘不久便跌停的标的,而“涨势良好”的300002,却极少有人能中。“4万元本金,当天就亏损了6000多元,剩下的目前也是冻结状态,不能交易,不能出金,平台回复我们说:只有新投资者入场接盘我们才能解套,这完全就是击鼓传花的金融诈骗。”周雷说。

  兰溪鸿鹄电子盘显示,300001的商品名为“隆合杨丰花福大牡丹”,周雷等投资者另外“中签”的300003隆合杨丰高山白牡丹、300004隆合杨丰水仙白、300006非遗杨丰2008年陈韵贡眉,无一例外的是,周雷等兰溪鸿鹄投资者3000多万元全部被非法冻结,这几只茶叶现货股也均显示“跌停”。

  周雷告诉环球网财经,兰溪鸿鹄虚构了相关茶叶商品存在的事实,其打着现货交易的幌子,事实上进行的就是标准化合约的期货交易,而期货交易并非兰溪鸿鹄的主营业务,该平台涉嫌超范围经营。

  在环球网财经此前《湖南澳鑫被指“对赌” 败光投资者4亿元》报道中,湖南澳鑫商品交易公司不但超范围经营,还虚设现货天然气标的采用虚拟电子盘方式交易,导致大量投资者亏损殆尽。

  环球网财经调查发现,兰溪鸿鹄所用“套路”与湖南澳鑫雷同,其相同之处均是超范围经营、虚拟电子盘交易等。此类交融交易场所坑害投资者最明显的手段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实行“风控”和修改行情的K线图,以控制投资者和误导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兰溪鸿鹄真可谓‘贵金属现货交易市场’的长江后浪,其不但虚构电子盘,还模拟股市,推出打新股的概念和系统,让投资者眼花缭乱,而一旦出问题就推诿到消费者‘手气太背、别人打新股非常成功’等等身上。”王金说。

  

  投资者提供的交易软件截图显示,其打新所中几个品种均“跌停”。

  周雷等多位投资者曾就此质问当地监管部门。浙江省统一政务咨询投诉举报平台在给其回复中称:1、浙江兰溪鸿鹄商品交易市场目前在经营的茶叶类现货交易,应属于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经营范围内;2、浙江省市场监督局承担的行政许可项目中无“标准化合约的电子盘交易”审批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兰溪鸿鹄交易市场有限公司是为商品现货交易活动提供场所及相关配套的第三方电子交易服务平台,其“严格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信的原则,确实维护交易各方合法权益,促进商品流通,服务实体经济,推进商品现货市场的健康发展。”

  根据最新公告,兰溪鸿鹄将“配合国家政策要求”启动全部现货交易商品退市流程,但多位投资者告诉环球网财经,该平台提供的是“高价劣质茶”。“市场上几百块钱一斤的茶叶,让投资者以5000元的价格买走,还不如直接抢呢。”周雷说。

  一家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分析师告诉环球网财经,鸿鹄兰溪做法不太合法,但法律法规尚待完善。“国内类似平台太多了,我国司法解释权的太宽松以及法律不完善,漏洞太多,加上这个类似平台炒作商品价格。可以说,(兰溪鸿鹄)就是一个野鸡平台,所谓打新就是上线新品种。”该分析师说。

  此前,证监会部际联席会议下发《关于地方交易场所涉嫌非法证券期货活动风险提示函》指出,一些地方交易场所推行的交易中,行情波动稍大就能导致投资者爆仓,且这些交易场所不是通过资深交易形成价格,而是在境外行情数据基础上加减一定点差作为买卖报价。个人投资者实际上是与交易所招募的会员单位进行对赌交易,投资者的亏损即为会员单位盈利,大多数投资者亏损严重。

  就此,环球网财经书面采访了浙江省金融办,但截止发稿,尚未有任何回应。

  前身浙江兰溪贵金属曾深陷“对赌”指控

  2016年4月15日更名前,兰溪鸿鹄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浙江兰溪汇丰贵金属市场,其推行的贵金属白银等现货投资,以虚拟电子盘的形式开展业务,勾结会员单位、居间商等“对赌”投资者。

  

  受害者在兰溪汇丰(兰溪鸿鹄曾用名)维权,讨要本金。图片来自社交平台。

  截止目前,仍有200多浙江兰溪汇丰贵金属市场现货白银投资者仍未拿回本金,针对兰溪汇丰涉嫌金融诈骗的举报材料也比比皆是。

  此前媒体一篇报道中,曾对贵金属现货交易中的“潜规则”作过详细披露。该报道称,当地某贵金属交易中心招揽多个下属会员单位,除了手续费,会员单位的另一部分盈利就是客户的亏损,业内将这种亏损称作“头寸”。跟手续费不同的是,当地这家贵金属交易中心并未截留头寸,而将其返还下属会员单位,最终会员单位跟其他居间商按协商好的比例分成。

  一不愿具名业内人士告诉环球网财经,绝大多数中小散户缺乏基本的金融知识和风险控制能力,监管层对于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牌照审批亟待加强。“目前的大宗商品市场存在监管真空,缺乏有针对性的、持续有效的监管。”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正局级研究员黄运成在2016(第四届)中国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与现代物流发展论坛上表示,深化改革和立法才能推动大宗商品市场健康发展。

  2017年4月份,和讯网转载的“文交在线”文章称,在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中,外部消息可谓波澜不惊的浙江省,其域内交易场所清整工作,实则已逐层推进至街道乡镇最前沿一线。

  

  周雷说,针对其被兰溪鸿鹄诈骗的事情,当地公安局已立案侦查。

  浙江省各县市下辖街道、乡镇均已根据省内相关文件要求成立金融风险排摸和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自2月中旬开始便通过基层网格员,对辖区交易场所进行系统性风险排查。

  目前浙江省金融业占据本省GDP总量约为8%,在第三产业中仅次于商贸流通领域,据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浙江并非交易场所涉众问题集中省份,交易场所在浙批复率自二轮清整之后的2014年下半年起便鲜有批复。

  近两年来,浙江金融产业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受2015前后互联网金融泡沫破裂和传统民营企业“两链”隐患影响较大,曾一度让该省政府主管部门压力倍增。

  据该人士向“文交在线”介绍,本次浙江范围内的清整工作动静较大的县市,主要集中于浙东南民营经济和互金产业发达地域,与此前两轮有所差异的是,本次浙江清整工作放在了“金融风险排摸和防控”这一政策背景之下进行。

  神秘的“E商贸通”

  在环球网财经调查的多个地方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案例中,投资者均是通过中国建设银行E商贸通汇款给开户平台,甚至是个人账户,兰溪鸿鹄就是其中之一。

  2011年9月,中国建设银行推出“企业级电子商务支付服务”系统,简称“E商贸通”。该产品是建设银行利用电子支付渠道,为大型商贸电子交易市场及其所属中小企业会员客户,提供电子商务资金结算、清算、托管以及信贷资金监管等综合性金融服务平台。

  “E商贸通”平台支持现货实时交易和现货连续交易,成为建设银行抢占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结算市场的工具。

  一位不愿具名的建设银行内部人士称,该行自己有现货交易平台,品种有大豆、原油和铜。而E商贸通是提供第三方平台,监管资金,别的不参与。“有的客户太单纯,把账户密码给到中介公司,委托别人炒,那还不是等着赔本吗?”该人士告说。

  该人士告诉环球网财经,接入建设银行E商贸通的公司大多不靠谱,由于多次涉及贵金属交易平台诈骗案件,中纪委还曾发调查函给建设银行。“我一个在银行呆了这么多年的人还是都没听说过大宗商品还有天然气和茶叶的。”该人士说。

  另有金融业内人士告诉环球网财经,此前很多P2P、大宗商品平台开三方存管,就会建议开E商贸通,不单单是建行有,农行也有,各家银行好像都有。

  2016年7月22日,建设银行再度发布关于企业级电子商务支付服务的有关提示,“E商贸通”主要为企业级电子商务平台及平台会员提供出金、入金、查询等支付结算功能。“E商贸通”业务并未为平台提供资金监管、托管、存管功能,也未提供代理理财、代理销售等服务。建设银行按照国家及地方有关管理规定,要求开通“E商贸通”服务的交易场所提供有关部门同意其开展业务的许可。“客户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及交易经验审慎选择交易场所,明确交易场所的交易规则并同意承担由此带来的风险。”该提示称。

责编:陈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